•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
        薛蝌喝了口茶,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福晋,宝琴这有封信,想托您转交给林姑娘!”

         “林姑娘?”薛宝钗有些奇怪,该不会是林妹妹吧?她什么时候和宝琴联系上了?自她出宫以来,林妹妹一直在家安心的学规矩,再加上林如海极其精明,谨小慎微,不想和任何皇子扯上关系,因此她和林妹妹也鲜少见面。自己和胤禩大婚的时候,林妹妹只托雪雁亲自送来了贺礼。

         “是啊!宝琴在贾府三姑娘哪里偶然得到一首林姑娘的诗作,甚为欢喜,神交已久,洗了数首诗相合,最终还是忍不住给林姑娘写了封信,想要结识林姑娘。宝琴知道福晋和林姑娘是旧相识,所以死活闹着要福晋帮忙转交。”薛蝌无奈的说道。

         薛宝钗也无奈的笑了,“这个琴丫头,还是这样!”这性子,倒有些像那个史湘云了,“林妹妹本来是要参加39年的大选的,无奈选秀前生了场病,所以耽搁了下来,索性她年纪还小,三年后参加也是一样的。信我收下,有时间我会给送去的。”

         薛蝌笑着将信交给了云雾,云雾亲自放在匣子内收好了。

         “对了,福晋听说了吗?贾府的亲戚史湘云被退了亲!”薛蝌难得见到薛宝钗一次,又体恤她怀胎辛苦,不能外出,所以尽量想多说些事都薛宝钗开怀,他知道大姐姐不喜贾府众人,因此笑着说道。

         “退亲?她不是和卫若兰订了亲吗?怎么好好的退亲了?”薛宝钗果然很感兴趣,抬起头看了看*等人,*等人也经常跟她说些京城里的八卦,却没有说道这个。*笑着摇摇头,脸上挂着端庄的笑容,贾府是谁?史湘云是谁?咖太小,她们不了解!

         “据说是卫家知道了她和贾宝玉这么大了还拉拉扯扯,坐卧皆在一处的事!”薛蝌摇着头说道,“史家也不知怎么回事,竟也不管管她!好在史家的其他两位小姐都嫁出去了,还生了个儿子,在夫家也算地位稳固了。否则的话,还不知怎么被连累呢!”

         薛宝钗蹙眉,“那史湘云现在如何呢?”

         薛蝌嗤笑道:“还能如何?如今正在贾家哭哭啼啼的呢!贾家老太太也不知道是真心疼她还是假心疼她!如今只让史湘云在贾府住着,陪凤凰蛋一起玩呢!那凤凰蛋倒是真心的高兴,想方设法的都史湘云开心,那史湘云只哭了一会,便高高兴兴的和贾宝玉玩到一起去了!”

         这史湘云,这不知道该说她是不拘小节的好,还是说她没心没肺的好。这摊到别的女子身上,就是天塌下来一般的大事,她只随便哭了几句就完事了。这心可真够大的!薛宝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或许史湘云还暗中高兴和卫家的亲事退了,若说她对贾宝玉没其他心思,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薛蝌又说了几句,见薛宝钗脸上有些疲色,便提出告辞了。薛宝钗挽留他多住些日子,薛蝌婉拒了,“多谢福晋,只是还要回家读书,贝勒爷给奴才找了个师傅,还等着奴才回去呢!”

         “急什么,歇一晚再走吧,就算要读书,也不耽误这一两天的功夫啊!”薛宝钗嗔怪着看着他,薛蝌无法,只好答应在府中住上一晚。

         恰好,八阿哥的小厮来了,说贝勒爷也让薛二公子在贝勒府住一晚,说有好些孤本要给二公子。

         薛宝钗笑道:“你看,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云烟,你带蝌弟去吧!”

         薛蝌无奈的笑了,他来时,伯母和大哥哥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在贝勒府留宿,给福晋添麻烦,他原本是打算赶紧出了京城,找一家驿站歇息的。

         晚间,胤禩早早的回来了,先是换了身衣裳去见过了宝钗,又和肚子里的孩子说了会子话,然后让人将薛蝌请到书房,二人在书房聊了好长一会天,天文地理,四书五经的,说的很是投机。直到宝钗派人来请,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停下了,临走时,胤禩交给他一些资料,让他晚上回房后再看。

         等薛蝌吃完饭回房一看,是往年科考主管官员的一些资料等等,薛蝌激动不已,虽说读书要紧,可是有时候,不光光是读书就可了。主考官喜欢什么风格,是朴实简单还是辞藻华丽的,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这些资料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啊!薛蝌激动之余,也明白了贝勒爷的一番心意。

         他是希望自己能中举,好成为福晋的助力。说到底还是薛家太弱了些,即使现在被抬了旗,即使现在已经是薛佳氏了,可在满朝文武看来,福晋还是底气不足。虽然现在看着贝勒爷对福晋很好,连这些事都替福晋考虑到了。可是男人的心是最善变的,今天在你身上,明天说不定就跑到别人身上了。尤其是皇家的男人。

         如今,只希望菩萨保佑,福晋能一举得男,这样的话,福晋在皇家也算能站得住脚了。皎洁的月光下,薛蝌虔诚的双手合十祈祷着。千里之外的金陵,薛姨妈也在菩萨面前做着同样的事。

         薛宝钗并不知道娘家人为了自己生男生女的事这样担忧着,此时的她正歪着榻上,嘴里吃着水果,耳边听着胤禩特意请来的班子,隔着水,弹着曲儿,胤禩还煞有其事的拿着本诗经,坐在宝钗身边念着。

         薛宝钗忽然哎呦一声,手里的葡萄掉在了榻上,她也顾不上去拣,双手惊喜的捂着肚子。

         胤禩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来人,请太医去!”

         薛宝钗笑着拉着他的手,“你别一惊一乍的,不是肚子不舒服,是咱的懒儿子终于舍得动了!你摸摸看!”说着将胤禩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让他感觉着胎动。

         胤禩已经呆住了,他已经感受到了手下那微微的颤动,他整个人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这,这是,这是我儿子?”上辈子张氏怀弘旺的时候,郭络罗氏撒娇弄痴,自己别说感受胎动了,平日里见也不能多见,只等张氏生下孩子后被抱到郭络罗氏房里,自己才能抱抱自己的儿子。两世为人,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胎动,不由得感慨万千,生命真的是太奇妙了!

         “咱家这懒儿子,人家都是五个月就动弹了,他倒好,如今都六个半月了,才舍得动一动!”薛宝钗笑着说道。

         胤禩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宝钗的肚子上了,忽的又没了动静,胤禩紧张的不得了,“他怎么不动了?是不是那不舒服?还是叫太医来看看吧!”

         薛宝钗又好气又好笑,“他还小呢,哪能一天到晚的动啊,不用歇着的啊!你别大惊小怪的。我和孩子好着呢!你看看我能吃能睡,天天活动,从怀孕到现在,连个喷嚏都没打过!你啊,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别瞎担心啊!”

         胤禩到底放心不下,于是在薛宝钗睡下后,到底让人将太医请了过来,关于胎动的问题胤禩不厌其烦的问了太医一个多时辰,直问的太医头晕目眩,口干舌燥,烦躁的不得了,他好好的在家歇着,不知怎么的被带到了贝勒府,真是倒霉催的。太医的心情很郁闷,即使临走时,送自己走的长随塞了一个厚厚的荷包也不能让太医开心一点。

         自从胤禩发现胎动的奇妙之后,就乐此不疲的爱上了这样的游戏,只要一有时间就趴在宝钗的肚子上,希望可以再次感受那神奇的胎动。可说来也奇怪,胤禩每每趴上半天,他就是不肯动弹,胤禩一起身,他就在那动个不停,小手小脚在肚皮上滑过,鼓起一个小包,看的胤禩眼馋的紧,可偏他的手一放上去,那小东西顿时安静的很,动也不动了。

         胤禩手一挪开,他又开始动了。

         如此翻来覆去的重复了好几次,气的胤禩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骂吧,舍不得,打吧,更舍不得。胤禩只能气的独自坐在一边灌着闷茶!

         薛宝钗吃吃的笑着,见状,温和的低着头,抚摸着肚子说道:“调皮鬼,不许逗阿玛了啊!当心阿玛生气了不理了你。乖啊,让阿玛摸摸你。”

         肚子的小家伙似乎能听懂一样,肚子上又鼓起了个小包。薛宝钗向胤禩招招手,胤禩半信半疑的看了过来,真那么管用?

         胤禩将手覆了上去,这次小家伙没有躲了。胤禩高兴极了,看着那小包一会划过来,一会划过去的,胤禩感兴趣的问道:“宝儿,你说咱儿子在干什么啊?打架还是做操呢?真好玩。”抬头却看到薛宝钗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还冒着汗,明白是孩子胎动的太频繁,宝钗有些受不了了。

         胤禩赶紧对着宝钗的肚子说道:“乖宝贝,你慢着点,别累着额娘了。啊!乖!”肚子里的孩子仿佛听懂了一番,真的安静下来了,只是时不时的动一动,显示自己的存在。

         胤禩帮宝钗擦了擦汗,惊喜万分,“你说,咱儿子是不是天才,这么小就知道阿玛额娘在说些什么!”

         薛宝钗笑了,她没告诉胤禩,这在后世叫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