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
        薛姨妈探头看了,“冷香丸?钗儿啊,你的冷香丸只剩这么点了吗?”

         薛宝钗点点头,“恩,莺儿,你帮我收好吧!”

         薛姨妈不由得担心起来,“这可怎么好,这可是你的救命药啊,只剩下这么点了。不如再让人配些去吧。”

         薛宝钗笑了,“母亲,就算花费了大把的人力物力出去,真的收起了那些花儿朵儿的,没有那和尚给的药引子,也是无用的。左右还有八丸呢,母亲不必担心。”

         莺儿郑重的捧着冷香丸回去了。

         薛蟠已经外出巡视了一趟回来了,“母亲和妹妹在说些什么呢?听说万岁爷已经带着皇子阿哥们回宫了。”

         薛姨妈叹了口气,“还不是说冷香丸吗,你妹妹的冷香丸不多了,我说再配一些,偏你妹妹不用了。嗨!不过说的也是,当初那癞头和尚只给了一包药引子,如今就算凑齐了那些花儿朵儿的,没有药引子也是一样的。”

         薛蟠眨眨眼睛,“这有什么?若是父亲刚去的那几年,咱薛家不如以前倒也罢了,如今咱们家的生意慢慢起来了,还怕什么。儿子这就放下话去,让各地的铺子都留意着,至于药引子,那癞头和尚难不成以后不会出现了吗?儿子让人多留意着些就是了。”

         薛姨妈想了想,这倒也是。

         薛宝钗哭笑不得,赶紧出言阻止道:“还是罢了吧!没的惹人闲话。若是抬旗的圣旨一下,咱们家就是汉军旗了,如今朝廷虽没有命令禁止不许旗人经商的,可咱们家也不能反其道而行,哥哥总得想个章程出来。”

         薛蟠点点头,“妹妹放心,我昨日已经和蝌弟商量过了,妹妹说的都有道理,所以我们准备将家里的铺子都落在管家的名下,忠叔的忠心咱们都是信得过的,妹妹觉得如何?”

         薛宝钗笑了,“哥哥和蝌弟才是家里的顶梁柱,自然是你们觉得好就行了。旗人经商的也大有人在,只不过都不是自己出面而已。没事的。”

         忽然,大家耳边听到了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回头一看,封氏喜滋滋的抱着才起了大名的薛安小公子出来了,“我们安哥儿想娘了哦。英莲啊,快来抱抱安哥儿吧!”封氏说着将孩子递给了英莲,笑嘻嘻的对薛姨妈说道:“这孩子真不是我自夸,聪明极了,一醒来就左看看右看看,四处张望。”

         薛姨妈就这英莲的怀里逗着宝贝孙子,“我家安哥儿像他姑姑,聪明机灵,不像他父亲。”

         “亲家说的是!”封氏笑着恭维道,其实她反而觉得,外孙子长得活脱脱像英莲,除了没有额上的朱砂痣。

         薛宝钗笑着摘下手中的珠串逗着侄子,“哪啊,我倒是觉得他更像嫂子,这眉眼,这嘴角,像极了嫂子。人家都说,儿子像娘有福呢!”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聊了一会,薛姨妈到底担心宝钗的身子,于是便催促着薛宝钗回房休息,薛宝钗很不情愿,好容易没有了胤禩的管束,加上春光明媚,她真的很不想在床上躺着啊!无奈薛姨妈执意如此,薛宝钗只能照办。

         好在薛宝琴有良心,捧着几本书去了薛宝钗的屋子,姐妹两个人歪在床上看看书,对对诗什么的,时间也很容易就过去了。

         又过了几天,这一日一大早,薛蟠就喜气洋洋的进来了,“快快快,香案什么的得赶紧摆起来,宣旨的总管已经来了。”

         果然,来宣旨的是李德全的徒弟,和薛宝钗也算是老相识了,洋洋洒洒的宣读了旨意,先是抬旗的圣旨,再者是赐婚的圣旨。薛家人恭恭敬敬的叩头谢恩,然后将圣旨供了起来。

         送走了宣旨的内侍,薛蟠高兴的搓着手,若按他以往的脾气,这样大的喜事,非得放放鞭炮,大宴宾客才算完。可想着妹妹的嘱咐,要低调,低调。薛蟠只能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大步走了进去。

         薛姨妈等人皆是喜气洋洋,从今儿起,他们就是堂堂正正的旗人了,这真是祖上积德啊!

         “母亲,妹妹,这可是喜事啊,咱们家真的不用大肆庆祝一番吗?”薛蟠笑着说道,他还是想热闹热闹,“更何况,这事也瞒不住啊,不说别的,舅舅家姨妈家,得到消息还不都会过来庆贺啊!”

         薛宝钗笑了笑,没有说话,倒是薛姨妈竖着眉毛将薛蟠一顿削,“你个傻子,咱们家如今正在风头上呢!理会那些做什么!你妹妹如今是皇子嫡福晋,咱们家为宝钗预备的嫁妆就有些不够看了。你如今有那心思,倒不如赶紧为你妹妹准备嫁妆去。留神打听着前几位阿哥福晋的嫁妆是多少,不能多了,可也不能少了。一脑门子事呢,你还在这添乱。”

         薛蟠一拍脑袋,“是哦!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得,我这就去打听去。”

         薛宝钗笑了,“别瞎忙了,再等等。八爷知道我家的情况,应该会派人过来的,到时候你们按她的吩咐办就是了。”薛家对这些一无所知,胤禩应该心里有数,好在婚期定在来年三月初八,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准备,应该尽够了。

         “至于哥哥说的,也有道理,还是预备起来吧,总不能亲戚们上门,咱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吧!只要咱们不大肆张扬,耀武扬威就是了。”薛宝钗淡淡的笑着说道。

         薛姨妈点点头,“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做吧。记住了,给我收敛点,别给你妹妹惹祸。”

         薛蟠和薛蝌笑着点点头下去了。

         薛宝琴想了想,“伯母,不如我和姐姐去庄子上住些日子吧!大姐姐的身子还没好,家里人来人往的,若是亲戚们提出见见姐姐,咱们也不好推辞,岂不是不利于姐姐养病。”

         薛宝钗有些心动,她其实也不耐烦这样,只是碍于礼数罢了。如今宝琴这么一说,她倒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薛姨妈也担心薛宝钗的身体,在她看来,女儿成了皇子嫡福晋,薛家一家抬旗,不过是一时的荣耀,女儿的身子康健,将来诞育子嗣才是最要紧的事。这两者之间孰轻孰重她还是知道的。

         “好,就这么定了。咱们家在京郊有个小庄子,你哥哥前几个月才收拾过一次,明儿我就让人送你们姐俩,还有安哥儿和亲家夫人一起去小住些日子。”

         薛宝钗点点头,“不如我带着安哥儿一起去吧!宝琴还是多见见人比较好。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大大方方的出现,这样那些不好的谣言才会不攻自破。”薛宝钗拍拍宝琴的手说道。

         薛宝琴歪着脑袋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恩,我听大姐姐的。”

         薛姨妈则想的更多些,是了,到时候肯定会有诸多女眷的,英莲的性格已经养成了,到时候光靠自己也独木难支,宝琴则不然,她自幼就是按大家主母的标准培养大的。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宝琴。

         “恩,那就这么办。”

         第二天,薛宝钗和封氏还有小不点薛安一起坐上了马车,被送到了薛家在京郊的庄子上养病去了,京城里关于此事的议论纷纷和好奇揣度全都跟她没有了任何关系。

         八贝勒府中,胤禩也听到了薛宝钗外出休养的消息了,他淡淡一笑,“知道了。知道是在哪里吗?”

         胤禩身边伺候的人都是些人精子,立刻闻弦歌知雅意,“奴才知道了。”然后立刻转身,想尽一切办法,把那庄子隔壁的庄子变到贝勒府名下。

         两天后,胤禩穿着便服,出现在了薛宝钗面前。

         “什么?你要带我去见淑慧长公主?我们不是没有选哪条路吗?”薛宝钗还没从见到胤禩的惊喜中反应过来,胤禩就微笑着抛给她一个更大的惊喜,或者说震惊?

         “这两者之间没什么关系。”胤禩笑着帮她理了理头发,“淑慧长公主身子不好,一直在卧床养病,她的子嗣又远在草原,一个人孤单的很。皇玛嬷和皇阿玛很是担心。所以,我想带你去看看她。或许她会喜欢你的。”

         薛宝钗秒懂了,哦,是要带自己去刷boss的好感度吗?身为皇子福晋,这是必须要做的。

         “好,我知道了,我得跟亲家太太说一声。你等等我啊,我马上就来。”薛宝钗说完就转身往里走去,速度之快,让想牵她的手温存一下的胤禩愣在了当场,最后无奈的笑了。

         胤禩和薛宝钗坐在马车里,胤禩小声的问着她最近好不好,吃的如何,睡得如何。薛宝钗耐心的一一回答着。胤禩还是不满足,握着薛宝钗的小手,“我不相信,没有我在你身边,你真的会那么乖?”

         薛宝钗横了他一眼,“要不,你在我身边放个人?”

         胤禩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你不介意的话我就放几个人在你身边,既能好好照顾你,监督你,还能贴身保护你。”

         薛宝钗见胤禩认真起来,也认真的思考着这个的可能性,“可以啊!对了,你顺便给我送个嬷嬷来吧,我家这边对这些礼仪不是很懂,要准备些什么也不清楚啊!”

         胤禩笑了,“魏嬷嬷昨儿个已经去薛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