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
    薛宝琴眨眨眼睛,“大姐姐,贝勒爷说的事什么意思啊?什么圣旨啊?”

     薛宝钗笑着说道:“是抬旗和赐婚的圣旨。”

     薛家所有人都愣了愣,他们没听错吧?抬旗?赐婚?其中以薛蟠最为激动,“妹妹,你说什么?抬旗?赐婚?”

     薛宝钗有些害羞,低着头说道:“恩,南巡时我替八阿哥挡了一剑。八阿哥和我又皇上便说要将哥哥和蝌弟两房人抬旗,汉军旗镶黄旗,然后下旨赐婚。”

     这下子,满室皆静,薛姨妈热泪盈眶,连薛宝琴也潸然泪下,薛蟠和薛蝌也红了眼眶,低头拭泪。英莲抱着孩子,在母亲封氏和乳母的簇拥下出来了,见到这样的情景,吓得说不出话来。

     “太太,大爷,这是怎么了啊?发生什么事了吗?”英莲抱着儿子走到薛蟠跟前,担忧的问道,眼眶都红了,仿佛也要哭出声来了。孩子虽然还小,可大人的情绪似乎也感染到了他,在英莲怀里折腾起来。

     封氏担忧的看了看薛姨妈,然后想过去将孩子抱过来哄哄,薛宝钗先笑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英莲身边,“嫂子,这就是我的侄儿吧?八爷说嫂子给我添了个大胖侄子,我心里一直记挂着呢。哦对了,嫂子,这个是八爷和我给侄儿的礼物,我这个做姑姑的,也没能及时送上礼物。嫂子收着吧!”

     薛宝钗笑着将白玉观音递给了薛蟠,然后从英莲手里把孩子抱过来,“大哥哥说孩子的名字让我来取,我和八爷商量了一下,取了个安字,薛安,你们觉得如何?平平安安,一生顺遂,哥哥觉得如何?”

     薛蟠仔细看着那白玉观音,饶是薛家祖上富贵,见到的古玩珍品不少,此时见这白玉观音不免也咂舌不已,“这也太贵重了吧!妹妹,你说的赐婚,是给你和八贝勒爷赐婚吗?真的假的?还有咱家抬旗也是真的吗?”

     薛蝌和薛宝琴都兴奋的看着薛宝钗,英莲对这些不是很明白,此时的注意力则在儿子的名字上,薛安,这个名字不错啊!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哥哥,我给侄儿取得名字你们倒是满不满意啊!薛安,我觉得挺好的。”薛宝钗抱着怀里胖乎乎、软绵绵的娃娃,笑个不停。

     “挺好挺好的。”薛姨妈此时擦着眼泪,激动的说道。“好了,不过是抬旗而已,激动个什么劲啊!抬了旗,咱们也还是一家人,不过以后就是薛佳氏了。倒真有些不习惯啊!这样也好,咱们家宝琴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到时候看梅家后悔去吧!”

     薛宝钗到底身上有伤,不敢抱孩子太久,她一边将侄儿交给英莲,一边蹙眉看着薛宝琴问道:“怎么了?梅家那边出什么事了?”

     薛宝琴难过的低着头,薛蝌叹了口气,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道。

     薛姨妈哼了一声,“难过什么,是他们家有眼不识金镶玉!再过几天,有的他们后悔的!蝌儿,你明天就去梅家,就说退亲的事我们答应了,将当初你们交换的庚帖换回来,从此后就当陌生人处吧!”

     薛宝钗看看垂泪不止的薛宝琴,又看看一脸气愤的薛姨妈,蹙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说清楚啊!”

     薛蟠咳了一声,“还能是什么事啊!梅家老太太从老家来了,死活不同意这么婚事,说我们薛家身份低,配不上他的宝贝孙子,要死要活的要求退婚!梅家太太没办法,拗不过老太太,只好商量来退婚的事。我们怎么能眼看着琴妹妹受此屈辱,当然是不答应了。可后来,琴妹妹陪你嫂子去上香,被一个小丫头指着鼻子骂,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小丫头是梅家老太太娘家的侄孙女,老太太就是想让梅二娶自己的侄孙女所以才悔婚的。琴妹妹气的不得了,回来便嚷嚷着退婚算了。可是我们又咽不下这口气,这不,拖到今天。”

     薛宝钗叹了口气,“中间是不是还发生别的事情了?梅家太太之前那么热络,不可能只因为老太太的话而放弃宝琴的啊!”

     “妹妹你猜的没错!哼!那梅家老太太的娘家侄子走了索相的门路,外放到了个小官。在外自诩为太子的人,那梅家太太最是会审时度势的,相比于八贝勒爷,当然是太子更靠谱了!所以才会这样的!”薛蟠不屑的说道。

     “蟠儿!胡说什么!宝琴你也别伤心了,这样朝秦暮楚的人家,你就是嫁进去也没什么好结果,如今咱们家抬了旗,你也有了参加选秀的资格,到时候找你姐姐给你把把关,找个比梅家好上千百倍的人!气死他们!”薛姨妈心疼的搂着薛宝琴的肩膀安慰道。

     薛宝钗听后也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琴儿,你也别太伤心了,总归是你们无缘而已。由此也可见梅家人人品的确不好,这也的人家不要也罢!蝌弟,趁事情还未明朗之际,你明日赶紧将庚帖和定礼换回来,宝琴如今还小,明年是选秀之年,到时候我再留心帮宝琴挑个好的。”

     薛蝌点点头,他虽然心疼妹妹无故被退亲,可也知道,一旦薛家被抬旗的消息传出去,尤其是大姐姐被指给八贝勒爷做福晋,以梅家人的厚脸皮,肯定会没皮没脸的贴上来的,到时候反而不好。梅家的家风不正,妹妹在梅家肯定会受人欺负的,大姐姐说的对,倒不如干脆点更好。

     “放心吧,大姐姐,我明日一早就去办!”

     “他们无情也别怪我们无义。明日,你要挑个人多的时候一五一十的把梅家退亲的原因说出来,省的他们把脏水往宝琴身上泼!”薛宝钗想了想说道。“琴儿别难过了,梅家不是你的良配!我们琴儿这样的人品,值得找个更好的。”

     薛宝琴原本对梅家没有多大的好感,不过为着这是父亲拿命换来的亲事不想辜负了父亲而已,如今这样,她也不会拿自己的脸、拿薛家的脸送上去任梅家人践踏的!她抬起头,拿帕子随意抹了抹眼泪,“大姐姐放心,我明白的。我不会再将梅家放在心上了。倒是大姐姐,你受了伤,赶紧坐下歇着吧!贝勒爷临走前可嘱咐过了,让你好好休息的。您别为我的事烦神了啊!”

     薛姨妈等人这才想起来,赶紧让薛宝钗坐下好好休息,薛姨妈上下打量着女儿,“到底伤到了哪里啊,怎么也不来信说一声啊!”

     “没事,路上遇到了刺客行刺,我替八爷挡了一剑,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不少,母亲,您别哭啊!我被照顾的很好,八爷整日盯着我吃补品,连床都不让我下,您看看,我都胖了一圈。”薛宝钗安慰道。

     薛姨妈擦擦眼泪,“好,我不哭了。晚上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不好?”

     薛蟠、薛蝌等人都是一脸心疼,他们心里也明白,若不是宝钗替八阿哥挡了一剑,抬旗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他们薛家啊!“英莲啊,赶紧的,吩咐厨房多做些补血益气的药膳来。对了,贝勒爷送来的那堆东西里应该有不少补品吧,看看有没有,赶紧的。”

     英莲将儿子交给母亲封氏抱着,连声应着,“唉,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一家人顿时围着薛宝钗忙开了,薛宝钗无奈的看着大家,笑着摇摇头,她不能辜负了大家的好意啊!

     第二天,薛蝌一大早就出了门,半个时辰过后就一脸激动的回来了,英莲性子最单纯,笑着问他情况怎么样了,薛蝌眉飞色舞的说起了事情经过。“我挑了个人最多的时候去了梅家。梅家小厮说请我进去说话,我直接说免了,我说我今日是顺了梅家的意思前来退亲的,梅家门第太高,我高攀不起。当初这门婚事是我父亲临死之前定下的,如今贵府另攀了高枝,想要退亲,我们薛家身份虽低,但也不好阻拦贵府的凌云之志,今日前来换了庚帖和定礼,从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虽贵府少爷是娶名门闺秀也好,亲上加亲也罢,都和我薛家没有任何关系,梅家少爷的庚帖和定礼在此,请贵府归还我家的庚帖和定礼。周围围观的人对梅家指指点点,梅家人羞的连门都不敢出,最后还是管家灰溜溜的出来退换了庚帖定礼。”

     薛姨妈有些担心,“这会不会对宝琴的闺誉有影响啊!”

     薛蟠无所谓的说道:“怕神马!和梅家定亲的是薛家小姐,再过几日,咱们家真的抬了旗,就是薛佳氏了。这其中有什么关系吗?”

     薛宝钗张张嘴,罢了,左右哥哥说的也有道理,更何况,等赐婚的圣旨下来,就算有影响,也会变成没影响的。梅家人没那个胆子胡说八道的吧!

     “姑娘,贝勒府送东西来了。”莺儿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来人说,贝勒爷说这是姑娘救命的东西,让姑娘贴身收着呢!”

     救命的东西?薛宝钗忽然想起了冷香丸和李氏给自己的那些药,说起来,若不是那止血药,或许自己这次真的就没命了啊!薛宝钗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自己的冷香丸,还有八枚,整整齐齐的摆在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