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7|
        胤俄脾气最爽直,兼之他是温僖贵妃之子,是诸皇子中除了太子身份最高的人,向来有什么说什么。本来今天高兴的很,兄弟们齐聚一堂听听戏说说话,然后看着孩子们活泼可爱的样子,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自从太子出现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了。

         “呦,敢情太子哥哥今儿个不是来看戏的,是来显摆身份的啊!有什么怒气冲着弟弟们来就是了,何苦吓着孩子!弘晖、弘昀,可怜见的,你阿玛带你们出来是为了让你们了解一下世事,没想到平白无故受了顿气,走,十叔带你们去看猴子翻跟头去!”

         胤禟虽然生气,可好歹知道些分寸,听着胤俄这样的话,顿时心中大骇,虽然他们哥几个平时和太子关系并不亲近,可到底看在四哥的份上,还算正常,可今儿个老十显然是被气狠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十,胡说什么呢!太子殿下,老十就是个浑人,您别跟他置气。好了,弘晖、弘昀,你们陪十叔出去逛逛吧!走吧走吧!老十,听话!”说着将胤俄往外推去,生怕胤禟的性子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胤祯也嗤笑一声,“十哥,等我一起,我也去。弘晖,走,十四叔带你去看杂戏去。十三哥你去不去?”

         胤祥看了看沉默不语显是默认胤俄、胤祯行为的四哥一眼,点了点头,“我也去。太子殿下、四哥、五哥、八哥,我们先走了啊!”

         胤祺看了看天色,“哎呀,我忘了瓜尔佳氏还有事等着我呢,太子、四哥,弟弟有事就先走了。”

         胤禩也笑着拱拱手,“我不放心孩子们,得先回去看看。太子,少陪了。四哥,我先走了。”

         胤禟见大家都走了,耸了耸肩,“那我也不在这里碍事了,太子殿下要吃什么玩什么尽管说,记在弟弟的账上。”说完拱拱手,尾随着胤禩一起出去了。

         顷刻间,原本热热闹闹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太子和胤禛二人,就连伺候的人也因为受不了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退了出去。太子见状,原本只有三分的火气也上涨了七分,他愤怒的砸了一个茶杯,觉得不解气,又扔了一个。看着胤禛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怒吼道:“你是不是也要离孤而去?”

         胤禛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太子,说了一句:“太子,你失态了!”

         太子整个人顿时如同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慢慢僵硬了起来,片刻后恢复如初,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是那个温润有礼的太子,“是啊,老四你说得对,孤失态了。”

         由不得他不失态,近日,皇阿玛对索额图的态度越发冷漠,有时候太子看着也心凉不已。不管索额图是不是有真才实学,是不是昏庸不堪大任,可他毕竟是自己的叔外祖,是赫舍里家唯一站的起来的人,也是自己最有力的臂膀。

         皇阿玛的用意他不是不明白,他认为索额图不堪大用,怕自己被索额图辖制,怕自己受制于外戚。可是皇阿玛有没有想过,除去别的,索额图还是他亲叔外祖,是他额娘的亲叔叔!这么些年,索额图全心全意为自己奔走,如果没有他,自己在这个朝堂上举步维艰,更何况弟弟们都已长成,出宫建府,有了各自的心思、人脉和势力。自己这个太子则被困在宫中,若没有索额图帮他招揽人才,他这个太子拿什么跟弟弟们比?

         皇阿玛的宠爱还是太子的名位?

         太子自嘲的笑了,“抱歉啊老四,打扰了你们的欢聚时刻。”说完在胤禛肩膀上拍了几下,转身走了。

         胤禛站在远处,只觉得太子的背影那么萧瑟。

         胤禛沉默的在原地站立了许久,方才大步走出门外。“阿哥们呢?”

         “回爷的话,两位阿哥由几位爷陪着在西街那边看杂戏,爷可要过去?”

         胤禛没有说话,却径直朝外走去。

         等胤禛到了地方,看到场地上玩杂戏的人正在对打,你来我往十分精彩。人群中弘晖、弘昀正在老十的带领下雀跃的欢呼鼓掌,胤禩和胤禟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站在身后,胤禩正侧头和胤祺说着什么,胤禟做着鬼脸逗着怀里的孩子。胤祯则是一脸的跃跃欲试,而胤祥一脸苦笑的拉着胤祯,不让他去丢人现眼。

         胤禛深吸了一口气,因刚才太子的表现升起的兔死狐悲的悲凉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是了,自己不是太子,自己是胤禛,俯仰不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自己只要奔着心中的信念,坚定的走下去!

         胤禛大步走了过去,融入到兄弟们中。胤禩看到四哥,诧异的扬了扬眉,“走了?”

         “恩!走了。”胤禛没有多说,胤禩也没有深问,二人相视一笑后,胤禟笑着问道:“四哥八哥,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吧!刚才好扫兴!走吧,仙客来,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哼!浪费了我一桌酒席!”

         “呦!九哥你财大气粗,什么时候起那么在乎一桌酒席了?”胤祯看见四哥来了,兴冲冲的围了过来,“四哥,我刚在书斋那边看到了几本孤本,八哥也说了是真的,可是我身上没带够银子。四哥~”

         胤禛皱着眉,“你什么时候起看起了孤本?你不是一向对什么刀剑感兴趣的吗?”

         胤祯有些不自然,“什么啊!我也算是文武全才,书房里没写孤本可怎么行啊!据说三哥家里书本最多,嘿嘿,哪天找三哥要几本来看看!”

         胤禛摇摇头,“你得了吧!三哥才舍不得把书给你呢!得了,苏培盛,你去帮十四爷结账。”

         “是。”

         “多谢四哥!”胤祯欢快的说道,然后扭头往胤祥那边跑去,“十三哥,九哥说要请吃饭,快来!”

         彼时欢笑一片的他们不知道不久之后的那一场风波。

         康熙四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康熙第四次南巡。十月初五,太子忽然病重,康熙记得不得了,驻扎在德州行宫,命随行太医无比治好太医。

         这一天晚上,胤禛和胤祥去看望太子,太子此时高烧数日,整个人都陷入了昏迷,康熙命人在遍寻当地名医,药石用了无数,可始终不见效。胤禛和胤祥被太子身边的内侍拦在了门外,“四贝勒,十三阿哥见谅,太子病重,太医说不好见风。”

         胤禛知道这只是托词,只是太子病重至今,一直未曾见过,他难免担心,太子到底怎么了!

         “既如此,我们就告辞了,请太子务必保重。”

         那内侍见胤禛和胤祥走后,擦了擦冷汗,不是他胆大包天,敢拦着贝勒爷,实在是太子这几日烧了退,退了烧,整个人都昏迷了,今日嘴里更是说起了胡话,尽是些不能见人的胡话。他们这些伺候太子的人是没办法,死活早已与太子系于一身,如今只希望太子能尽快好起来,别让其他人,尤其是皇上听到太子的胡话。

         好在皇上这几日忙着接见德州当地官员,又担忧太子的病是疫症,一直未曾亲来见过太子。

         可内侍还没高兴一会子,远远的就看见万岁爷的仪仗往这边走来!小太监一下子跌到在地上,颤抖着喊出了“皇上驾到!”

         康熙皱着眉看着底下瑟瑟发抖的小太监,“怎么回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太子有什么事?”

         康熙见小太监一直发抖不说话,以为太子病危,立刻紧张起来,大步往里走去,进去时就看到一屋子伺候的奴才个个皆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奴,奴,奴婢,奴婢见过,见过万岁爷!”

         康熙心中疑鼓大响,怀疑是不是太子借病在谋求着什么,又或者太子压根没病,不过借机表示对朕的不满?康熙一个眼神,李德全立刻会意,让侍卫将伺候的奴才们全都控制住了,然后都带了下去。

         整个屋子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太子以及站在床边的康熙、李德全主仆俩。康熙站在床边,凝视着太子的气色,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边也因为连日的高烧起了几个水泡,嘴唇开始脱皮,康熙的手搭在太子的手上,是病了没错。

         那那些人到底在害怕什么。康熙心中立刻开始阴谋化了,莫不是想暗害朕的太子?康熙越想越恐怖,转身立刻就要发落那群奴才。

         却听到身后的太子迷迷糊糊的叫着:“索额图救我!救我!皇阿玛,我恨你!索额图,索额图,索额图!”

         李德全大骇,不禁抬着头看着康熙的脸色,只见康熙面沉入水,吓得立刻低下了头,屏住呼吸,生怕会惊怒万岁爷。

         康熙沉默了半天,身后的太子还在喃喃自语,索额图救我,他要害我之类的话。康熙终于明白,为什么那群奴才会那样害怕,原来如此。他竟然如此恨我,连病中都叫着索额图救他!索额图真是天下第一大恶人,离间自己和太子的父子之情。可是,太子呢,他为何会受索额图的蛊惑,为何不相信自己!

         这就是自己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嫡子,仁孝皇后拿命换回来的儿子,大清的太子,他最宠爱也是最惧怕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