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6|
        胤禩回府的时候,下人们看见他有些惊讶。胤禩没有说话,径直去了主院。

         还没靠近卧室,就听见一阵阵的笑声从屋里传来,胤禩走到窗前,看着屋子里的情景,宝钗扶着肚子在屋子里转着圈,弘昭正站在炕上扶着墙学走路,*云雾几个人围在炕边上紧张的看着。只是他们为何发笑啊?

         胤禩有些好奇,只听得屋子里噗哧一声,宝钗等人都笑了。胤禩也明白了,原来是弘昭在放屁啊!弘昭似乎没明白那声音是从那里来的,依稀听着像是在身后传来的,扭着脑袋往后张望,可是却看不到什么。噗哧一声,又放了一个屁。

         弘昭使劲扭着脑袋往后看,还伸手抓了抓,结果当然什么也没抓着,那一脸茫然的小表情,逗得胤禩也笑了。

         眼前这和和美美的一幕,将胤禩心里的阴郁冲散了不少,他笑着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弘昭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

         宝钗有些惊讶的回过头,“你怎么回来了?弘昭没事,不过早起的时候吃了半个红薯,所以才会······”正说着,又是一阵屁响,弘昭可怜兮兮的看着胤禩,“阿玛!”

         胤禩伸手抱过弘昭,弘昭还不住的往后张望着,似乎还在寻找那个奇怪声音的来源。

         胤禩终于哈哈大笑起来,不管外面如何复杂难捱,这府里就是他的桃花源、避风港,有妻有子,和和美美,这才是他这辈子想要过的生活。

         宝钗见胤禩的情绪好转了,也跟着笑了,他在外面的事情自己不会过问,自己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个舒心安逸的家。

         等到弘昭玩累了,乳母抱他下去睡觉时,宝钗端了杯茶递给胤禩,“今天工部没什么事吗?”胤禩接过茶放在一边,先扶着宝钗坐了下来,“没什么,就是懒得去了。对了,下午陪我去裕亲王伯家看看吧!”

         裕亲王?宝钗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个人的相关资料,裕亲王福全,顺治帝次子,康熙的兄长。福全年幼时,顺治帝问其志,他说愿为贤王,后来,他果然成为康熙倚重的贤王。据说裕亲王很喜欢胤禩,死之前还说出了八阿哥宜为储君的话。不过,在宝钗看来,这句话不像是裕亲王能说出来的,估计是康熙瞎说的。

         因为裕亲王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话会给胤禩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如果裕亲王真的那么欣赏、喜欢胤禩的话,是绝对不会不知道这句话会将胤禩架到火架子上烤。

         宝钗想了想,“王伯身子很不好吗?”

         胤禩点点头,不管上辈子宜为储君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可儿时王伯对他的照拂是不可抹杀的。虽说重生以来,自己对王伯和裕亲王府都下意识的疏远了一点,可于情于理,王伯生病了,他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望一下的。

         “好,那我去准备一下。对了,弘昭也带去吗?”宝钗想了想问道。

         “带着吧,或许王伯看见弘昭会开心一点。对了。宝儿,我想了一下,让弘昭进宫去陪额娘住几天吧,你也松快些。”胤禩想起对良妃的承诺,说道。

         宝钗点点头,“好啊,*、云雾,还有太后送来的苏嬷嬷、额娘送来的王嬷嬷一起跟着去吧!”

         胤禩没想到宝钗这样轻易就答应了,他本来还打算多费些口舌的呢!然后又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起了康熙的话,“皇阿玛说,太后最近有些上火,牙口不好,你想想看有没有什么适合太后吃的,就当是尽孝心吧!”

         宝钗愣了愣,看着胤禩板着个脸,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为太后尽孝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应该做的,更何况太后那么喜欢我们弘昭,你看看每每弘昭进宫,太后给的赏赐无数,咱们做晚辈的给太后孝敬点吃的,有什么关系啊!”

         胤禩看着宝钗的温言软语,再多的气也没有了,“咱们孝敬是咱们孝敬的,可皇阿玛他这么一说,哼!他上下嘴唇这么一碰,简单的很,也不想想,你现在还大着肚子呢!”

         宝钗摸了摸胤禩的脑袋给他顺毛,“好了,乖了,我每天在家做的事情也很多啊,不过是孝敬一道菜而已,没什么的。又不用我亲自动手,不过和皇阿玛一样,使唤人而已。”

         胤禩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宝钗笑着推推他,“好了,进去睡一会吧!下午不是还要去裕亲王府吗?”

         胤禩拉着宝钗的手,“你和我一起睡。”那样子,宝钗还以为是弘昭附体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

         下午,胤禩和宝钗坐着马车,一路晃晃悠悠的往裕亲王府驶去。弘昭睡饱了,吃足了,尿过了,也拉过粑粑了,此时正在胤禩的腿上蹦来蹦去,宝钗在一边看着好笑极了。弘昭听见额娘在笑,扑腾着想要扑到宝钗身上,宝钗倒是伸手想要接过弘昭。

         可胤禩看着宝钗凸起的小腹,咽了咽口水,“弘昭乖啊,额娘肚子里有小弟弟呢,和阿玛玩好不好?”

         弘昭左看看右看看,似乎也觉得额娘那肚子有些恐怖,最后还是扑到了阿玛的怀里,选择了继续摧残阿玛,于是,在胤禩膝上扑腾的更厉害了。

         云烟咽了咽口水,小声的问着宝钗,“福晋,贝勒爷的膝盖没事吗?”她也曾试着抱着小阿哥这样玩,结果两条腿差点没费了!小阿哥的劲好大的。

         宝钗低头笑了,“没事,贝勒爷他甘之如饴。”

         到了裕亲王府,裕亲王世子保泰极其同母弟保绶迎了出来,保泰和胤禩关系很好,即使这些年有些疏远了,可交情还在的。

         “贝勒爷,福晋!”

         “保泰、保绶,福晋和侧福晋在吗?胤禩该给二位长辈请安的。”寒暄过后,胤禩笑着说道。

         “这边请。嫡额娘和额娘如今正在阿玛房里呢。”保泰笑着说道,一行人往里走去。

         宝钗扶着云烟的手,脑子里却想着路上胤禩给自己说的关于裕亲王府的一些事。裕亲王嫡福晋西鲁克氏,侧福晋瓜尔佳氏,裕亲王是个严厉方端的人,很是尊敬爱重嫡福晋西鲁克氏,西鲁克氏和裕亲王是年少夫妻,夫妻感情很好。只可惜西鲁克氏生的二女一子都先后夭折了。而侧福晋瓜尔佳氏,虽不是十分美貌,无奈人家肚子争气,裕亲王目前仅存的两个儿子保泰、保绶都是她生的。这一嫡一侧两位福晋,各占据着裕亲王府的半壁江山。

         西鲁克氏占据着名位和裕亲王以及皇上太后的尊重爱护,即使膝下无子,袭爵的保泰不是自己亲生的,也不敢对她不敬。而瓜尔佳氏,则是保泰的亲母,又是玉蝶有名的侧福晋,自然有自己的底气。

         想着裕亲王后院里其他侧福晋、庶福晋们不计其数,可长大成人的只有保泰、保绶兄弟俩,宝钗想起了今央嬷嬷说起的太皇太后和敏惠恭和元妃的故事来,不知怎么的,宝钗感觉西鲁克氏和瓜尔佳氏之间的关系,像极了太皇太后和敏惠恭和元妃。

         西鲁克氏第一女生于康熙十年,四年后生了第一子,然后直到五年后,康熙十九年才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女儿,只可惜,她生的三个孩子都早夭了。而康熙十九年,她已经快三十岁了吧!一个女人最适宜生育的年岁已经过去了。而保泰是康熙二十一年生的,之后庶福晋图塞礼氏还生了个庶子保安,只可惜,四岁的时候也早夭了。

         之后生的也多是些女孩,活下来的也都是女孩。

         想想看吧,整个裕亲王府,只有瓜尔佳氏生的两个儿子活了下来,如果瓜尔佳氏一个人就可以做到,那瓜尔佳氏的手段可想而知,西鲁克氏也早就被她挤兑的无立锥之地了,可现在她们二人居然相处的还算和谐,呵呵呵!估摸着她们可能早就私下达成什么协议了。只是表面上瞒着其他人而已。

         宝钗在心里胡思乱想着,她们已经到了地方了。

         胤禩等走了进去,房间里,西鲁克氏坐在床头和裕亲王福全说这话,而瓜尔佳氏则亲自端着药碗,给福全喂药,三个人之间异常和谐。

         “阿玛,嫡额娘,额娘,八贝勒爷和八福晋来看您了。”保泰拱手行礼。

         福全点点头,推开喂到嘴边上的药,“罢了,先放着吧。”

         瓜尔佳氏收回药碗,放在一边,西鲁克氏拿帕子帮他擦了擦嘴角,瓜尔佳氏端来一杯清水,福全接过来漱了漱口,然后吐在了西鲁克氏端来的痰盂里。瓜尔佳氏一手收回茶杯,一手帮他擦了擦嘴角,三个人之间配合极为默契。

         宝钗冷眼看着,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有些依据的。

         胤禩和宝钗赶紧给裕亲王等人行礼,西鲁克氏赶紧示意保泰等将他们扶起来,“贝勒爷多礼了,八福晋快坐下,多放几个软垫。有三个月了吧,这肚子怎么有些大啊!”

         宝钗笑着坐了下来,“多谢福晋、侧福晋。是有点大,估计是我吃的多了吧!”

         瓜尔佳氏仔细看了看,“我看不像,该不会是双生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