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
        “以前是阿玛不对,阿玛向你道歉。可是这件事你也有错,如果阿玛布置的功课你完成不了,你应该直接告诉阿玛,而不是苦苦撑着。你要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若有个好歹,你让你额娘阿玛该如何自处?”胤禛斟酌着开口说道。

         弘晖惭愧的低着头,“阿玛,我知错了。我只是不想让阿玛额娘失望。”

         乌拉那拉氏哭着拉着弘晖的手,“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弘昀你也是,你们都要记住,你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为人父母的,我们只希望你们平安健康,哪怕一辈子碌碌无为也好。”

         胤禛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不豫,可看着乌拉那拉氏的样子,可怜天下父母心。罢了,宁可要一个平庸无能的儿子,也不要一个早夭的儿子。更何况,弘晖也不是那种愚笨不堪的人。

         乌拉那拉氏接着说道:“额娘是想让你们上进,让你们好好读书,可是,额娘更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

         弘晖和弘昀听后更加惭愧了。

         胤禛清了清喉咙,“好了,从前的事就忘了吧,明儿先休息几日,我和邬先生商量着给你们重现商量一下你们的课程,你们的身体也要锻炼一下了,你们的身子还是弱了点。尤其是弘晖。”

         弘晖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弘昀悄悄看了他一眼,兄弟俩又笑了。

         乌拉那拉氏看了,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胤禛见了弘晖兄弟俩如此投契,心中大慰,看向乌拉那拉氏的眼神也更柔软了,福晋是个不错的,看她如此待弘昀也就知道几分了。

         当晚,胤禛就歇在了福晋的主院。

         隔壁的八爷府里,胤禩洗漱完后,走进了卧室,宝钗正穿着一身月白色中衣靠在床上,读着诗经,弘昭趴在宝钗的腿上,手摸着宝钗的肚子,状似认真的听着。

         弘昭听见动静,抬起头一看,忽然清晰的冒了一句,“阿玛!”

         胤禩惊喜的扔掉了手里的毛巾,几步蹿到床前,“弘昭,你刚才说什么了?再叫一次!”

         宝钗也扔掉了手里的书,“弘昭,叫额娘!快叫额娘!”

         弘昭以为阿玛额娘是在跟他玩,坐在床上,拍着小手,笑的口水直流。胤禩也脱鞋上了床,抱着弘昭,“弘昭啊,再叫一次阿玛,好不好?弘昭乖啊!”

         弘昭的手摸上了胤禩的脸,觉得这样有些好玩,双手扯着胤禩的嘴唇、鼻子,笑的开心极了,然后一只手还有往胤禩眼睛里戳的趋势,胤禩吓得赶紧握住了弘昭的手,“弘昭,不能这样啊!”

         弘昭见自己的手被阿玛抓住了,不让他继续玩了,不由得伤心起来,撅着小嘴,又叫了一声“阿玛!”

         胤禩乐了,顿时忘记了眼睛被戳瞎的危险,笑着搂着弘昭亲了好几口,“弘昭真乖,再叫一次,再叫一次。”

         弘昭似乎发现叫阿玛眼前这个人会很高兴,于是又拍着手叫了几次,“阿玛,阿玛!”把胤禩高兴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兴奋的转过头向要和宝钗炫耀,却看见宝钗板着个脸,浑身上下散发着森森冷气,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

         胤禩笑了笑,搂着弘昭向宝钗那边看去,“弘昭,弘昭,你看额娘不高兴了哦!快叫一声额娘哦!”

         弘昭歪着脑袋看着宝钗,似乎察觉到了她不高兴了,挣扎着从胤禩怀里下来了,往前爬了几步,攀到宝钗身上,小手捧着宝钗的脸,笨拙的在她脸上印下好些个吻,期间留下口水无数。见宝钗还是没开怀,再接再厉,继续亲。

         宝钗到底没忍住,他这样的动作就是跟自己学的,看着这个小人儿学着自己的样子哄着自己,宝钗再大的火气也没有了。

         她笑着坐了起来,将弘昭抱在怀里,“弘昭乖,额娘不生气了啊!”

         弘昭见额娘终于笑了,笑着拍拍手,“额额娘,额娘!”

         宝钗惊喜的看着弘昭,又看看胤禩,“他这是会叫额娘了?”

         胤禩得意的不行,“我们家弘昭就是聪明,这还没一周岁呢,就会叫额娘阿玛了,四哥家的弘晖十四个月的时候才会叫人的吧!哈哈哈!”

         宝钗笑着捣了捣他,“你收敛着点,别那么张扬,咱家弘昭的好,自己家人知道就好了。”

         胤禩心中高兴不已,和弘昭在床上又闹开了。宝钗往旁边躲了躲,眼神却飘向四爷府的方向,不知道四爷四福晋说的怎么样了,不过,以四福晋的本事,应该没事吧!

         第二日上朝时,胤禩满面春风,那笑容看的胤禟和胤俄不忍直视,想想自家后院那些破事,再看看八哥脸上的如沐春风的笑容,真是,怎么那么刺眼呢?

         “八哥,这又是什么好事啊?难不成八嫂生了?”胤俄大大咧咧的说道。

         “胡说八道,八嫂才几个月啊!不过,八哥,到底是什么好事啊,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胤禟笑嘻嘻的凑到胤禩身边。

         “弘昭会叫阿玛额娘了。”胤禩眼神中喜悦之色明显,嘴角挂着温煦和善的笑容。

         “切!”胤禟胤俄不约而同的切了一声,鄙夷之色很明显。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胤禩白了他们一眼,你们如何能了解我的喜悦,脸上的笑容依旧和煦,然后向前走去。

         下了朝,胤禩径直去了储秀宫,这样好的喜事,应该和额娘一起分享一下。刚好康熙也来了储秀宫,听到良妃开心笑声,康熙的心情也好了些,“什么事这样高兴?”

         胤禩看见康熙进来了,不由得扬了扬眉,皇阿玛如何有心情到储秀宫来,他如今不是正宠着和嫔瓜尔佳氏吗?那和嫔刚刚生了个很漂亮的小格格,皇阿玛喜欢的紧呢!据说一日看不见都想得慌。平白让后宫嫔妃嫉恨不已。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起吧,什么事这样高兴啊?”康熙坐下后,示意良妃也坐下说话,笑着问道。

         “没什么,弘昭会叫人了,胤禩正向臣妾显摆呢!”良妃笑着说道,便递给康熙一杯茶。

         “哦,弘昭已经十一个月大了吧?会叫人了吗?改天抱进来看看,你额娘念得紧呢!”康熙笑着喝了口茶,说道。

         “是。只是儿子福晋也有了身孕,这个时候也不敢让她随便出门。等哪日休沐的时候,我带着弘昭进宫来给额娘看看吧!”胤禩笑着说道。

         康熙沉吟了一会,“裕亲王兄身子不好,最近又病了,他向来欣赏你,你若有时间多去看看他。”

         胤禩低着头,裕亲王叔一向喜欢他,上辈子裕亲王叔是在康熙四十二年去世的,王叔生前,曾多次在皇阿玛面前夸赞自己不务矜夸,聪明能干,甚至在王叔去世之前,曾和皇阿玛单独说过话,后来传言,说裕亲王叔在皇阿玛面前说自己才德兼备,宜为储君。当时的自己为此还沾沾自喜,现在想来,王叔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还未可知,或许这只是皇阿玛诱惑自己的诱饵吧!

         “是,儿子知道了。有时间会去看望王叔的。”在康熙面前,胤禩不敢想的太多,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心思。

         “恩。太后最近胃口不好,回去问问你福晋,可有什么适宜她老人家用的又不会对太后身体有碍的吃食?”康熙想了想,接着说道。

         胤禩有些不高兴,宝儿还有着身孕呢,你儿子媳妇那么多,怎么不让他们想办法去,就会使唤我家宝儿。可是他不敢也不能将心里话说出来,否则的话一个忤逆不孝的帽子就会严严实实的戴在他头上。

         “是,儿子晚上回去就会和福晋说的。”胤禩应道。

         康熙又坐了一会,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又或是觉得没什么话好说,略坐坐就走了。

         康熙走后,良妃叹了口气,“太后这些日子许是上火了,牙疼的很,你让宝丫头注意些这个吧!就当是尽孝了。”

         胤禩笑着安慰道:“无事,额娘你放心,儿子心里明白。宝儿她就喜欢摆弄这些,经常无事就下厨给儿子做吃的。她怀弘昭的时候,就经常活动,弘昭那样健康许是有这个的作用呢!额娘不必担心。额娘若无聊,儿子明日把弘昭送进宫来住些日子,弘昭如今会说话呢,正好让他学会叫玛嬷。”

         良妃笑着点点头,“那敢情好,让弘昭来住几日使得,若他不愿意就算了啊!别逼他啊!”

         胤禩笑了,“额娘帮帮忙吧,那小子如今想学走路呢,宝儿身子又重,不好随时看着他,要劳烦额娘帮忙看看呢!”

         良妃惊喜的说道:“弘昭要走路了?他还没满一周岁吧,这时候走路是不是太早了些?我们家弘昭就是厉害,又听话又懂事。”说完喜滋滋的夸着弘昭。在良妃眼里,一世上的人都比不上她家弘昭懂事聪明!

         胤禩走出宫门,准备去工部,想了想,让人去工部告了假,径直回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