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
        薛宝钗推开门,正准备叫人,却正好看见面无表情的四阿哥和正对着自己做鬼脸的九阿哥。薛宝钗一愣,顿时有些心虚起来,他们在门外听了多久了,难道自己说的那些话他们都听见了,怪不得四阿哥脸色这么不好看了!

         薛宝钗有些尴尬,站在那里不知该何去何从。

         胤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好好照顾八弟。”然后绕过她走了进去,胤禟跟着走了进来,路过薛宝钗的时候小声的说了句,“你牛,敢这么跟我八哥说话,我四哥那个人最古板了,若不是看在八哥喜欢你的份上,你,啧啧啧!”后面的话胤禟没有继续说,只是坏笑着点了点头,“还有啊,不要感谢爷,爷已经帮你叫过太医了。”

         薛宝钗无奈的苦着脸,怎么刚好就被四阿哥他们听见了啊,随便换个人也好啊!这下好了,唉!薛宝钗垂头丧气的跟了进去。

         胤禩一看见这状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好笑的摇了摇头,“四哥,九弟,你们来了啊?”

         说着作势想要坐起来。

         胤禛快走几步,赶紧制止了他,“八弟别动,你好好躺着就行了,咱们兄弟之间,何必如此多礼。”

         “就是啊八哥,你可又扯到了伤口啊!”胤禟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八阿哥的脸色,“唉,果然啊,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我们兄弟几个想尽了办法,都没办法让八哥你醒过来,没想到宝丫头一来你就醒了。八哥啊,我看下次你去哪里还是把宝丫头带着吧。”

         胤禩笑而不语。

         胤禛想了想,“八弟,多谢你,四哥欠你一命,以后”

         “四哥多想了。那只是本能反应而已,或许再来一次,我就没有那样的勇气了。”胤禩淡然的笑着说道。

         胤禛听后,反而更加满意了,“是,我不说了,都是自家兄弟。”

         正说着,几位太医都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一一把脉后,大家商量着开了个药方,薛宝钗又抓着太医问了一下胤禩饮食方面的禁忌,然后说了几个补血的药膳,太医参谋过后觉得可行,薛宝钗这才算放心了。

         胤禩的养病日常过得很愉快,因为有薛宝钗的贴身陪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似乎一日千里,很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这段时间里,四阿哥对薛宝钗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九阿哥则时不时的出来刷个存在感,蹭吃蹭喝,十阿哥则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

         这一日,京城里忽然来人了,“李谙达,怎么会是你来?”胤禛微微蹙眉,来的人竟然是李德全。

         李德全恭敬的朝四阿哥行了个礼,“老奴奉皇上之命,来看看八贝勒爷的伤势如何了,皇上和太后娘娘十分挂心,良嫔娘娘也忧心不已。”

         胤禛知道李德全来的目的不会这么简单,但还是照实说了,“八弟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只是失血过多,面色不大好,还需要好好调养才是。”

         “是,老奴此次来带了不少好的药材,都是万岁爷特别吩咐给八阿哥用的,若有不够,尽管开口。”李德全笑眯眯的说道,话锋一转,“听说有位薛姑娘一直伺候着八爷,不知道老奴可否有幸能见上一面啊!”

         胤禛心里一咯噔,原来是为了这个。他脑子里快速转动着,想着该怎么应对,可脸上却不动声色,“李谙达消息真是灵通。那个薛氏以前是良嫔娘娘身边的宫女,八弟开府之后,良嫔娘娘担心八弟没有贴心的人伺候,所以才将薛氏赐给了八弟。她的确是个好的,照顾的八弟无微不至,八弟能这么快恢复,薛氏功不可没。”

         李德全自然听得出四阿哥在为那个薛氏说着好话,心中更好奇了些,很想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丫头,能让八爷动心,连带着让四爷都为她说话。“据说这位薛姑娘是自己赶到盛京来的,万岁爷对她的忠心十分肯定呢!还说要好好嘉奖她呢!”

         胤禛搞不清楚李德全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先带着李德全去见胤禩。到了胤禩的卧室却发现他不在屋子里,问了丫鬟才知道,薛宝钗说今天太阳不错,去花园里散步去了。

         胤禛和李德全又转身往花园里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薛宝钗正扶着胤禩慢慢的在花丛里散着步,就从背影来看,真的是一对璧人啊!只可惜,身份悬殊太大啊!李德全感慨道,想想接下来要说的事,也不知道对薛氏到底是福还是祸啊!

         “慢点走,伤口还痒吗?”薛宝钗担忧的看着胤禩说道。

         胤禩笑了,摸摸薛宝钗的头发,低头暧昧的在她耳边说道:“痒,不过若是你给我挠挠,我就不会痒了。”

         薛宝钗白了他一眼,“我发现你现在恶劣多了,哼,给你做的药膳还是起作用了吧?晚上不许再推三阻四的嚷着不想吃了。每次都要哄半天你才肯吃下去,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胤禩微微一笑,“我是病人啊,当然有权利任性了。”

         “你又不是为我受的伤,任性也别冲着我啊!哼,下次让四爷给你喂饭,你冲他耍脾气去。”薛宝钗故意板着脸说道,成功看见胤禩苦着脸求饶,“算了吧,我可不敢劳驾四哥,关键是四哥那副冰块脸,我怕我会消化不良的。”

         胤禛嘴角抽了抽,他能收回刚才的担心嘛?这对不着调的,亏自己还担心的要死,他们却在背后拿自己打趣!真是!

         胤禛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咳嗽了一声,提醒前面那对秀恩爱羞的有些忘我的两个人,他们身后还有人呢!

         薛宝钗回过头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四阿哥身边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李德全,“李总管,你怎么在这?”

         胤禩也看到了李德全,他吃了一惊,他可不认为李德全只是单纯的过来看自己伤势恢复的如何的?

         李德全笑眯眯的上前打了个千,“奴才给八贝勒爷请安,贝勒爷吉祥。”

         “李谙达免礼。不知李谙达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啊?”胤禩笑眯眯的说道,手心却有些湿润,紧张的。

         “爷,我们去那边的亭子里坐下说吧?”薛宝钗担心胤禩的身子,提醒道。

         “薛姑娘所言甚是,四爷,八爷,我们去亭子里说吧。”李德全笑嘻嘻的看了薛宝钗一眼,眼神里的赞赏一闪而过,是个聪明的,知道凡事以主子为重。

         胤禩点了点头,一行人来到不远处的亭子里,薛宝钗细心的在石凳上垫了个软垫,才让胤禩坐下。胤禩对宝儿细心很满意,笑眯眯的坐了下来。

         李德全冷眼旁观着,发现八爷对这个薛氏的确很在乎,只可惜啊!他摇了摇头。

         “李谙达为何摇头,是胤禩有什么地方不对吗?”胤禩忽然问道。他能说他不喜欢李德全刚才的打量吗?

         “八爷说笑了,您能有什么地方不对啊!是这样的,老奴此次来是奉皇上之命看看八爷的伤势恢复的如何的,另外,万岁爷说了,明年开春打算南巡,想让四爷回京去协同负责南巡一事呢!四爷和九爷十爷辛苦了,折子万岁爷已经看了,就按四爷说的去做吧!敢对皇子阿哥下手,就要付出代价,这事万岁爷的原话。”李德全笑眯眯的说道,“八爷的身子若能启程,可虽四爷一起回京。这里虽好,到底不必紫禁城方便。万岁爷还等着八爷一起去南巡呢!”

         胤禩和胤禛互相看了一眼,齐齐点头,“是。”

         李德全接着说道,“万岁爷还想见见这位薛姑娘。万岁爷听说这位薛姑娘忠义双全,聪慧伶俐,万岁爷身边就缺薛姑娘这样的女官伺候呢,不知八爷能否割爱啊?”

         胤禩猛地瞪大了眼睛,双手也紧紧握着,“你说什么?皇阿玛要宝儿进乾清宫当女官?”

         薛宝钗立刻安抚着胤禩,“八爷,别紧张,放松,放松,当心伤口,千万当心啊!”对于她来说,在哪里当差真的不是重要的,更何况,她也没能力说不而已。“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没什么的,别紧张啊!”

         胤禩顾不得胤禛和李德全在场,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宝儿,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乾清宫的女官,哪里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皇阿玛在明知道自己心意的情况下还坚持让宝儿去的前提下!乾清宫不是储秀宫,宝儿去了哪里,自己就没办法确保她的安全了。这让他怎么能放心!

         “没事的,没事的,你要相信我,我可以的!”薛宝钗弯下腰,眼睛直视着胤禩的眼睛,“还记得我跟良嫔娘娘说的那句话吗?”背对着胤禛和李德全,薛宝钗无声的说道:“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即使再长的时间,再艰苦的路,我都会坚持下去的。”

         胤禩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他知道,宝儿是不想自己和皇阿玛起冲突,她都是为了自己,“宝儿,不管多久,我都等你,我一直等着你。”此时此刻,他不想再隐瞒自己的心意了,皇阿玛知道了又何妨,反正你儿子那么多,也不缺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