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
        胤禛等人对于胤禩如此的表现都能体谅,因此都保持了沉默,当然了,如果忽视随后赶来得知发生了什么的胤禟紧蹙的眉毛的话,一切都如表面上那样平静。

         李德全待了一会就细心的表示自己想去休息休息,至于薛宝钗的女官生涯第一件事就是先照顾好八贝勒的伤。对此,薛宝钗表示,皇上这是打一闷棍再给一甜枣吗?

         李德全走后,胤俄忍了又忍,最终没忍住,一个箭步冲到一直沉默的握着薛宝钗手的胤禩面前,“八哥,皇阿玛这是在干什么啊?他老糊涂了吧?”

         “十弟!慎言!”胤禛皱着眉斥道。

         “慎言,慎言什么啊!八哥都要被老头子撬墙角了,还慎言个屁啊!”胤俄昂着头,愤慨极了。

         饶是胤禩再生气,此时也被胤俄的神开展都乐了,“十弟,你误会了!”薛宝钗也笑了,一边笑,一边还担心胤禩的伤口。

         胤禟也忍俊不禁的站起来,将胤俄拉到一边,“十弟,你就老实点吧!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是长生殿看多了吧?”

         胤俄不服气的昂着头,“我才没有呢!老”原本的称呼在看到四哥看过来的眼神后,立刻很没骨气的换了,“皇阿玛若不是想撬八哥的墙角,他干嘛要让薛氏进宫啊!安的什么心啊!明知道八哥喜欢她!哼!”

         胤禟有些头疼的按着太阳穴,他不明白,为什么一样是皇阿玛的儿子,一样的教育,一样的生活环境,十弟就能长成这样,“十弟啊,你可长点心吧!不知道的事就别胡说知道吗?当心祸从口出!”

         胤俄左看看右看看,很无辜的说道:“这里又没有别人,怕什么啊!难不成你们还去皇阿玛那告密不成!不行,九哥,咱们可是兄弟,你可不能干坑兄弟的事啊!四哥也是。”

         胤禟看着四哥瞬间柔和的面部曲线,再看看正愤愤不平抱怨着的十弟,双手一摊,得了,傻人有傻福,不管他了。

         不过,还是得劝劝八哥,不能让他因为老十的混话而胡思乱想,虽然知道以八哥的智慧这样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可是话还是要说的。

         “八哥,你别听老十胡说啊!皇阿玛不会起这样的心思的,他应该,应该”胤禟难得的卡壳了,皇阿玛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不知道啊!

         胤禩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他安抚的拍了拍薛宝钗的手,然后笑着说道:“我知道的,九弟不必紧张。”然后转过头对胤禛说道:“四哥,你既然要回京了,麻烦您在太子面前多替宝儿美言几句,还有德妃娘娘哪里也是。九弟?”

         “我明白,明白,我立马让人回京去跟我额娘说。八哥你放心啊!”什么都不用说,胤禟立刻明白了八哥的意思。

         胤禛也点点头,“放心吧,我一定提前安排好。”

         “多谢四哥。”胤禩对胤禛拱手一笑。

         胤俄还想说些什么,被胤禟抓着领子带走了,“八哥,我们先下去了啊!”

         “干嘛啊!我还有话跟八哥说呢!”胤俄不依不饶的嚷嚷道。

         “你傻啊!八哥没话跟你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不知道避让啊,八哥就算有话要说也是要跟薛氏说,跟你个笨蛋有什么话好说的啊!”胤禟愤怒的敲着胤俄的脑袋,两个人追追打打。

         胤禛则负手跟在二人后面,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终于,碍眼的人都走了,亭子里只剩下胤禩和薛宝钗二人了。

         “宝儿,爷会保护好你的。”胤禩握着薛宝钗的手,酝酿了半天,也只说出这一句话。

         其实薛宝钗此时的心里乱成一团,她不知道好好的怎么画风突转,由红楼变成步步惊心了,难道她最后会走上和若曦一样的结局吗?可此时看着胤禩的眼睛,她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不会的,她不是若曦,胤禩也不是步步惊心里的八爷,他们会一直这样好下去的,不会变的。

         “我相信你。”薛宝钗释然的笑了。

         胤禩揽住了她,薛宝钗将头靠在胤禩肩上,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一起,看着远方。

         不远处,李德全的身影忽然出现,身后一个小太监感慨道:“八贝勒爷怎么喜欢上一个宫女呢?难不成是因为良嫔娘娘”

         “噤声!你是什么身份,主子的事也有你置喙的地吗?还不快掌嘴!”李德全目光清冷的盯着那个小太监。这个小太监素日里很机灵,很会来事,自己看他和自己同姓,又是老乡,特意照拂了几分,没想到居然是个胆大的。

         “谙达,我错了,您被生气!”那小太监一看李德全的脸色,知道自己犯了忌讳,顿时惊慌起来,狠狠的扇了自己几耳光。

         “得了,下去吧!”李德全看都不看他一眼,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转身又看了胤禩和薛宝钗一眼,心想不知道万岁爷这一招到底是何用意,若说他无心成全八阿哥和这个薛氏吧,可若他真的无心成全,那直接赐死薛氏就可以了,可是若说万岁爷有心成全,那这一出又算怎么回事啊!唉!万岁爷的心思真难猜,不过,如果自己能猜到万岁爷的心思,那么自己离死也就不远了!

         或许是离别在即,胤禩和薛宝钗之间的相处越来越缠绵,两个人经常什么也不做,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也能看一下午。同时胤禩的伤势好转的也越来越慢,薛宝钗一开始以为是胤禩心情不好导致的,后来无意中看见胤禩将熬好的药直接倒了,她才明白,胤禩是想拖延自己离开的时间。

         毕竟皇上的旨意是等胤禩伤好了之后自己再进宫。

         薛宝钗什么也没说,只是下次药好了之后自己亲自端到胤禩面前,亲眼看着他喝下去才罢休。

         胤禩的情绪一直不高,直到有一天,四阿哥府来人了,他带给胤禩一封信,信中只有两个字,“放心”胤禩看到这封信后,才算真正放了心,他知道,胤禛已经说服了太子,太子答应会帮忙打点一切,这样的话,宝儿在乾清宫可算无虞了。

         “宝儿,陪我到外面走走吧!”胤禩放下了心事,笑着说道。

         薛宝钗见他心情很好,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才让他转变的,可这样的转变她很高兴。两个人携手去了花园子,这个小花园其实并不大,可是两个人天天逛天天逛,竟也逛出几分感情来了。

         “呵呵,我想将来我会想念这里的。”胤禩笑着说道。

         薛宝钗诧异的抬起头,“我们要回去了吗?”

         “我们”胤禩在嘴里喃喃的念着这个词,忽然朗声大笑,“对,是我们!是啊,我们要回去了。宝儿,你怕不怕?”

         薛宝钗笑着摇摇头,“你会放弃我吗?”

         “不会!”胤禩敛起脸上的笑容,郑重的承诺道。

         “那我就不怕!”只要我爱的那个人不放弃我,无论会面对什么,我都不会害怕!这是两世为人的薛宝钗第一次深刻的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原来,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最害怕的就是被放弃。

         “宝儿,我们会在一起的,相信我,一定会的。”胤禩微笑着将薛宝钗揽到怀里,下巴放到她的头顶,“只是可惜了,回京以后,咱们就不能这样亲密了。”

         薛宝钗笑了,何止是亲密,估计连经常见面也不能了。“我很喜欢一句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还有一句,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胤禩明白她的意思,笑了,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拥抱着在一起。

         经过太医的检查,确信胤禩已经伤愈了,可以启程回京了,两个人相视一笑,终于要回去了,这几个月如同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终于还是结束了,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生活中去。不过,这些日子的美好,会一直留在他们的回忆中的。

         胤禩和薛宝钗回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乾清宫给康熙请安。

         康熙高高在上的看着跪在底下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宫女,这样的组合其实也不奇怪,但是如果他的儿子想娶这个宫女为嫡福晋,这就很奇怪了。

         “你的伤都好了?”

         “谢皇阿玛关心,已经都好了。”胤禩恭敬的回答道。

         “恩,很好。还是要多注意些,太医给你开的方子要继续吃,别像小时候一样顽皮,多大的人了,还怕吃药吗?”康熙淡淡的说道。

         胤禩心中一禀,知道自己在盛京倒药的事皇阿玛是知道的,原来他一直派人盯着自己吗?“是,儿子知道了。”

         “去储秀宫见见你额娘吧!她为了你,茶饭不思,人都快瘦脱形了。”康熙不满的说道,无论自己怎么劝,良嫔还是担心不已!

         “是,儿子知道了。儿子先告退了。”胤禩瞥了跪在身边的薛宝钗一眼,无声的说了一句,放心。然后才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