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4.绝对不是纯粹巧合
        不过,没关系,我喜欢!

         毕竟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允许你气一下,只是,时间不要太长,我本人已经站在这里了,也该考虑一下让那个替身退场的戏了!

         正看着,旁边有人不小心碰了一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手里的酒,竟不偏不倚的正好全部洒在了她胸口的位置。

         “啊,”罗琳惊呼一声,本能的往后退去,只是没想到那男人竟然伸出手,向她的胸口袭来。

         不知道顾亦晨是听到她的惊呼声了,还是心里想到了什么,竟回头往后看了一眼,而这一眼,恰好被刚刚抬头的罗琳给捕捉到了。

         于是正处于危难中的罗琳,心中大喜,抬手向着他的方向挥了挥,示意着向他求救,只可惜顾亦晨只淡淡的扫过她一眼,随即又移开的视线,落回到了他对面女子的身上。

         恰逢苏若影甜甜一笑,继而低下头去,但唇角的位置始终挂着一个漂亮的弧度。

         罗琳突然有点绝望了,看着男人留给她的冷漠背影,眼角滑过一滴晶莹的泪珠,亦晨你是没看到我吗,还是看到了只是不想理而已!

         她真的很想过去问问他,问问顾亦晨是不是真的没有看见她,她刚刚的处境那么危险、那么无助,如果他明明看见了,却还是无动于衷的话……

         想到这里,罗琳的脚步突然踉跄了一下,仅仅往前跨出去的一步,也因为自己想到的这个最坏的想法而停了下来。

         算了,还是别去了,万一听到的答案是会令她很伤心的呢?为了不想要听天那个最坏的答案,她最终还是决定不过去了。

         随着收回已经迈出去的那个脚步,失魂落魄的罗琳,身子又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幸好此时旁边有人经过,好心的扶了她一把,她这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小姐,你没事吧?”一个有点熟悉地稚嫩女声从后面传了过来。

         罗琳回头一看,原来是刚刚那个说要给自己包扎的服务员回来了,相较于之前,她手上还拿了纱布、绷带、酒精等包扎用品。

         而刚刚正准备吃豆腐的那个男人,不知道是被罗琳突如其来的泪吓到了,还是被走过来的服务员吓到了,总之,他没有再做停留,仓皇的逃蹿了。

         玻璃扎的挺深,血流的也很多,所以消毒处理起来的时候,有些疼,而罗琳也并没有去刻意忍着这份疼,而是随着手上的疼痛,眼底蕴藏着的雾气,全部转化成了水珠,一滴一滴地掉了出来。

         她不是不能忍,而是不想忍,手上的伤是痛,但是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手上的痛别人都能看得见,可是心里的痛,却是没人看得见得,她也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把心里的痛全部发泄出来而已。

         “对不起,小姐,我弄疼你了吗?”服务员带着一脸的歉意,很小声的问道。

         她只是替同学来代班的,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工作,可是却也知道,来参加这个宴会的人,非富即贵,不是她一个大学生得罪的起的!

         因此一个晚上,她都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的松懈,可是却没想到这份服务员的工作,最后竟还要替别人包扎伤口,虽然她是护理专业的,正好可以练练手,可是看对方这穿着打扮,她突然有点胆怯了。

         “没关系,”罗琳抬手抹了抹滑落到脸上的泪珠,又开口说道,“你继续就行,我只是想哭一哭而已。”

         听到她这么说,那个服务员也总算是放开了,抓住这个难得的练手机会,大大的发挥了一下。

         待到包扎完毕,罗琳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向那个服务员点头致谢,等到再抬头时,不远处的那张桌子已经空了,原本坐在那里的三个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罗琳看着那空空的桌子,晦涩的一笑,踩着脚上八寸的高跟鞋,迈着步子,昂首挺胸的离开了。

         不管处在怎么样的环境下,不管她的心里有多么的痛,罗琳始终都记得,她是罗氏集团的总裁,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罗氏集团的形象,所以她在任何时候都要撑住,保持着她该有的气场。

         直到走出叶宅大门,转头看了看周围,确定四处没人时,刚刚还一直昂首挺胸、一脸微笑地罗琳,终于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气场没了、微笑没了,就连脚上的高跟鞋,也被脱下来拎在了手里。

         今天下午在gs顶楼的会议室里,她被苏若影的身高刺激到了,看那样子,净身高至少也有168吧,可是反观她呢?

         罗琳低头从自己的脚上开始往上看,净身连163都还不到,穿上个8寸高的高跟鞋,也不过才170而已!

         为了这气场十足的模样,她果断地挑了那家礼服店里最高的鞋子,穿了一个晚上,甚至于宴会还没结束,她就已经明白这其中的艰辛了!

         ……

         顾亦晨、苏若影和叶泽城三个人已经离开一会儿了,按理说宴会上,一般主人是不会提前离场的,但是因为不想被爷爷念,所以今天晚上的叶泽城全程跟在顾亦晨的身边。

         只是这样还不算,中途上了个厕所出来的叶泽城,正好看到顾亦晨正牵着苏若影的手准备离开,于是他根本就没用脑子想,直接就跟在他们的后面,也一起离开了。

         从叶家老宅出来之后,坐在驾驶室里开车的顾亦晨,一直挂念着自己刚刚对苏若影说过的话,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转弯先去了一趟商场。

         待停好车之后,也不理会苏若影的问话,牵着她的手,直奔珠宝首饰区而去。

         上次给她买的钻石项链,她嫌太贵、钻太多,不肯戴出来,那么这次他就找一个钻不多,价格也不贵的买吧,反正他的最终目的就是看到她的脖子上,戴上他顾亦晨买的项链!

         顾亦晨一个专柜一个专柜的认真挑着,对于苏若影各种拒绝不想要的话,也全部自动屏蔽,只一心挑着自己看着顺眼的,当然,旁边的叶泽城也适当地提了一些小建议。

         看到他们俩一副很认真挑首饰的样子,一直反抗无效的苏若影,最终也自动放弃了反抗,慢慢也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中,反正不管她怎么反抗都没有人要搭理她,那么她还不如加入他们呢,至少还能挑一款自己中意的!

         三个人热火朝天的讨论着,苏若影也会时不时的试戴一下,总之整个过程中,除了欢歌就是笑语、十分欢乐,当然其中也偶尔会夹杂着苏若影各种娇嗲撒娇的声音。

         不知道三人是太认真了,还是被眼前的珠宝首饰给吸引住了,总之他们三个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挑着、看着,却硬是没注意到,侧后方视线一直盯着他们看的女人。

         罗琳的礼服就是在这个商场买的,当时付完款之后,她就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在了这里,并说好了会来拿,这不,她就是来拿衣服的,可是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顾亦晨和苏若影。

         于是,情绪刚刚平复下来没多久的罗琳,在看到这么刺眼的一幕时,眼里的泪水再一次飚了出来,心里的那一点点自信,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消磨,然后变小了。

         亦晨,你对那个替身,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你并不知道我人就站在这里,可是为什么却还是要演呢?

         刚刚在宴会大厅里,你说的那件买项链的事,不是为了要气我的吗,我承认我当时已经生气了,真的生气了,所以拜托你,不要再演下去了好吗,你一直这样往下演,弄得我的心里开始发慌了……

         以前,罗琳没有这么急切地想着,要回来挽回他、挽回她的爱情,那完全是因为她知道他的身边没有女人,所以她不着急,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这么多年不近女色的他,现在不但把苏若影留在了他的身边,而且看样子对她还十分的好!

         她该怎么办?罗琳想着,如果他真的对除了她以外的女人动了感情,那么她该怎么做,才能抢回这本该属于自己的爱情呢?

         罗琳有些茫然了!

         在回申城之前,她的目的十分的明确,就是为了顾亦晨,所以在回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开始试着联系他了,只可惜,他并没有理会她。

         这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而接下来的这些,就更加超出了她能想象的范围中,所以,此时的她,可以说是已经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到这里,罗琳咬唇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嗯,就这样吧,她现在需要冷静一下,需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的事才行。

         于是,罗琳最后看了一眼正在试戴项链的苏若影,和正一脸温柔冲着苏若影微笑的顾亦晨,然后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此时,苏若影的目光正好抬起往这边看来,虽然罗琳已经转身开始往外走了,可是她还是通过那个熟悉地背影,猜到了那个人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