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9.恬不知耻的母女
        “我也知道我身上脏,身上臭,难道我想这样吗?谁不想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你就算是说,至少也要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苏丽丽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委屈,最后竟然还掉起了泪,“我走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回到家,走路走的脚都磨出了血,你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嘛。”

         直到此时,听到苏丽丽说了这么多之后,韩晓玲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应该先问一问她这一身的狼狈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想到这些的她,低头看了一眼苏丽丽略带血迹的脚后跟,一改刚刚各种挑刺的态度,赶紧坐到苏丽丽的旁边,抓起她的手,握紧在自己的手里,“早上走的时候不是说要跟那个小开出去逛一天吗,怎么才三点就回来了?”

         说完这些刚刚停顿了一下,还没等苏丽丽开口回答,她就又继续问道,“还有你这一身的狼狈怎么搞的,那个小开不是对你挺好的吗,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搞成现在这幅模样呢?”

         听到韩晓玲问的这些话,苏丽丽的心里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根本就没犹豫,直接把今天在商场里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当然关于苏若影的部分,她习惯性的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夸张了一遍。

         韩晓玲一听,脸上的表情也愤怒了起来,最后竟然摔了手里的茶杯。

         “这个贱人,居然还一心想着破坏你的好事,之前你和李明浩订婚的时候,她就公然跑来,眉来眼去的钩搭他,结果现在人还在失踪中,没想到现在居然又跑出来钩搭张强,看来不给她点儿颜色看看,她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说着这些话的韩晓玲,根本就没有任何自觉性的意识到他们的问题,他们居然就这么厚颜无耻的忽略了最开始明明就是苏丽丽主动钩引李明浩的事!

         要知道那个时候,苏若影才是经过李明浩认可的,他唯一的一个女朋友!而她的好女儿苏丽丽,才是那个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对,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出来破坏我的好事,”苏丽丽紧紧地握起拳头,附和着韩晓玲的话,其实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去具体实施而已。

         “你放心,这件事包在妈的身上,妈一定不会让你白受这么多委屈的。”韩晓玲说着,目露凶光,大脑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可怕人念头!

         苏丽丽虽然一心想要教训苏若影,但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大学生,也不认识什么能帮得上她忙的人,这件事,毫无疑问的她只能找韩晓玲,况且当妈的没有一个不疼自己的孩子的,她相信她母亲一定能帮她。

         “妈,多找几个人划花她的脸,”苏丽丽想着商场里张强看着苏若影的惊艳表情,整个人更是恨到了极点,“她不就是仗着自己的脸长得还不错吗,全部给她划花,看她以后还怎么去钩引别人的男人。”

         韩晓玲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件事你不用操心,妈妈有更好的办法。”

         这个贱人,你不是喜欢四处钩引男人吗,既然那么缺男人,我就多找几个人,让你好好的享受个够!

         苏丽丽一听,终于露出了进门之后的第一个笑容,身子往前一斜,直接扑进了韩晓玲的怀里,“谢谢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本来是一出母女之间温馨的戏码,谁知道韩晓玲很嫌弃地推开了她,捏着自己的鼻子尖声说道,“好了,赶紧去洗个澡,把这身臭气熏天的衣服扔出去,不然我真的快要吐了。”

         心情大好的苏丽丽,虽然很不愿意听这句话,但还是压下了心里的不高兴,起身向楼上走去,看在母亲帮她解决苏若影的份上,她决定就先不和她计较了。

         “对了,这件事别让你爸爸知道,”韩晓玲看着已经走到楼梯中间的苏丽丽,赶紧开口嘱咐道。

         苏丽丽一听,心里的不高兴更加多了,身子靠在楼梯上,转身冲着楼下的韩晓玲翻了个白眼,“拜托妈,你不要把我当成是白痴好吗,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会告诉爸爸呢?”

         说完这句话,根本就没等韩晓玲再说,直接转身继续向楼走去,虽然从小到大,她做的所有的事都是听妈妈的安排,她也承认自己是不怎么聪明,但是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被当成白痴的感觉!

         看到女儿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韩晓玲也坐回了沙发上,继续喝着她的下午茶。

         这事如果是搁在以前,她也不需要特意去瞒着苏振强,因为那几年苏振强的确是跟苏若影母女一点联系都没有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派在苏振强身边监视他的人,最近秘密回传了一条令她十分愤怒的消息,苏振强居然偷偷去医院看过郑若兰!

         都已经离婚多年的夫妻,原本早就已经断了来往,没想到突然之间却又有了联系,这一点让她不得不防,不管苏振强想干什么,她都不能让他去做!

         如今郑若兰半死不活的躺在医院里,应该不会闹出什么事来,而苏若影就不一样了,且不说她手里还握着老头子的遗嘱,就凭她当年还没嫁给苏振强,就高调入住苏家,并把她们母女赶出去的事,她怕苏若影会报复她。

         现在的她虽然是苏家体体面面的夫人,但是毕竟除了手头上的一点现金和珠宝首饰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甚至于连苏氏的股份都没有,如果苏若影从中挑唆苏振强的话,她怕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最终会一无所有。

         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讲,留着苏若影,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大大的威胁,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身份和地位,苏若影怕是留不得了,至少是不能让她再在申城待下去!

         想到这些,韩晓玲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

         苏若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了,顾亦晨早已经回来了,而且三菜一汤都已经出锅,一身休闲的坐在客厅里,正等着她回来吃饭呢。

         放下手里的几个手提袋,她先回房换了一身轻松的家居服,下楼走进餐厅看到餐桌上摆着的几个色香味俱全的菜,转身抱住跟在后面走进来的顾亦晨,吧唧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辛苦了,顾先生。”

         顾亦晨抓住机会,一把搂住主动扑过来的苏若影,一手扶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接过了主动权,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辗转反侧,极尽缠绵,直到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气喘吁吁,快要化作一滩春水时,才稍微往后退了退,结束了这个绵长又霸道的吻。

         “不辛苦,顾太太,一会儿我的饭后福利,你别忘了卖力点就行,”顾亦晨抱着几乎挂在自己身上的苏若影,伸出舌舔了舔她的耳垂说道。

         本来听到他刚刚那句话,苏若影根本就不知道他所说的饭后福利是指什么的,但是经过他刚刚这个充满铯情的动作,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心里也随之炸了开来。

         她已经劳累了一整天了,可不想连个觉都不能好好的睡,妈妈咪呀,好想逃离这个家,因为她家顾先生这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折腾的她简直就受不了!

         本来肚子很饿,只想着把一桌子的菜,快速卷进自己胃里的苏若影,因为刚刚顾亦晨的那句话,十分刻意的放慢了吃饭的速度,甚至想着要不要把这顿饭直接吃到明天早上。

         当然,她也知道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大脑里飞速运转着,想着要找个什么借口,才能逃过去,但是坐在对面的顾先生根本就没给她留一点磨蹭的机会。

         “顾太太,快点吃,吃完了有件事要跟你说。”顾亦晨往苏若影的碗里连夹了两块肉和一筷子菜,开口催促道。

         “什么事,我们可以边吃边说。”苏若影夹起碗里的菜,一粒米一粒米的吃着,她是不会承认她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的。

         “关于苏氏和爷爷遗嘱的事。”顾亦晨回道,“我是不介意一边吃一边谈,不过不知道一会儿要来家里的律师会怎么想。”

         一听到是关于苏家的,苏若影整个人就已经很兴奋了,再加上听到连律师都已经找好的事,她就更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了,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端起眼前的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顾亦晨一看这情景,脸上顿时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小样的,你心里想什么根本就瞒不住我,堂堂gs的总裁,管理着上千员工的公司都不在话下,怎么可能治不了你一个人呢?

         片刻工夫,刚刚还大半碗的米饭,瞬间见了底,苏若影把碗筷往桌上一放,打了声招呼便直接起身上楼了,一会儿有客人要来,她总不能就这么蓬头垢面的接待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