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7.咬她
        听到韩萱怡的评价,苏若影差点没忍住而笑出声来,‘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可是人家却偏偏要靠才华’,这是形容一个人既长得很漂亮,同时又很有才华、有能力,这样的评价……好高啊!

         其实韩萱怡的这句赞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赞叹的话时,她的心里竟然还有一种酸酸涩涩地感觉!

         尤其是在看到石磊对她那么恭敬,和近似于殷勤的态度时,她心里那种酸涩的感觉就更重了。

         好在时间并不长,所以单纯地韩萱怡也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依旧是像之前那样,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

         要说她能进到顶层,做顾亦晨的秘书,那也是一个奇迹,像她这种傻傻笨笨的,应该很不适合职场生活才对,可是偏偏她只在财务部做了一个月的会计助理,就直接被调了上来。

         当初在接到人事调动,上来之前的时候,韩萱怡还特意跑了趟人事部,专门就这件事问了一下人事经理,不过却没有得到很有用的信息,因为人事经理只告诉她,他们也是接到石特助的通知,才直接发布的这个调动令。

         本来在听到人事经理的这句话之前,她还怕自己突然被总裁潜规则了呢,不然怎么才进公司一个月的她,而且还是在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就被调到人人羡慕的顶楼了呢?

         这个突然被调到顶楼,做总裁秘书的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让她不得不想到了网上流传的那些各种潜规则。

         可是在听以人事经理说到石特助的时候,她的心里就莫名的安定了下来,石特助她见过一次,看起来人很靠谱,所以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可以相信,如果是他把她调上来的,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

         果然,她已经在顶楼工作了好几个月了,没有像她之前想像中的那些潜规则,而且就连工作也不是太忙,也几乎没有什么加班,相较于她之前会计助理的工作,可以说是很轻松的。

         而且关于对顾总的认识和了解,她也是在上顶楼工作之后才知道的,她一直以为这种跨国大企业的总裁,一定是一个五六十的老头。

         可是,那天当她抱着自己的东西上顶楼来报到的时候,看到如此年轻的顾亦晨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她整个人完全惊呆了。

         其实直到此时,韩萱怡也不知道,自己会被调到顶楼来,完全是因为石磊看重了她人长得漂亮、单纯、没心眼、同时又对顾亦晨没有那种花痴的想法。

         要知道,在她上来顶楼之前,这一层是完全没有一个雌性生物的,助理和特助清一色的全是男的,就连植物养的也都是些只长着大叶子,完全没有一朵花的那种万年长青树。

         当初,关于要选秘书这件事,顾亦晨所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不要花痴,人可以笨点,反正需要做的也只是一些整理文件,送送文件之类的杂物。

         要说他这唯一的一个要求,看起来好像很简单的样子,可是却费了石磊好多心思,在经过了种种明处暗处的测试之后,他最终才定了韩萱怡。

         而韩萱怡确实也没有让他失望,自从上来之后,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也没有对顾亦晨表示出任何的非分之想,所以就算是偶尔会犯点小错误,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其实这件事情,不光是韩萱怡自己,就是后来上来的苏若影,也十分的好奇,毕竟相较于顶楼那几个聪明能干的特助和助理外,韩萱怡确实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

         因为这件事,苏若影还专门问过韩萱怡本人,只是她自己所知道的并不多,说起来也有很多不太清楚的地方,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心血来潮问起了顾亦晨,这才知道了真正的原因。

         当初,刚刚知道真实原因的苏若影,可是足足笑了顾亦晨半天呢,堂堂一个跨国大集团的总裁,招聘秘书的唯一要求,竟然是不要花痴!

         这事,说出去也绝对是一个笑话!

         当然,对于这个要求,苏若影也可以理解,如果身边的女员工,一天到晚的只盯着他看,根本无心工作的话,那对他来说,是真的很让人糟心的一件事。

         “苏助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韩萱怡见苏若影好长时间都没有回应她的话,忍不住戳了一下她的胳膊,又出声问道。

         里面的罗琳是背对着这扇大玻璃的,所以苏若影根本就没看见她的正脸,对于韩萱怡的话,自然也不好评论什么。

         因此,对于她刚刚的那个问题,苏若影根本就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开口问道,“罗氏的人不是说明天才会过来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苏若影这么一问,韩萱怡的关注点一下子就从罗琳的身上,转移到了苏若影的问题上。

         于是,她收回自己看向会议室的目光,转过头来面对苏若影回道,“嗯,本来是定的明天的,可是一点的时候,接待部突然接到罗总助理的电话,说他们两点会过来,至于为什么提前,对方好像也没明说。”

         对于韩萱怡的回答,苏若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她又抬头年了一眼会议室里面的情况,便转身回了办公室。

         既然罗氏的人已经来了,那么势必是要开会的,关于开会所要用到的资料、报表什么的,她还得赶紧回办公室去拿,顺便提醒顾亦晨一声。

         韩萱怡知道她有工作要忙,自然是不会再去打扰她,也随着她的脚步一起,回了自己的工作间。

         待苏若影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顾亦晨已经把所有的资料都准备好了,正要往会议室走去呢。

         “我来吧,顾总。”苏若影赶紧接过顾亦晨手里的资料,恭敬地说道,“罗总已经在会议室里等您了,我们现在要过去吗?”

         看着苏若影脸上的表情,顾亦晨真的有几分无奈,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可是他的小妻子却偏偏如此。

         只要是在公司,不管是在有人没人的情况下,永远都对他这么恭恭敬敬,一副下属对待上司的态度!

         想到刚刚在休息室里,对他那么热情如火、那么娇媚可人的苏若影,再看她现在这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顾亦晨真是无奈至极。

         说她吧,之前也不是没说过,可是却根本就没什么用,他总不能为了这事去打她吧,再说了也不是那种暴力型的人。

         不过,打不得,他倒是可以试试换另外一种方法!

         于是,想到这里的顾大总裁,眼角往办公室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趁着四下没有人的时候,快速的捧起苏若影的脸,然后恶作剧般地在她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

         虽然他自己觉得,咬得这一下很轻,可是是咬在那么娇嫩敏感的皮肤上,所以还是疼的苏若影皱起了眉头,倒抽一口凉气。

         “顾亦晨,你……”苏若影抬手抚着自己被咬的唇,怒目圆睁地瞪着顾亦晨,还好她的理智还在,在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就赶紧打住停了下来。

         刚刚自己进来的时候,根本没关办公室的门,所以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和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外面的人看见、听见!

         虽然外面只有一个韩萱怡而已,可是苏若影还是必须要谨慎,不能泄露了自己一直要保守的秘密。

         对于此时苏若影这张牙舞爪、咬牙切齿的表情,顾亦晨真是喜欢的不得了,比起她刚刚那刻板又公事化的微笑,他真是爱死了她现在的表情。

         趁着她还没完全从刚刚的微怒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顾亦晨又猛得往前一凑,快速地拉下苏若影护着自己樱唇的手,对着刚刚那个不太明显的牙印,又咬了一下。

         这一次他所用的力道,明显得比刚刚的重了一些,所以她唇上的印子,也比刚刚的明显了许多。

         苏若影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再来这么一下,整个人还完全沉浸在呆懵的状态中,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再看对面的顾亦晨,人家已经一脸若无其事的,向外走去了。

         苏若影:“……”

         这什么情况,这个男人今天改属狗了吗,刚刚在休息室里咬她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咬的,而且还是咬在露在外面的,这么明显的位置上!

         她一会儿可是要跟他一起进会议室开会的,这还让她怎么去?就顶着被咬出两个牙印的嘴唇吗?

         看着顾亦晨越走越远的身影,苏若影的心里努力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抬腿跟了过去,她不去就没有人做会议记录了,这么重要的会,没人做会议记录怎么行呢?

         所以,如果一会儿有人要问起的话,她就直接说是被狗咬的,让那只咬她的‘狗’,心里郁闷去吧!

         苏若影不知道,顾亦晨这突然的心血来潮,其实是别有目的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