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2.你是嫌弃我老了吗
        顾亦晨是基于这一点来考虑的,他觉得自己问出的是一个十分平常的问题,孰不知,他认为正常的这个问题,在苏若影的眼里却根本不是这样!

         “你不知道百合是指什么?”苏若影看着顾亦晨惊讶的问道。

         看着她一脸的不相信,顾亦晨挑了挑眉,很平静地出声问道,“我应该知道吗?”

         “那你知道什么是腐女吗,知道什么是**吗,知道什么是小攻小受吗?”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顾亦晨,苏若影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顾亦晨听着这些自己从来没听过的词,一脸木讷的摇了摇头,眼眸再次看向苏若影时,里面多了一丝探究的意味,他自认看过的书不少,不管是哪个范畴的,他多少都看过一些,可是对于这些词语,他是真的很陌生!

         他确定自己真的没有听过,可是为什么他的小妻子说起来却那么顺呢,而且在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里还充满了不可思议和希冀,就好像他应该知道这些一样!

         直到看到顾亦晨摇头的那个动作,苏若影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他不是才二十五岁吗,比她大了也只不过是五岁而已,怎么感觉他不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呢?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恨不得上一秒发生的事,下一秒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可是他竟然没听过这些红遍整个网络的名词!

         还在等她回答的顾亦晨,看到她脸上这跌宕起伏的表情,刚刚还拧着眉的脸,竟一下子笑了出来,“我不知道这几个词语的意思,就这么让你惊讶吗?”

         苏若影刚要回答‘是’,顺便再跟他好好说一下这几个词,可是这话都溜到嘴边了,却又被她生生的咽了下去,还是保持点神秘感吧,不然这一下子都被他知道了,还指不定他怎么看她呢?

         虽然她可以发誓,她思想绝对是纯洁的,绝对没有在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贴子、有色小说什么的,但是这并不能保证,顾亦晨的脑子里会怎么想她!

         于是,想到这些的苏若影,张了张嘴只叹了口气,然后态度急转而下,颇有几分伤感地说道,“算了,三岁一代沟、五岁一鸿沟,横在我们中间的可是一条大鸿沟,你不明白我心里的想法,更不会懂我的悲伤!”

         这话一出口,苏若影自己差一点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是要装一把忧伤的,不过好像有点过了,居然连‘悲伤’这样的词都说出来了,还悲伤呢,悲伤个毛线,她应该幸灾乐祸才对,因为她家顾先生已经落后到被她甩了好几条街了!

         而此时站在对面的顾先生,刚刚还笑着的表情,在听到她的话的那一瞬间,陡然就垮了下来,瞬间整张脸就黑了。

         他的小妻子刚刚说了什么,她说他们中间横着一条大鸿沟!鸿沟!他仅仅年长她五岁而已,难道不应该是比她成熟、稳重吗,怎么就鸿沟了呢?

         而且不只是有鸿沟,还有‘不懂她的悲伤’!他是不懂她的悲伤,因为她平时看起来一点都不悲伤!

         一想到她刚刚说过的话,顾亦晨就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炸了,伸手直接抓住她的桎梏,一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低头对上她潋滟的桃花眼,明明眼里憋着许多的怒气,但是嘴角却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只不过这笑容里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你是在嫌弃我老了吗?”顾亦晨扯着右边唇角,低头看着苏若影,带着几分痞气问道。

         她刚刚的一句话,又是代沟又是鸿沟、又是三岁又是五岁的,本来就因为自己的年长,心里有些不舒服的顾亦晨,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其实他不过二十五岁而已,正值青年,放眼整个商界,在这个年龄,能有他这番作为和能力的,除了他顾亦晨,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

         以前他甚至还为此而感到骄傲,但谁知道他竟然找了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妻子,不光是实际年龄,还有心理年龄和穿着打扮,在他的眼里,她根本就是一个高中生的样子!

         正因为如此,曾令他骄傲自豪的年龄,现在却像是身上长了个刺一般,时不时的跑出来扎他一下,以前苏若影从来没有说过这方面的问题,他也就一直房间忽略着,现在被她无意中这么一说,那个刺一下子就长大了好几倍!

         苏若影不知道他心里想的这些,也没想到他会说出‘她嫌弃他老’这句话,因为在她的心里,二十五岁的顾亦晨,跟‘老’这个字,根本就一点边都搭不上!

         怔愣了片刻的她,刚要开口否认,此时安静的电梯里却传来了‘叮’地一声,之后电梯门自动打开,他们到家了。

         看着敝开的电梯门,顾亦晨一弯腰,直接打横把苏若影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甚至来到公寓门口,他也没把她放下,眼球盯着门口的识别机看了两秒,随着叮地一声,门锁自动打开了。

         整个过程,顾亦晨一直冷着脸没说话,被他抱在怀里的苏若影,险然被他此时的气场吓住了,在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后,她怯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她就迅速低下头去,再也不敢看他了。

         明明是被他抱在温暖的怀里,明明是那么紧密的贴在他炙热胸膛上的,可是苏若影却莫名地打了个寒战,他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冷了,她的心里竟真的生出几分害怕。

         他是在生气吗?苏若影心里想着,他为什么生气,因为自己的话吗,那只不过是她从网上看到的,然后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却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这么大!

         可是她明明就没嫌他老啊,再说那句‘老’不是他自己说的吗?直到此时,苏若影才隐约地意识到,原来一直那么高高在上的顾大总裁,好像心里有了小小的自卑。

         想到这些,苏大小姐终于为刚刚自己说过的话感动后悔了,她的顾先生一直是那么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自卑’这样的词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关系!

         于是,苏若影赶紧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一脸认真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也没那样想过,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此时顾亦晨已经进了客厅,正往楼上的卧室走去,他并没有急着回应苏若影的话,而是继续往卧室走去,直到拐进卧室,看到摆放在中间的那张大床,他才停住了脚步。

         把怀里的苏若影往大床上一扔,下一秒便倾身而下,直接覆在了苏若影的身上,两手抓着她纤细的手腕,高高的举过头顶固定住,一双鹰眸顺着她的胸前一瞥,最后停留在她的脸上,露出一个痞痞坏坏地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找个令我满意的解释,不然……”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苏若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跟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虽然不能说百分百的摸透他,但是每到这个时候,他脸上的坏笑,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不就是那个‘重要的事’吗,好吧,来吧,反正她有姨妈护体,谁怕谁啊,看最后难受的是谁!

         苏若影是这样想的,可是因为刚刚她无意中说出的话,而起了她家顾先生小小的自卑,对于这件事,苏若影还是觉得很抱歉,所以她想了一下之后,最后决定还是要好好跟他解释一下。

         不是因为他刚刚痞子般的威胁,而是因为她要让她家顾先生知道,她真的没有一点儿要嫌他老的意思!

         可是要怎么解释呢?难不成还要让她再上演一番世纪大表白?

         苏若影几乎想也没想的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上一次的表白,被他完完全全地曲解成了另一个意思,害的她还要再浪费口舌解释一番,这么丢脸的事,她再也不想做了!

         那该从哪里开始解释呢?苏若影转动着眼珠思考着,忽然灵机一动就想到了,他不是在意年长的那几岁吗,那她就从这里下手!

         于是,已经有了想法的苏若影,整理了一下自己脑子里的思路,轻声细语地说了起来。

         “顾先生,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真的很羡慕有哥哥的同学,知道谁家有一个年长几岁的哥哥,我都恨不得追到人家家里去认个干哥哥。”

         “顾先生,你知道吗,我和程晓爱之所以能成为闺蜜,完全是因为她有一个比我们大四岁的表哥,虽然我只跟她表哥好了一个月,可是却因为而收获了一个好闺蜜!”

         “顾先生,你知道吗,我初中的物理老师有一个儿子,比我大五岁,为了能天天喊他一声哥哥,我几乎整个暑假都泡在物理老师家,明明那么讨厌的一门课,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硬是拿了个年级第一。”

         “顾先生,你知道吗……”

         听着苏若影絮絮叨叨的说着,顾亦晨由最初的一头雾水,到后来心里渐渐升起一丝薄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