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古钱
         王学斌一看那年轻人的表情也是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如果你不愿意转让那就算了,不过,你不愿意转让的话,你也就不该找这位老板的麻烦了。”

         那年轻人此时却是有些回过味来了,他看着王小明恍然说道:“你们该不会是一伙的吧?”

         如果王学斌和摊主是一伙的,然后故意诓骗自己的话,那么一旦自己不卖了,又不退了,这幅画可就砸在自己的手里了。

         王学斌笑着说道:“如果你怀疑我们是一伙的,也很简单啊,那你把画卖给我好了,你又不吃亏,还有些赚头。”

         那年轻人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卖了。”

         王小明说道:“这就对了吗,你有账号吗,我直接转账给你。”

         那年轻人说了自己的账号,王学斌使用手机银行,直接把钱汇款了过去。

         那年轻人现在还犹犹豫豫的,但是王学斌把钱都已经是支付了,哪里还有他犹豫的机会啊,王学斌直接就就是把画要了过来。

         那年轻人至此才算是死心了,摇摇头离开了。

         事情到此结束了,周围的人群也是散开了。

         “谢谢了。”那摊主朝着王学斌说道,要不是王学斌出手,他这里的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掉。

         实际上也是摊主舍不得赚到手的钱,再退回去,否则的话,直接把钱退了,自然也是可以解决的。

         只是这样的解决办法,在他们古董行业却是不能那么做的,古董行业,讲究的就是买定离手,可是没有退货的说法的。

         这也是因为古董行业的东西,太过贵重,而且猫腻比较多。

         打个比方吧,要是摊主卖的是真画,而小伙子带着假画过来,说是要退货,而摊主看走眼,没有认出那是假货,那怎么办?

         在古董行业,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的。

         所以古董一旦被卖出就是不能退换的,假的也好,真的也罢,全部都是要自己去承担后果的。

         那摊主,一个是不能坏了规矩,二来也是不想自己吃亏。

         王学斌出面就是把这个麻烦解决掉了。

         王学斌笑着说道:“老板客气了,这画我也没买贵,带回去挂在客厅里正好合适。”

         摊主也是笑着说道:“这位先生好眼力,这幅画可不是假货,正儿八经的民国时期临摹的作用,要不是它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就这样的一幅画,没有三十万,可是买不到的。”

         摊主这话也就是说着好听,也是不能真的相信的。

         王学斌笑了笑,一指摊位上的一只玉佩说道:“这个怎么卖?”

         那摊主立刻就是竖起大拇指,说道:“老板真是好眼力,我这摊位上就数这块玉佩品质最高。”

         王学斌说道:“那肯定也价值最高。”

         摊主笑道:“这是肯定的,这块玉佩是羊脂玉的材质,据说是清朝的古物,老板是明白人,我也就给你一个实诚价,五十万,你拿走。”

         王学斌摇头说道:“老板你不老实啊,这块玉佩不可能是清朝的,最多也就是民国时期的而已,而且雕工不算精美,五十万太高了,二十万吧。”

         摊主立刻就是急了,说道:“这位老板,你开玩笑啊,二十万可买不到这样的玉佩啊,我再给你少两万,最少四十八万。”

         两人讨价还价一番,这块玉佩最终成交价是三十五万,比开价的五十万少了十五万,王学斌知道就是三十五万的价格也是比较水的,但是王学斌对此已经是无所谓了,因为老板答应给些搭头。

         王学斌要的搭头是那一盒子的钱币,摊主当然是不答应的,不过可以让王学斌挑选十枚钱币。

         他的钱币,一枚卖一百,这一盒子的钱币可是价值不菲,自然是不能全部送给王学斌的,但是送十枚还是没问题的。

         王学斌挑了十枚钱币,当王学斌将其中一枚钱币挑出来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在快速的跳动起来。

         钱货两清,这枚玉佩也就属于王学斌了。

         王学斌带着钱币离开摊位,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刚才对于他来说,真的好紧张啊。

         这枚钱币王学斌看不出经济价值,但是王学斌知道,这枚钱币的来历肯定不一般,在那座摊位上,这块古币所发出的光芒也是最刺眼的。

         王学斌肯定这枚钱币很有价值,自己肯定是捡漏了。

         具体这枚钱币价值多少,现在还不好说。

         实际上,王学斌根本就不用刚才的那么麻烦的,他要是直接过去要买钱币,那摊主也不会怀疑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心里有鬼了,正是因为王学斌知道这枚钱币大有价值,所以就想多了,做事情也不会保持平常心,反而是做出许多怪异的行为来。

         当然了,现在王学斌已经是把钱币买到手,那么王学斌之前的那些行为,也就不能说是错误了。

         只是王学斌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也是感觉自己之前做了不少多余的事情,幸好没有弄巧成拙,这枚钱币最终还是弄到手了。

         至于那古画和玉佩自然也是为了弄到钱币而花钱买下来的,虽然为此花了一些钱,但是对比了钱币的价值,花的那点钱,也就不算什么了。

         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确定这枚钱币的价值了。

         片刻后,王学斌再次进入多宝斋,多宝斋内的鉴定师老胡看见王学斌进来,也是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王学斌迅速了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他说道:“老胡,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里又有一件古董要找你鉴定一下了。”

         “哦,是什么,拿来看看。”老胡很有兴趣的说道。

         王学斌就把自己看中的那枚钱币拿了出来,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一枚青铜古币,古币上锈迹斑斑,看起来很是古老。

         老胡拿起钱币一看,就是吃惊的说道:“这是清朝的祺祥重宝啊。”

         “祺祥重宝?”王学斌好奇的问道。

         老胡看了王学斌一眼,笑了笑,拿起古币一边看一边说道:“清穆宗初登基时。时值载垣、肃顺八大臣奉诏辅政,即改元祺祥,并铸祺祥通宝与祺祥重宝当十钱。出于“祺祥重宝“铸后不久,慈禧太后摄政便改元“同治”,祺祥通宝也便不准通行,因而传于今世甚少。”

         “我还记得,去年的时候,有一枚祺祥重宝在香江拍卖出了六百八十万的价格。如果你的这枚祺祥重宝是真品的话,至少价值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