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不会同情
         “来,坐着不要动,我们俩来给你擦药。”

         徐晚晴从袋子里拿出一瓶药酒,倒了一些在两人的手心,然后开始在王学斌身上的涂抹起来。

         王学斌轻出一口气,笑道:“舒服,这是顶级享受,今晚这一顿打,没白挨。”

         徐晚晴两人的小手都是非常的白嫩,手上还有药酒,所以涂抹在王学斌身上的时候,柔柔嫩嫩的非常舒服。

         赵秋雨嗔怒道:“就知道贫嘴,你就活该挨打。”

         徐晚晴露出一抹笑意,显得妩媚动人。

         王学斌身上虽然伤势很多,可是有两人一起动手,果然还是很快就是涂抹完毕了。

         “行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们走了。”赵秋雨拍拍手说道。

         王学斌意犹未尽的说道:“再多待一会嘛,对了,我腿上也受伤了。”

         赵秋雨伸手在王学斌的肩膀上打了一下,说道:“你还想我们帮你擦腿啊,你别做梦了,晚晴我们别理他,我们走。”

         徐晚晴没动,反而是问道:“你腿上的伤,严重不严重?”

         王学斌看了徐晚晴一眼,笑着挥挥手说道:“我开玩笑的,腿上没什么伤,我可以自己来的。”

         徐晚晴一笑,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不要,行了,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王学斌失笑的摇摇头,说道:“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对了,明天你们是七点出发吧,我去送你们。”

         徐晚晴说道:“你又不和我们同路,你送什么,在酒店里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王学斌一挥手说道:“行了,送送你们又不缺那点时间,就这样说定了,快去休息吧。”

         看着两人离开,王学斌微微一笑,在心里却是有一股情愫在慢慢滋生。

         王学斌却不知道,隔壁房间里苏源却是满肚子的怨气,已经是浓浓的化不开。

         王学斌被两大美女伺候着用药,而苏源却是被杨豪安这个大老爷们用粗糙的巴掌帮忙用药,两者的待遇相差极大,难怪苏源会郁闷不已。

         可是再郁闷,苏源对此也是没辙。

         苏源心里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这一次出来,好死不死的去了上河村,要是不去上河村就遇不到王学斌,遇不到王学斌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的事情了。

         一夜平安,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了,赵秋雨他们还要赶早上的飞机,早上七点就在大厅里集合了。

         王学斌要送行,也跟着早起。

         到了机场,时间还比较早,一行人只能是在候机大厅里等着。

         八点半,可以登机了。

         苏源对此是最为高兴的一个人,迫不及待的拉着众人去登机。

         徐晚晴有意走到了最后,王学斌帮忙拿着行李,就跟在徐晚晴的身后。

         徐晚晴回头朝着王学斌看去,欲言又止。

         王学斌笑着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徐晚晴点点头,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做朋友挺好的,有些事情,你不要想的太多。”

         这就是对王学斌的婉拒了。

         徐晚晴自然是察觉到了王学斌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里蕴含的情意。

         王学斌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淡淡一笑,坦然的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对你是有些情意,但是我也没有想的太多,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我们都往前走,向前看,好不好?”

         徐晚晴无奈的说道:“你这样的回答,让我好头痛。”

         王学斌好笑的说道:“这又什么好头痛的,反正你的仰慕者多的是,多我一个又不多,你对这种事情,不应该在意才对的。”

         徐晚晴叹气的说道:“我是怕以后你会伤心。”

         王学斌笑道:“这很简单啊,我会不会伤心,还不是完全你一句话的事情。”

         徐晚晴幽幽的说道:“你想多了。”

         王学斌微微一笑,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再见了。”

         “再见。”徐晚晴转身离去。

         王学斌一直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一直到看不见身影了,这才离开。

         从机场出来,王学斌直接去了汽车站,打算先去一趟上河村,再回QZ市。

         车上,王学斌拿出手机浏览了一下新闻,不出意外的看见了高培森的案子。

         当然在新闻中,并没有出现高培森的名字,他的名字在新闻中,叫做高某。

         名字虽然只是叫高某,但是一看新闻内容,王学斌就知道,说的就是高培森。

         根据新闻中的描述,高某是一名警察,于两日前深夜,遭遇到了蝙蝠的袭击,导致双目失明,毁容,身上各处还有不同的损伤,最严重的左手,更是被咬断神经,虽然神经被连接上了,但是以后这只手,已经是干不了重活了。

         这个案子已经是被警方立案调查,但是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警方也是在呼吁民众在深夜睡觉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要关好门窗,如果能够提供相关的线索证据的话,还可以得到奖励。

         当然了,这个新闻,可不是官方的新闻,而是网络新闻,怎么流传到网上的,就不得而知了。

         高培森的下场,很显然是非常凄惨的,毁容,瞎眼,断手,下半身,已经等于是被毁掉了。

         王学斌对他可是没有一点同情,如果不是王学斌贡献出自己的十年寿命,自己的父亲,也许就只能做一名植物人,对于这样的打人凶手,是不值得同情的。

         高培森在平常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嚣张的话,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只是喝了一点酒,就会把人打的那么凄惨。

         他打人的时候,都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王学斌对他下手,自然也就不用去考虑他的感受。

         恶有恶报,这就是报应。

         王学斌把新闻看了一遍,很快就放下了这件事。

         至于高培森之后如何,已经是和他无关了,而高培森会不会接受法律的制裁,王学斌也已经不在意了,毕竟他已经惩戒过高培森。

         当然了,要是高培森运气不好,还要被抓去坐牢,那就和王学斌无关了。

         几个小时之后,王学斌来到上河村,从陈叔处了解了一下养殖场的情况,知道养殖场已经在修建中,因为时间太短,一切都才刚刚起步。

         说了一会话,陈叔留下王学斌说了午饭,王学斌把剩下的羊肉带走,这就离开了。

         下午三点,王学斌回到QZ市自己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