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动手
         李飞燕虽然是麦霸,但是也并没有真的就把麦克风给霸占了,唱了一首歌之后,就轮到赵秋雨唱,赵秋雨选择的是一首《阴天》。

         赵秋雨虽然没有李飞燕唱的那么好,但是她的嗓音特别好听,声音辨识度非常高。

         赵秋雨之后,就轮到徐晚晴了,徐晚晴唱的却是一首英文歌曲《上帝是个女孩》,让王学斌吃惊的是,徐晚晴唱的特别好听,不论是技巧还是声音,都是非常好。

         他不是专业人士,说不出一二三四来,但是他能够听得出,徐晚晴唱的很好,听起来非常的舒服,如果闭上眼睛,几乎都以为是原唱。

         一曲完毕,王学斌带头鼓掌。

         徐晚晴扫了王学斌一眼,脸上带着一点小骄傲。

         王学斌朝着徐晚晴竖起了大拇指,徐晚晴抬起下巴,没有理会王学斌。

         女生唱过后,就轮到男生唱歌,有兴趣的男生,自己去点歌唱。

         王学斌没有去,他知道自己唱的不好。

         苏源和杨豪安是几个男生中最活跃的,很显然他们是想要女生面前好好表现。

         说实话,王学斌觉得杨豪安比苏源唱的好,当然,这种话,王学斌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玩了几个小时,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几个女生就不打算玩下去了,按照徐晚晴的说法,熬夜是容颜最大的天敌,所以她们并不打算太晚睡觉,反正也已经玩的尽兴,自然也该回去睡觉。

         美女的要求,总是要满足的,一行人也就返回酒店。

         那种狗血的被找麻烦的剧情,并没有在这一晚发生。

         王学斌返回到房间里,给手机设定闹钟定时,然后入睡。

         凌晨三点,王学斌被手机闹钟的声音吵醒。

         穿衣,起床,王学斌洗了一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后,十三只黑暗牙仙被王小明召唤了出来。

         王学斌打开窗户,窗外夜色朦胧。

         王学斌站在窗户口,张开双臂,十三只黑暗牙仙立刻就是飞了过来,抓住了王学斌的双臂。

         十三只黑暗牙仙一起用力展翅飞行,缓缓的,一股升力带着王学斌缓缓的飞了起来。

         王学斌被十三只黑暗牙仙带着,从窗口飞了出去,缓缓的从五层楼的高度,朝着地面降落。

         黑暗牙仙的飞行能力并不强大,可是十三只黑暗牙仙一起飞行,却是能够带动王学斌。

         这也是因为王学斌的体重还比较轻,他才一百二十多斤,要是再重一些的话,十三只黑暗牙仙,也是没有办法,带动王学斌飞行。

         当然了,十三只黑暗牙仙的数量还是少了一些,已经不能算是带着王学斌飞行,只能做到上下升降。

         下降的时候速度明显的加快了,这是因为黑暗牙仙的力量要耗尽了,没有太多的力量托住王学斌。

         但是幸好王学斌很快就是落到了地面上,并没有摔伤王学斌。

         王学斌落地的地方,是酒店的后面的一条小巷子,四周无人,而在这个时间段,也没有人发现王小明从楼上飞下来。

         王学斌检查了一下四周的动静,然后快步离开。

         王学斌徒步走了一条街,在另外一条街,拦截了一辆出租车,一刻钟后,在另外一条街下车,继续徒步五分钟,来到高培森家附近。

         此时,高培森正在家里呼呼大睡。

         这一段时间,对于高培森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日子。

         那一天,高培森去QZ市办事,中午喝了酒,人就有些不清醒了,后来和王学斌的父亲产生了一点矛盾,高培森的脾气比较暴躁,所以脾气一上来,就是对王学斌的父亲动手了。

         王学斌的父亲那里是高培森的对手啊,被高培森暴打了一顿,连带着王学斌的母亲也是被高培森打了。

         高培森动手也是不知道轻重的,把王学斌的父母都的打的比较严重。

         高培森当时也是知道事情不好了,所以连忙逃走,当时就是乘坐客车赶回的金川市。

         等到他返回到金川市的时候,人终于是清醒过来,这个时候,高培森又是后怕又是后悔,他非常的后悔自己喝酒打人的事情,毕竟这件事太严重了,他几乎是不可能躲过去的。

         高培森是警察,对于办案的情况也是了解的,以他做下的案子,留下了那么多的证据,怎么可能还会找不到他了。

         所以高培森知道自己完蛋了。

         高培森当时是在犹豫,是不是要自首算了,至少自首的话,罪名是可以减轻一些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高培森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从QZ市打过来的,很明确的告诉高培森,高培森的案子,他们全部都是知道了,并且还会插手过问,对方会插手的原因,是因为和被害人的家属有仇,所以要借机报复对方。

         高培森的案子,他们是会帮忙做手脚的,高培森自己也是要做好手尾。

         什么手尾呢?当然是不在场证据了,虽然有打人的照片和影像留下,可是毕竟不是留下的身份证,高培森要是能够证明自己不在现场,那么很多事情就都可以遮掩过去了。

         高培森是警察,对于有些事情自然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有了对方的帮忙,高培森再做一些手脚,那么这个案子,想要查到高培森的身上,那就不容易了。

         在良心和自由之间,高培森选择了自由,所以他没有去警察局自首,反而是做起了安排,证明自己在打人之前,就已经是乘坐客车返回的金川市。

         他都已经是不在现场了,那么凶手,自然也就不是高培森了,那个凶手,最多也只是和高培森长的像而已。

         你不能说因为长的像凶手,他就是凶手了。

         这个社会可是要讲究证据的。

         单凭高培森这样的手段,当然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可是有了QZ市那些人的帮助之后,这个案子果然是没有查到高培森的身上。

         高培森对此又是庆幸,又是高兴。

         这几天,高培森的心情,自然也是极为放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