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养羊
         小哥布林看起来很瘦小,可是它们毕竟是非人类,和人类是不能相比的,人类做不到的事情,他们却是可以做到。

         小哥布林采集牧草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一刻钟的时间就是采集了一半人高的牧草出来。

         三只小哥布林一起采集的话,一个小时的时间,差不多就可以把这里的牧草,全部都采集下来。

         小哥布林们也终于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王学斌从领地返回肉身,脑子里却还是在想着牧草的事情。

         牧草和泪痕泉显然是并不相同的,泪痕泉可以直接使用,而牧草却是不行。

         “哦,对了。”王学斌一拍自己的大腿,他想到这些牧草该怎么用了。

         打开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翻,很快就是翻到了一个电话,直接就是拨打了过去。

         “陈叔,你家还在养黄山羊吗?”王学斌问道,陈叔本名陈大发,是老家的远房亲戚,但是关系很不错,前几年陈大发在家里养黄山羊,不知道现在还养不养。

         “没养了,都养的亏本了,养不下去了。”陈大发说道。

         王学斌一愣,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想了想,王学斌说道:“陈叔是这样的,我这里接了一笔单子,需要几只黄山羊,但是必须是要养一段时间的,嗯,就是需要养一个月的。”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出钱,陈叔你帮我养一个月的黄山羊,到时候我来取走。”

         “是这样啊,那你要养几只?”陈大发问道。

         王学斌想了想,说道:“我要养三只,陈叔你看怎么样。”

         陈大发笑着说道:“三只的话,没有问题的,那你要养什么羊,几个月大的?”

         王学斌说道:“陈叔,我们老家是不是还是黄山羊比较好?我对羊不懂,还要靠陈叔你帮忙了。”

         陈大发听到这里,就是说道:“要是没有特别的要求,那就养我们本地的黄山羊,骚味少,肉的味道好,而且还好养活,你只养一个月,太小的肯定不行,嗯,没问题的,到时候我帮你挑一挑。”

         王学斌说道:“陈叔,养羊的牧草,我会给你送过去的,另外你帮我养一个月的羊,我给你一千块钱,你看可以吗。”

         陈大发立刻就是说道:“要什么钱啊,你把我当外人啊,这钱我不能收。”

         王学斌连忙说道:“陈叔,你这钱要是不收的话,那我只能找别人了,你先别拒绝,听我说完。”

         “这养的三只羊,要是我自己吃,我肯定不会给你钱,但是这养的三只羊,是帮朋友买的,这钱也不是我给的,是他们给的,陈叔也是付出了劳动的,就应该拿钱。”

         陈大发笑着说道:“你小子,说话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行吧,就按照你说的做,对了,你们还要送什么牧草,不用了吧,我们这里满山都是草,就养三只羊,随便它们吃啊,不用另外送草过来。”

         王学斌也是笑着解释道:“陈叔是这样的,他们的那些牧草,不是一般的野草,是外国进口的牧草,听说羊吃了这种牧草,长势特别好,肉质也会特别鲜嫩,所以必须要使用这种牧草。”

         “那行,听你们的。”陈大发笑着说道。

         王学斌和陈大发又说了一些家常,这才挂了电话。

         买羊的费用,现在还不清楚,但是按照陈大发的估计,大概也就一千块钱不到的样子,具体多少,要去问过才知道。

         养羊的事情,就交给陈大发去做了,至于牧草是不是真的有效果,也要等一个月后,才会知道了。

         第二天的时候,陈大发给王学斌打了电话,三只本地黄山羊都已经买好了,找的熟人买的,花了八百多,王学斌直接就是给陈大发汇了一千八过去。

         除去汇钱,王学斌还传送了一些牧草过来,打包好了之后,通过快递给陈大发送了过去。

         这一包牧草,运费就是三十块钱,每天送一包的话,一个月的运费就是九百块钱,成本还真不低呢。

         当然了,为了测试牧草的作用,这些费用,都是值得的。

         王学斌接下来的生活,还是一成不变,每天忙着做葱油饼,快递牧草,看望父母,然后回家倒头就睡。

         时间一晃,已经是过去半个月,这一天下午,王学斌正在店里忙,意外的遇到了大学同学周艺之。

         周艺之发现王学斌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

         周艺之和王学斌是大学同学,同届不同系,但是因为两人都是青州老乡,所以在大学期间关系不错。

         王学斌在大学期间非常努力,所以每次考试的时候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得到好几次的奖学金。

         因为这个原因,王学斌在大学期间,也是小有名气,不少人都是认为王学斌未来的成就,肯定不小。

         在周艺之的印象中,王学斌在大学毕业后,应该是去做白领,坐办公室,在舒适的环境里,安心的工作。

         可是现实中的情况,却是颠覆了周艺之的想法。

         王学斌没有去做白领,回老家卖葱油饼了。

         “王学斌,你这是……”周艺之迟疑的问道。

         正在做葱油饼的王学斌,骤然看见自己的大学同学出现在面前,也是难得的脸色一红,有些窘迫的说道:“哦,我父母身体不好,在住院,我过来帮忙一下。”

         说完之后,王学斌却是有些后悔,其实,做葱油饼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靠自己的劳动赚钱,不丢人。

         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说自己在做葱油饼的生意,而之前的解释,却是等于掩饰,反而不好了。

         说到底,王学斌也只是一个才出大学校门的大学生,心智不够坚定,脸皮也不够厚。

         在一些事情上,还是有些放不开。

         周艺之已经是看出王学斌的窘迫,所以也没有继续追问,但是他脸上的神色,却是从一开始的惊讶,变得多起了一丝自傲。

         在学校的时候,周艺之的成绩是比不上王学斌的,可是现在,周艺之却是自觉比王学斌高上一等。

         周艺之大学毕业后,在舅舅的介绍下,进入青州的一家颇有实力的公司工作,他现在已经是这家公司的正式职工,工作轻松,待遇好,而且还有上升空间,可以说是前途远大。

         比起王学斌在街头卖葱油饼,他自然是要高人一等的了。

         别说卖小吃赚钱,赚钱是有一些的,但是肯定很辛苦,整天和油烟打交道,对健康的威胁也很大,哪里能够和白领相比啊。

         想到这里,周艺之更是感觉自己比王学斌要了不起了。

         因为是大学同学,所以王小明没收钱,送了一只葱油饼给周艺之,周艺之道了谢,就从人群里挤出来了。

         走到门口,周艺之想了想,拿起手机,对着小吃店拍了几张照片。

         他和王学斌没仇,但是看见王学斌落魄了,却是感觉很有意思,忍不住就是拍了照片,把这件事在同学群里发布出来了。

         “你们知道啊,计算机系的那个王学斌,现在卖葱油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