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坦然面对
         王学斌在大学期间也是小有名气,尤其校花董雪和王学斌同班,两人之间又有些小暧昧,所以知道王学斌的人,不在少数。

         等到周艺之把王学斌卖葱油饼的消息在大学同学群内一说,还配合上几张照片,王学斌卖葱油饼的消息,立刻就在这一届的同学之中传播出去了。

         不说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但是短短时间内,至少也是有近半的同届同学都已经是知道,王学斌卖在卖葱油饼。

         而伴随着王学斌卖葱油饼的事件的扩散,当初楚文候扬言要把王学斌“赶尽杀绝”的消息也是被人翻了出来,两个消息一结合,事情也就清楚了。

         王学斌这是被楚文候给整了,在江州市待不下去,只能是回老家卖葱油饼了。

         有一些人同情王学斌的遭遇,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楚文候更加的敬畏、仰慕。

         在大学时代,他们对权力的威力并没有太大的体会,等到他们现在已经是步入社会,这才是深深的体会到权利的威严。

         晚上,王学斌接到了几个要好同学的电话,这才算是知道,自己做葱油饼的消息已经是被大学同学知道了。

         王学斌的面色变了,先是很难看,但是渐渐的,王学斌出了一口气,反而是坦然了下来。

         做葱油饼有什么不好的吗?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不好,不偷不抢,没有伤天害理,都是靠自己的劳动在赚钱,除了辛苦一些,面子丢了一些,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是的,就是会丢一些面子,但是面子值几个钱?

         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这才叫真正的丢面子。

         王学斌推开窗户,默默的看着窗外安静的夜空,一刻钟后,王学斌的情绪已经是稳定下来。

         王学斌拿起手机,登陆了同学群,很坦然的说道:“群里很热闹啊,都在说我的事,看来大家都很关心我啊,感觉很荣幸。”

         “刚才有同学在问,我是不是在做葱油饼,是的,没错,我是在做葱油饼。”

         “我父母都是做葱油饼的,他们就是靠做葱油饼,把我养大,送我上大学,我现在也做葱油饼,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我家葱油饼的味道,相当不错的,你们以后要是有机会来QZ市,一定要来我家吃葱油饼。”

         “学斌,你真的做葱油饼去了?”一名叫丁玲的女同学问道。

         王学斌回复道:“是啊,我在家里卖葱油饼呢。”

         群里静了一下,有一分钟没有人发消息。

         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安慰?鼓励?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反而是王学斌发了一个笑脸,然后写道:“我和你们多说了,今天工作很辛苦,现在很累,我睡觉去了,晚安。”

         王学斌也是实话实话,一天工作下来,是非常辛苦的,他现在睡意就特别浓,一碰枕头就睡着,也实在是懒得和同学们多说什么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等到王学斌一下线,群里立刻就是炸开了锅。

         王学斌下了线,就是准备睡觉,至于他的那些同学们,知道他在卖葱油饼是会怎么想的,其实和他有个毛线的关系。

         嘴长在别人的脸上,想怎么说,由他们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再次响了。

         王学斌一看电话号码,却是愣了一下,电话是董雪打来的。

         董雪是他们这一届的校花,也是同班同学,王学斌会被楚文候针对,也是因为和董雪在毕业舞会上,跳了一支舞,而引起的。

         毕业后,这是董雪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王学斌,我是董雪。”

         电话接通,董雪那好听的清脆的声音,透过电话传递到了王学斌的耳朵里,王学斌听着声音,脑子里立刻就是浮现起了一张绝美的面容。

         对于董雪,他自然也有过爱慕之心,只是王学斌有自知之明,从来都没有把这份感情表现出来过。

         “你好董雪,我是王学斌。”王学斌温和的说道,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对不起王学斌,是我害了你,我没想到楚文候是这样的人,这段时间,我去了澳洲,前天才回来的,你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

         董雪并没有说谎,因为她在毕业之后,就进入自家的企业工作,去澳洲忙了好几个月,最近才回来的。

         顿了顿,董雪继续说道:“我已经去见过楚文候了,他以后不会再针对你了,对了,我们飞海集团正好要招收一批员工,你有没有兴趣来工作。”

         以董雪的身份地位,她说有工作,那么只要王学斌投了简历,就肯定是可以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的。

         如果是在得到领地之前,王学斌或许真的就会接受董雪的好意,进入董雪家族的企业工作,但是现在,这份工作对王学斌已经是没有吸引力了。

         因为王学斌有着自己的事业,要去开阔。

         王学斌笑了笑,说道:“董雪,谢谢你,不过,我父母最近身体不好,我想在家照顾他们,而且我也有自己的事业要做,所以对不起,我不能去你们公司工作了。”

         董雪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王学斌是会这样的回答。

         董雪实际上已经是知道王学斌在卖葱油饼的事情,这个消息,在同学群里都传播开了,她知道也是知道的。

         在董雪看来,王学斌是被自己连累到了,才会找不到工作,最终只能是卖葱油饼为生。

         做葱油饼又不是什么好工作,又辛苦又赚不到多少钱。

         自己出面,帮助王学斌找到一份好工作,对于王学斌的将来,肯定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

         王学斌绝对是没有拒绝的道理的。

         要知道,飞海集团可是资产过百亿美元的大型公司,员工的待遇好,还有升职空间,将来的前途,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哪里是区区做葱油饼的下等工作,能够相比的。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学斌拒绝了她的提议。

         董雪的心里,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王学斌这是在和自己在赌气?”董雪在心里暗暗想到。

         董雪又哪里知道,王学斌的野心,绝对不是她能想象的,区区的一名公司职员,他根本就看不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