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夫妻相
         秦师傅这里少有来客,今天遇到王学斌他们,所以谈性很浓。

         秦师傅看起来才六十几岁,但是实际上已经八十多,要不是秦师傅说起,王学斌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一点。

         这也就难怪,秦师傅会说自己和王学斌的爷爷是一辈的。

         下雨天无法下山,王学斌他们自然也是乐意听秦师傅说话,而且秦师傅说起自己年轻时候遇到的一些趣事,也是让王学斌他们这些年轻人,听得津津有味。

         一王学斌他们这才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经历非常丰富,不仅出过家当过和尚,学过看相算命,还当过兵打过仗。

         趁着一个小故事结束,李飞燕忍不住问道:“秦师傅,你会算命,能不能给我算算?”

         年轻的女孩子对算命这种事情都是非常的感兴趣的,虽然他们并不完全想象。

         秦师傅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可以啊,不过命运这个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要是说的不准,你就当一乐事。”

         李飞燕高兴的说道:“没关系的秦师傅,你随便来。”

         秦师傅点点头,朝着李飞燕看过去,看了一会,说道:“从你的面相上来看,你出身一般,家无余财,但是父母双全,姐妹成群,你家里有三姐妹,你是不是家里最小的?”

         李飞燕被吓了一跳,吃惊的说道:“神了啊,秦师傅你说的都对。”

         “秦师傅你看的也太准了。”李飞燕突然有些扭捏起来,问道:“秦师傅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姻缘啊。”

         听到李飞燕这样说,赵秋雨几人顿时都是发出怪叫声,在旁边起哄。

         只听秦师傅说道:“你的姻缘我也看了,我说的话,不太好听,你多见谅,依照我来看,你的姻缘多有波折,三十岁前最好的不要谈恋爱的,就算是遇上喜欢的人,也是遇人不淑,三十岁后,属于你的姻缘才会到来。”

         一听这话,李飞燕的脸色都是垮下来了。

         秦师傅自个却是笑了起来,说道:“小姑娘,你也不要把我的话,听的太过在意,命运最难捉摸,有些人有长命的相,但是也有可能,会英年早逝,这样的事情,我也是见得多了,所以我是姑且说之,你也就姑且听之。”

         秦师傅活了几十年,什么事情都看开了,他对自己看相的本事是有信心的,但是李飞燕的情况,并不是什么凶险的事情,就算是姻缘波折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自己都已经说清楚了,可是李飞燕还要一脚往里踩,谁也没办法。

         秦师傅也不想得罪人,所以说些好话,事情也就过去了。

         听了秦师傅后面的话,李飞燕的脸色立刻又是好看了许多。

         这也就难怪,大部分的看相算命的人,都是只说好话不说恶语,实在是顾客都是要听好话的,说了坏话,顾客不高兴,自己也赚不到钱。

         秦师傅这个时候,却是朝着王学斌看去,冷不丁的说道:“孩子,你最近是不是走了好运了?”

         王学斌愣了一下,心里有些吃惊,不动声色的反问道:“秦师傅,这有什么说法吗?”

         秦师傅点点头说道:“按照你的面相来说,你属于中人之姿,小康之家,一生平安,少磨难,在芸芸众生之中并不起眼。”

         “可是我看你的气运,在不久之前却是突然转折,依我看来你这是走了好运,从此之后,你的命运却是贵不可言。”

         秦师傅突然朝着徐晚晴和赵秋雨看了看,说道:“还有一句,不知道当不当说。”

         王学斌笑着说道:“秦师傅你说吧,我承受的住。”

         秦师傅笑了一下,慢吞吞的说道:“我看你桃花运很旺,女人会很多,我看你们俩,就有夫妻相。”

         最后说的夫妻相,秦师傅是指着赵秋雨和王学斌说的。

         赵秋雨被说的傻掉了。

         赵秋雨目瞪口呆的说道:“秦师傅你没开玩笑吧,我和王学斌有夫妻相?”

         李飞燕听了这话立刻就是哈哈大笑起来,杨豪安他们的脸色却是显得很难看了,杨豪安几人可是在追求赵秋雨的。

         秦师傅点点头,又指着徐晚晴和王学斌说道:“你们俩也有夫妻相。”

         全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李飞燕的笑声也被卡在咽喉里。

         苏源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这死老头,诚心更我作对是吧?”

         徐晚晴瞪了王学斌一眼,脸上有些怒意。

         王学斌被吓了一跳,这种话也是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说的?这不是坑自己吗?

         王学斌可不认识,自己和徐晚晴有什么夫妻相,即便是自己和徐晚晴亲过嘴了,王学斌还是认为自己和徐晚晴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大。

         秦师傅似乎是没有看出现场的诡异,依然还是说道:“老头子我不会看错的,你们两个女孩子真的和他有夫妻相,夫妻相不是说你们长得像,而是说你们的面相上有姻缘牵连。”

         苏源毫不客气的说道:“秦师傅,现在是现代社会,都是讲究一夫一妻的,你说晚晴两人和王学斌有夫妻相,那完全是胡说八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师傅说道:“我也不懂,为什么会如此,可是从面相上来说,他们三人就真的是有夫妻相的。”

         秦师傅突然笑了起来,自嘲的笑道:“算了算了,就当是老头子我老糊涂了,看错了相,我刚才那些话,都是胡说八道。”

         苏源点点头说道:“秦师傅你这话就说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胡说八道,是你看错了。”

         秦师傅朝外庙外看去,冷不丁的说道:“雨停了啊,你们要不要下山了?”

         李飞燕飞快的说道:“雨真的停了,我们赶紧下山吧,我身上难受死了。”

         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自然是不舒服的,也都着急下山。

         秦师傅又冷不丁的说道:“对了,你是叫苏源吧,我看你身上有桃花劫,你要小心女人,在女人的事情上也要有节制。”

         苏源的脸色又是一黑,是在把他往死里坑啊。

         王学斌是桃花运,到了他的身上,就变成桃花劫,还说什么在女人的事情上要节制,这话落到徐晚晴的耳朵里,算是几个意思啊。

         这摆明了是在坑他啊。

         “死老头,你坑我。”苏源在心里大骂,要不是同学在场,秦师傅又是一个老头子,他绝对会把秦师傅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