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真实目的
         心里郁闷啊,王学斌又是喝了一杯酒,这才说道:“赵科长,我在这里说句明白话,我知道,我肯定是得罪人了,但是我不知道,我得罪谁了,我不求别的,就求你一句话,告诉我,我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我这里还有没有解除误会的机会。”

         赵鹏真原本板着的脸色,听了这话,也是缓和了下来,他轻轻的拍了拍装钱的皮包,慢声说道:“小王啊,看你也是一个明白人,做事也爽快,那我也就指点你两句。”

         “我们市局的财政局周局长的公子是个本事的人,你可以去找周公子试试看,没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赵鹏真这话说的已经是很明白了,要他来针对王学斌的人,正是财政局周局长的儿子。

         王学斌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一拍自己的大腿,说道:“原来是周少啊,我听说过周少的本事,不过我和周少没接触过。”

         王学斌朝着赵鹏真看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赵科长,你看能不能给周少打个电话,我就问一句,有没有和解的机会?”

         赵鹏真犹豫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皮包,心里想着王学斌出的价钱也算不低,而且也只是问一句而已,也不算大事,就点了点头。

         “赵科长,谢谢了。”王学斌连忙说道。

         赵鹏真拿起电话,眼睛朝着王学斌看去。

         王学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就是醒悟过来,连忙说道:“赵科长,我先去下卫生间。”

         赵鹏真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王学斌回避一下,他要给周少打电话了。

         王学斌快步走出包厢,去了卫生间。

         包厢里,赵鹏真给周少打了电话,电话接通,赵鹏真原本呆板的表情立刻就是变得生动起来,带着一丝献媚的说道:“周少,我是赵鹏真。”

         “是这样的周少,你让我查封的小吃店的老板王学斌今晚请我吃饭了,他找我打听了一下,想要走我的门路疏通一下关系,看情况他还是想要自己的生意继续做下去,我现在还没答复他,周少你看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是继续查封,还是做做他的工作?”

         电话里传来周少哈哈大笑的说话声:“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那小子得罪人了,我也就是一个跑腿的,这件事找我说也没用,你可以点点他,看他上不上道,当然你可以试试敲打一下,看看不能多弄点油水出来,反正他也是个没背景的,怎么玩都没问题,行了,就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忙。”

         电话里还有女子的嬉笑声,显得非常热闹,可见周少是真的有事情要忙。

         赵鹏真也是跟着笑了笑,说道:“这样的话,我就知道怎么做了,那周少,我们下回聊。”

         “行,老赵,你这次做的不错。”

         电话挂断,赵鹏真满足的喝了一口酒,周少最后的那句话,让他感觉浑身舒坦。

         周少的父亲,在市里属于实权派,他走上了周少的门路,以后的仕途,可就有的期待了。

         虽然电话是打完了,但是周少的话,还在他的脑子里转了几个圈,心里有了主意,这才给王学斌打了电话。

         王学斌开门进来,立刻就是一脸着急的问道:“赵科长,周少怎么样?”

         赵鹏真慢条斯理的说道:“周少说了,你这是得罪人了,所以才有人整你,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如果你能拿出十万块钱来,周少就帮你把事情摆平了。”

         周少刚才把话说的很清楚,这件事是解决不了,没听到周少都是说了,周少也只是跑腿的,可想而知,王学斌得罪的人,层次有多么高。

         王学斌想要把这件事解决掉,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是赵鹏真也想捞上一把,要是能够从王学斌身上,再弄到十万块钱,也是一件好事情。

         至于拿钱不办事,却也影响不大,毕竟王学斌无权无势,草民一个,他说的话,谁会相信啊。

         而从王学斌能够拿出两万块钱给自己的情况来看,再让王学斌拿出十万块钱,应该也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个思路,所以赵鹏真认为,自己可以从王学斌的身上,继续拿到十万块钱。

         王学斌的笑容呆了一下,一脸苦恼的说道:“还要十万块?家里没存款了,那要卖房子才行啊?”

         王学斌叹了一口气,对赵鹏真说道:“赵科长,我是拿不出钱了,看来这件事是没有办法了,算了算了,这生意,我不做了,我有朋友在两广那边做事情,过段时间,我去两广发展去了,这里的生意我就不做了。”

         这下轮到赵鹏真呆了一下,他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心里后悔啊,早知道不说十万了,可以说五万啊,就算是两万三万,也可以啊,反正是白拿的钱。

         可是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不好往下接啊。

         王学斌要是继续还在当地做生意,他是可以继续整的,他们整人的门路多的是,可是王学斌不做生意了,都要离开当地了,那么他们就拿王学斌没有办法了。

         就算是想要拿捏王学斌,也是无处下手。

         知道王学斌的打算之后,赵鹏真也没有继续和王小明说话的兴趣,又喝了两杯酒,就半醉的离开了。

         当然了,走的时候,那只装着两万块钱的皮包,是肯定要带走的。

         王学斌把赵鹏真送出酒店,自己返回到了包厢内。

         把包厢大门关上,王学斌从对面的柜子顶上,拿下来一只小巧的摄像机。

         这只摄像机是为了今晚的行动,特地在网上买的。

         观看了一下视频回放,王学斌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这些家伙,真TMD,够混蛋的啊。

         这份视频的内容有些意思,但是王学斌也知道,这样的内容,是动不了对方的,不过,有这样的一张底牌,也是好事情,更何况,还是通过视频,真正的确定,这件事就是周少在搞的鬼。

         今晚,王学斌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来和解的。

         王学斌有三个目的,一个是确定幕后黑手是谁。

         第二是要释放假消息,什么生意不做了,人要离开了,都是假象,他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打算。

         第三……王学斌走到窗户口,朝着窗户外看过去,从这里,可以看见酒店门口,围了一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