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赵鹏真之伤
         三分钟后,王学斌从酒楼内走出来。

         在酒楼门口,还围着一圈的人,王学斌隐约听见人群里传出来有人被刺伤的说话声。

         王学斌和周围的路人一样,带着一脸的好奇,朝着人群里挤。

         到了人群内,王学斌已经是看见了倒地的一名男子,男子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身下有一滩的鲜血。

         王学斌已经认出对方的身份,正是赵鹏真。

         王学斌立刻一脸吃惊的叫道:“赵科长?”

         赵鹏真对于王学斌的呼叫没有反应,只是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王学斌检查了一下赵鹏真的情况,发现赵鹏真是腹部受伤,另外左脚上也被切了一道口子,鲜血从左脚和腹部流了出来。

         王小明一边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一边用手按住赵鹏真脚上的伤口,脚上的伤口不大,可是一直流血,也是会有死亡的危险,赵鹏真要受惩罚,但是罪不至死。

         打完急救电话,又报了警,说明了情况。

         救护车先一步到来,来临的医生护士为赵鹏真做了紧急处理,然后带着赵鹏真上了救护车,王学斌跟着一起去了。

         救护车内,王学斌看着昏迷不醒的赵鹏真,眼里透出一丝冷意。

         时间倒退回十分钟前,赵鹏真半醉着从酒楼内走出来,走到酒店大门口的时候,三名小孩子从旁边的巷子里跑出来。

         半醉的赵鹏真意识已经没有那么清楚,三名小孩子从他的身边跑过,他的反应也变得有些迟钝。

         就是在这个时候,三名小孩掏出刀子,朝着赵鹏真的身上刺了过去,第一刀刺脚,第二刀刺在肚子上。

         赵鹏真大叫一声,就是无力的摔倒在地,两名小孩抓住他,另外一名小孩抢走了皮包,三名小孩快速的从出来的小巷子里跑的不见的人影了。

         德月楼是几十年的老字号了,所在城区也是比较老,旁边还是一条以前留下的小巷,小巷里黑乎乎的,连路灯都没有。

         周围的路人发现赵鹏真的惨叫,连忙冲过来的时候,三名小孩子早就跑的没有影子了。

         不少路人实际上都是看见了事发过程,但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他们都是来不及做反应。

         王学斌刚才也从围观路人的嘴里,问到了事发经过。

         实际上,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学斌安排好的,他知道德月楼旁边有一条小巷子,所以他选择了德月楼。

         而动手的三个小孩子,就是王学斌召唤出来的小哥布林,王小明在出发之前,给他们穿了童装,带了鸭舌帽和口罩,在夜色下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三名小孩子。

         童装是在夜市上买的,刀子也是在夜市上买的,几乎找不到王学斌留下的痕迹。

         周少是主谋,赵鹏真动的手,这两个人,王学斌一个都不会放过,只不过现在找不到对周少下手的机会,所以就先对赵鹏真动手。

         赵鹏真动用权利,查封王学斌的店面,王学斌动用暴力刺伤赵鹏真的身体。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王学斌把自己代入角色中,完全忘记掉是自己动的手,表现的就好像是赵鹏真的朋友。

         当然,不是那种亲近的朋友,略带关心,但是不热情,有些事情不能做的过了。

         到了医院,因为是重症,所以赵鹏真走的绿色通道,无需办理手续就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抢救去了。

         王学斌在走廊外等着,手里拿着赵鹏真的手机,给赵鹏真的家里人一一打了电话。

         赵鹏真的手机里,有他的家人的电话号码。

         王学斌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在警察打来的,之前王学斌打电话报的警,所以警察把电话打到了他这里来。

         王学斌说了医院的名字,就等着警察的到来。

         持刀抢劫,而且还伤了人,案子已经是比较大了,所以警察来的比较快。

         王学斌跟着警察做了笔录,老老实实的把话说清楚,当然了,包厢里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在王学斌的口中,事情很简单,就是自己请客吃饭,吃完饭,赵鹏真出门的时候遭遇到了抢劫,是被三名小孩子抢劫的,赵鹏真还为此被刺伤了。

         王学斌显得很轻松,因为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

         三只小哥布林从小巷里的另外一头离开,已经是把衣服和钱都处理好了,然后返回到了领地内。

         凶手都已经消失了,这个案子,也就是无头公案,破不了的。

         做好笔录,只留下一名警察在现场,其余的警察就先离开了,他们应该是去现场做调查去了。

         片刻后,赵鹏真的家人过来了,一大家子过来,到了医院就是哭哭啼啼的。

         王学斌迎了上去,做了自我介绍,也做了说明,告诉他们一家子,赵鹏真的情况还算不错,刚才已经有医生出来说过了,虽然还在抢救中,但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赵鹏真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王学斌没有立刻走,一直等在这里。

         两个小时后,赵鹏真从急救室出来,因为打了麻药,他现在还在昏迷中,但是医生告诉众人,赵鹏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赵鹏真的家人,这才彻底安心下来。

         在赵鹏真家人的感谢声中,王学斌从医院离开。

         走出医院,王学斌这才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今晚的行动,他给自己打了九分,扣一分,是怕自己太骄傲。

         从医院里出来,步行一刻钟,路过一座草丛,王学斌看着四周没人,走进草丛里,从其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两万块钱。

         给赵鹏真的两万块钱,又拿回来了。

         收好钱,王学斌快步离开。

         今晚的事情,爽是很爽,但是说实在话,并没有太大的成就感,也没有太过开心。

         对付赵鹏真这样的人,都要用这样低劣的手段,实际上也是说明王学斌的无用。

         王学斌要是真的有权有势,一句话就可以扒了赵鹏真身上的那层官皮,那才叫真正的爽啊。

         现在这样的行动,不过是无奈之举,也是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王学斌同样也是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样的手段,能不用,就不要用。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样的手段用多了,总有一天,会把自己陷进去。

         而且任何一名成功者,也绝对不是依靠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而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