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章 命运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二代们的智商和手段,并不是所有的二代都是脑残。

         在要整治王成之初,楚文候的狗腿子郑少就已经是把孙海收买了,孙海这才会主动和王成亲近,并且还和王学斌合租房子,王学斌的一举一动,可都是在孙海的监视之下的。

         王学斌每次找到工作,也都是孙海做的汇报,所以才会让王学斌工作不久,就被人辞退掉。

         楚文候就算是能量大,但是也不可能把这件事放在明面上操作,不可能去通知全市的所有的企业,说要封杀王学斌。

         这样的事情是不现实的。

         所以必须是要等到王学斌找到工作,再针对性的进行处理。

         而在这个时候,孙海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正是有了孙海的通风报信,每次王学斌找到工作,孙海就会通知过去,对方再去一运作,王学斌也就被辞退掉了。

         孙海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郑少一群人,正在包厢里喝酒消遣。

         郑少名叫郑兴龙,家里是做生意的,手里有余钱,也是楚文候的头号手下。

         挂了电话,郑兴龙转过头,立刻对一名居中而坐的年轻人笑着说道:“文候,是孙海那小子打来的电话,王学斌扛不住了,已经收拾包袱滚回老家去了。”

         和楚文候亲近的人,都是叫他文候,楚文候对于这个称呼也是非常的喜欢,有种做侯爷的感觉。

         楚文候长的一表人才,身高一米七五,体格挺拔,面容英俊,和大明星吴彦祖有七分相似,再加上自身的背景,对于女人的杀伤力还是非常巨大的,在大学时代,就是女友不断。

         郑兴龙说话的时候,楚文候喝了一口红酒,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显得很是自信。

         打压王学斌,对于楚文候来说是出一口气,也是玩一场游戏,看着王学斌倒霉,他当然是感觉很爽,也很得意,但是也就这样而已了。

         虽然对于这件事他很得意,可是说实在话,对于打压王学斌,他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主要是王学斌太弱了。

         楚文候等于是八十级的大号,王学斌等于是十级新人,楚文候可以秒杀王学斌,全方面的秒杀,还把王学斌杀的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但是这样的胜利,终究是没有成就感的。

         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杀boss才有成就感,杀小怪没兴趣,对楚文候来说王学斌就是一只小怪而已。

         郑兴龙一看楚文候的表情,也就知道楚文候的意思,也就住口不说了。

         旁边的另外一名青年,却是没有这样的眼色,听了孙海的话,就是说道:“王学斌这小子胆子太大,连董雪也敢泡,我们就这样放过他,是不是太便宜他了?要不要再整整?”

         说话的同时,却是朝着楚文候看过去。

         楚文候没有说话,只是小口的喝着酒。

         没反对,有时候也是自己态度的表现,这就是默认啊。

         说话的青年心里有数了,就笑着说道:“我听说王学斌的老家是青州的,我堂哥一家就在青州任职,我打一个招呼,就可以再整整王学斌。”

         楚文候这个时候才朝着青年看去,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手指虚点了两下,说道:“你小子啊。”

         说话的青年,名叫周成,是最近才进入他们圈子里的新人,周成那么积极的要整治王学斌,是为了什么,楚文候自然是知道的,这是要拉近和自己的关系啊。

         王学斌得罪了楚文候,周成卖力的去整治王学斌,自然是可以拉近两人的关系。

         整治王学斌对于楚文候来说,属于可做可不做,可是周成那么“热心肠”,楚文候就不好打击对方的积极性了,但是他也不能装糊涂,所以虚点了一下手指,算是敲打一下,但是这个动作也可以看成是一种鼓励,就看周成是怎么理解了。

         周成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脸上却是十分开心的说道:“楚少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肯定处理的妥妥当当,王学斌敢得罪楚少,那是他脑子进水了,得让他清醒清醒,让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这样的小**,可以得罪的。”

         周成和楚文候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好,所以只能是叫楚少,而不是叫文候。

         楚文候喝了一口红酒,没说行,也没有说不行,但是他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了。

         周成心里也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也可以看成,这就是他的投名状。

         几个人谈笑间就是决定了王学斌的命运,至于王学斌的想法,谁会去管?

         委屈吗?愤怒吗?仇恨吗?

         恨啊,可是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又有什么办法,他们有着的是手段合理合法的整治你,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是楚文候他们绝对想不到,王学斌现在的遭遇,他们未来的命运,也已经被改变了。

         ……

         六个小时后,王学斌从青州车站里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人民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一打听,就找到了病房,也看见了父母。

         母亲刘桂香伤的轻一些,现在已经醒了,手上缠着绷带,正在低声垂泪,父亲王德成伤势重一些,浑身都被包裹起来,尤其是头部包裹的特别厚,人躺在病床上,还在昏迷不醒。

         李阿姨正在病房里照顾着两个人。

         王家的老家并不是青州本地,在本地也没有亲戚,所以王学斌才会让李阿姨过来帮忙照顾一下。

         “学斌,你可来了。”李阿姨看见王学斌站在门口,立刻就激动的叫了起来。

         李阿姨的眼睛也是红红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李阿姨,谢谢你了。”

         王学斌冲着李阿姨说了一句,又看着病床上的父母,眼泪也是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爸,妈,我来了。”王学斌跑到病床边,低声的叫道。

         刘桂香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看着儿子过来,拉着儿子的手,泣不成声。

         “妈,别怕,儿子在呢。”

         王学斌没有说什么别的安慰的话,只是抱着母亲,让母亲发泄一下,有些情绪发泄出来了,对身体反而是好事情。

         抱着痛哭不止的母亲,王学斌咬紧牙关,心里有一座火山即将爆发。

         片刻后,母亲的哭声变小了,王学斌这才问道:“妈,爸的伤势怎么样了,你和爸,又是被谁打的。”

         刘桂香的情绪已经是稳定下来,这才说道:“你爸的命是被救回来了,但是他什么时候会醒,那就不知道了,医生说,还要继续观察。”

         顿了顿,刘桂香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