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章 生命曼陀罗花
         王学斌立刻就是问道:“露娜,你真的有办法可以救我父亲?”

         露娜神色一整,严肃的说道:“我虽然有办法救人,但是我的办法,对你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情。”

         顿了顿,露娜说道:“这件事还要从我身上说起,我的本体,是生命曼陀罗花,我有一项天赋本领,我能够将生命进行转化,我可以把你的生命力,转化为一朵生命曼陀罗花,只要你父亲吞下了这朵生命曼陀罗花,你父亲身上的伤势,自然也就会治愈。”

         “用我的命,去换我父亲的命?”王学斌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神色犹豫不决,任何人遇到这样的选择,恐怕也都是会犹豫不决的。

         只是露娜却是说道:“不,并不需要你的生命,你的父亲只是受伤,而不是死亡,我只需要从你的身上抽取十年的寿命,用这十年的寿命,就足够转化一朵生命曼陀罗花,这一朵生命曼陀罗花足够救治你父亲的伤势。”

         “至于你消耗的寿命,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至于以后,也是有办法可以进行改变的,据我所知,在领地内是有增加寿命的宝物的,只要你以后提升领地的范围,还是有机会能够得到增加寿命的宝物。”

         “十年的寿命,这就没有问题了。”王学斌轻出一口气,不再犹豫了。

         用自己十年的寿命,能够救治重伤的父亲,这一点代价,完全在王学斌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王学斌也就不用犹豫不决。

         露娜郑重的问道:“领主大人,您有决定了吗,您必须要考虑清楚,因为我的力量,是不可逆转的。用您的生命力转化的生命曼陀罗花,是无法使用在您自己的身上的。”

         “所以,您一定要郑重考虑清楚。”

         王学斌却是一挥手,断然说道:“不用说了,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抽取我的生命吧。”

         露娜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您的愿望,就是我的使命,我接受命令,那么您现在请在地上躺好,抽离寿命的过程会比较缓慢,但是却可以保证,您在过程中,不会经历太多的痛苦。”

         王学斌点点头,按照露娜的说法,在草地上躺了下来。

         露娜开始施法,一根根的蔓藤从王学斌身下的草地内破土而出,将王学斌包裹起来,蔓藤上有尖刺,已经是刺穿了王学斌的肌肤,不过,好在露娜没有说谎,虽然是刺穿了肌肤,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疼痛的感觉,只是感觉浑身都是麻木的。

         实际上,露娜抽取生命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露娜拥有强大的攻击能力,可以瞬间把王学斌吸成干尸,只不过王学斌是领地的领主,露娜是不会伤害王学斌的。

         露娜缓慢的抽取王学斌的寿命,尽可能的不让王学斌感觉到多少痛苦。

         这一过程也比较缓慢,维持了一个夜晚的时间,这才算是完成了。

         在此过程中,王学斌的脑子昏昏沉沉的,进入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等到施法结束的时候,王学斌并没有感觉时间过去太久。

         王学斌喝了一口泪痕泉的泉水,冰冷的泉水,让他的大脑复苏清醒。

         他抬起头,看着露娜正在施法。

         在露娜的头上,有着不少的花骨朵,其中的一朵花骨朵,此刻却是在绽放光明,可以看见一丝丝的金光,正在不断的被注入到这朵花骨朵内,而随着金光的注入,花骨朵正在打开绽放。

         片刻后,这朵花骨朵彻底的绽放开了。

         花骨朵上的金光,也是彻底收敛起来,这就使得整朵花骨朵,看起来显得有些普通,虽然这朵花看起来很漂亮,可是和普通的花朵,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露娜伸手从自己的头上,把这朵花摘了下来,朝着王学斌递了过去。

         王学斌伸手接过花,仔细观看了一下,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但是他相信露娜说的话,露娜没有理由会欺骗自己。

         王学斌看着露娜,问道:“这朵花要怎么使用?”

         露娜说道:“实际上,这花朵怎么用都是可以的,直接吃下去也行,不过,既然您的父亲是脑部受伤的,那么把这朵生命曼陀罗花放在您父亲的额头上,生命曼陀罗花自然是会发挥效用的。”

         王学斌听到这里,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试试,不过这朵生命曼陀罗花他是无法带走的,他必须要先返回到自己的肉身上,才能通过祭坛,把生命曼陀罗花传送过去。

         王学斌将花还给露娜,做了交待之后,自己就传送离开,转瞬间,王学斌返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上。

         返回到肉身上的王学斌,却是感觉到了一阵的虚弱,要不是躺在躺椅上,他现在多半都是会软倒在地。

         王学斌苦笑一声,知道这就是自己支付的代价,十年的寿命被抽离走,对于王学斌的身体还是会造成影响。

         不过,这种影响,并不会那么大,王学斌躺在躺椅上休息了半小时,体力渐渐的就是恢复过来了。

         王小明起床,看了一眼父母,发现父母都还在熟睡中,窗外的夜空,已经是放光看,眼看着就要大亮。

         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

         王学斌伸出手,启动传送,已经被放在祭坛上的生命曼陀罗花,立刻就是被传送过来,安稳的落到了王学斌的手掌心。

         王学斌小心翼翼的抬着这朵生命曼陀罗花,将生命曼陀罗花放置在了父亲的额头上。

         王学斌死死的盯着,父亲额头上的生命曼陀罗花,等待着它会做出反应,在等待的过程中,时间在这一刻过的尤其缓慢,王学斌的心里,逐渐的烦躁起来。

         难道没有用?

         可是实际上,时间还没有过半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从生命曼陀罗花上出现,金光扭曲着进入父亲的额头,而伴随着金光的出现,生命曼陀罗花却是越来越淡,最终生命曼陀罗花彻底消失。

         王学斌发现,父亲苍白的脸色已经是变得红润起来,只不过,父亲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王学斌已经是相信了生命曼陀罗花的作用,父亲还没清醒过来,多半是因为生命力还在发挥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王德成的眼皮子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的睁开一道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