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章 证物房失火
         王学斌疑惑的问道:“以我现在的状态,也可以喝水尝味道?”

         露娜笑着点头说道:“是可以的。”

         王学斌点点头,说道:“那我来试试。”

         王学斌走过去,用手挖了一勺水出来,轻轻的品尝了一口。

         这泉水带着咸味,但是和盐水又并不相同,咸中带着一股甘甜,让人回味无穷。

         “很好喝。”王学斌说道。

         王学斌想了想,又问道:“是不是因为这口泉水是咸味的,像眼泪的味道,所以才叫泪痕泉?”

         露娜笑着说道:“不错,就是因为它像眼泪的味道,所以才会叫泪痕泉。”

         王学斌点点头,又喝了一口泉水,却不解的问道:“这口泉水的味道还可以,但是说它是宝物,就有些过了吧?”

         露娜解释道:“泪痕泉饮用的味道只能算是一般,说它是宝物,是因为泪痕泉加入到食物中进行烹饪,可以让食物的味道变得更加鲜美可口,这才是泪痕泉真正宝贵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王学斌听的眼睛一亮,如果泪痕泉真的能够增加食物的味道,那泪痕泉的价值就不可估量了。

         露娜紧跟着说道:“但是领主大人,您现在还不能高兴的太早,因为泪痕泉在你所在的世界,究竟是会产生什么效果,却还是未知的,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带一些泪痕泉出去,只有使用过之后,才能知道泪痕泉在您所在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效果。”

         王学斌朝着露娜看去,问道:“这些泉水要怎么带出去?”

         露娜说道:“可以通过祭坛传送出去,您用这个装一些泉水,送到祭坛上,等到您回去了,您就可以控制祭坛进行传送了。”

         露娜说话的时候,双手举起,一朵巴掌大的花骨朵,从她的手上出现,花骨朵的中间的中空的,可以用来盛放泉水。

         王学斌按照露娜所说,用花骨朵装了一些泉水,然后把装满泉水的花骨朵,放到了祭坛上。

         至于回去的办法,王学斌却是知道的,只要王学斌自己愿意,他随时都可以回去。

         “回去。”王学斌在心里默默的说道,随后光芒一闪,王学斌在原地消失。

         在短暂的一秒钟的失重状态之后,王学斌再次恢复感觉,从躺椅上惊醒过来。

         王学斌坐起身,看着四周熟悉的模样,轻吐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自己可以控制往返,可是在没有真的能够回来之前,王学斌也是感觉到了一阵紧张,现在确定自己真的能够控制来去,王学斌自然也就放松下来。

         深呼吸两次,让自己冷静下来,王学斌站起身,拿了一只杯子过来,将注意力集中到手指上的戒指上,很快的,就通过戒指看见祭坛上的一切,自然也看见了装满水的花骨朵。

         在王学斌的控制下,金戒指上发出一道白光,一道小小的水流,就是从白光中出现,落入到了杯子里。

         杯子里很快就装满了泪痕泉的泉水。

         王学斌喝了一口泉水,感觉和在领地上喝下的泉水,是一样的味道的,水流跨越了一个世界,但是泉水的味道,并没有变化,这对王学斌来说,是个好消息。

         现在的环境下,要检查泉水的使用,并不方便,只能等到明天再做实验。

         王学斌喝了半杯子的泉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在躺椅上睡着了。

         等到王学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到了第二天早上了。

         早上的时候,值班医生来为父母做了检查,母亲的伤势还是小问题,关键是父亲的伤势有些不太妙。

         父亲王德成的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但是都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却还没有苏醒过来,这样的情况,可是不太好。

         按照医生的说法,还只能是等待进一步的观察。

         父母这里,王学斌完全插不上手,也就没有继续留在医院里,和母亲说明情况,就出了医院,去了派出所。

         父亲被人打成重伤,派出所已经立案侦查,王学斌去问问情况。

         到了派出所,王学斌立刻就闻到了一股烧焦的臭味,地面上也是湿淋淋的,感觉就好像是火灾现场。

         压下心里的疑问,王学斌走进去找到值班警察进行询问。

         值班警察的态度还算不错,在问清了王学斌的事情之后,却是无奈的说道:“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不过我们这里发生了一点意外,今天凌晨的时候,证物房发生了火灾,我们清点了一下,发现和你父亲的案子相关的证物更好被烧毁了,我们现在正在重新收集证据,所以这个案子你不能太着急,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王学斌听到这里就是一愣,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种意外会发生在和自己相关的事情上。

         可你要说愤怒啊,生气啊,他还真的是没有,毕竟意外这种事情,谁也不可能避免,派出所证物房意外失火,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只能说自家太倒霉,刚好卷入其中。

         王学斌又问了几句,不过值班警察却是一问三不知,把事情推的干干净净,这样的做法,就让王学斌感觉不爽了。

         王学斌想了想,问道:“你们所长在吗,我有事想和他谈谈。”

         在王学斌想来,想要这些警察用心做事,还是要自家出点血,所以就想着去找所长通融通融,自家这边用悬赏的名义出点钱,也给所在送个大红包过去,不为别了,就为了让所长能够用心办事。

         实际上王学斌有一点不清楚,这件案子一旦被定性为刑事案件,就会被转移到刑警队,他就算是在这里给派出所所长送了红包,作用也是不大,只是王学斌对其中的门道并不清楚,所以还在想着找所在通融。

         值班警察没有为难王学斌,直接告诉王学斌所长的办公室是在二楼左转第三间办公室。

         王学斌道了谢,顺着楼梯走上二楼。

         很快的,王学斌就走到了二楼左转第三间办公室的门口,大门没有关好,虚掩着,内门还有说话声传出来。

         “周少,事情都办好了,有关王德成案子的证物都已经烧毁了,不过这件案子很快就会转移到刑警队,到时候会重新调查,我们这里就算是证物被烧毁,刑警队也是会重新调查的,在刑警队方面,周少还要想想办法。对了周少,关于我小舅子那件事……”

         “哈哈,谢谢周少,以后我们也是要多联系啊。”

         在官场上就是这样的,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大家都是互相帮忙,关系也就亲近起来。

         而门外,王学斌听到办公室内的对话内容,眼睛通红,面色狰狞,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