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聚餐
        “干杯!”

         榻榻米上,众人团坐在长条形案桌四周。上窄下宽的海波杯中装满了橙黄的果汁。

         “我开动了!”堀北有希迫不及待的道。

         当然没有点夸张的帝王蟹,不过每人还是点了一只同样位列RB三大名蟹之一的红毛蟹。

         围绕着北海道生存的红毛蟹,一年十二个月均处于繁殖期。生满毛刺的外壳要格外的小心,先将蟹腿一根根剪下,等到稍凉一些,骨肉自然会分离开来。打开蟹盖,肥美的蟹黄饱满到要流出来,只能倒放在碟子上,用小勺一点一点的舀食。

         “好吃。”堀北有希幸福的眯起双眼,“感觉就像要在嘴里化开来。”

         “哈哈,有希酱原来也会对道真以外的东西有这么温柔的表情呐。”须藤斋作死的调笑道。

         “啊,扎死你。”果然,被堀北有希面色通红的挥舞着满是毛刺的蟹腿,作势要扎上去。

         须藤斋夸张的躲到了一边。

         “平田君,你们跟堀北很熟吗?”宗山实悄悄的对坐在一旁的笑呵呵的看着闹剧的平田清泽道。

         “不要那么见外啦,小实,叫我清泽好了。”平田清泽笑着回头用力拍了一下宗山实的肩膀。

         宗山实短暂的一愣,笑着回应道:“是,清泽。”

         “当然。有希酱从小就是道真的跟屁虫。”平田清泽摸着下巴回忆道,“那时候有希酱还是个爱哭鬼,经常被周围的孩子欺负,对了,那个石田新一,你也见过啦,就是当时喜欢欺负她的孩子之一哦。道真那时候也还不是现在这副扑克脸啦,有一次看到有希酱被推倒在地,膝盖都磕破,热血上头带着我们过去跟新一他们打了一架。”

         “赢了?”宗山实问道。

         “没有,输了。”平田清泽尴尬的挠挠头,“本来我们几个也不是武力型的嘛,之后我们一起被爆打了一顿。”

         “之后又陆陆续续干过几架,虽然输多赢少,但也因此结识了新一君。”平田清泽红着脸道。大概是赢的几次也不光彩吧。

         “那么,菅原前辈跟堀北到底是什么关系?”宗山实问道,虽然堀北有希看上去更加主动,但是菅原道真对待堀北有希的感觉却让他摸不到头脑。

         “啊,你说他们两个啊。怎么说呢。”平田清泽挠着头,似乎在想着合适的词汇,“青梅竹马吗?不对,还差点意思。”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宗山实道。

         “哎?对!大概就是这么个状态。”平田清泽左手锤了一下右手手心,恍然大悟道,“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呐,果然不愧是我们社团的大作家吗。”

         “喂,你们两个,不要躲在一旁说有希酱的悄悄话啊。”显然须藤斋已经招架不住,转移火力道。

         “哦?”果然,堀北有希怀疑的目光打量过来。手中一顿,被须藤斋抓住机会趁机溜到了对面。

         “有希酱,螃蟹再不吃的话,就会变得不好吃了哦。”菅原道真突然平静的说了一句。

         “啊!”堀北有希惊呼一声,注意力果然顺利的被再次转移。

         “得救了……”宗山实两人瘫靠在一起。

         聚餐结束后,众人再次来到KTV。

         “梦境般的轻松时刻”

         “你如往常般爱出风头”

         “用生硬的言语”

         “永远把我束缚”

         是去年新成立的摇滚组合B’z同名专辑中的一首歌曲。没想到现在演唱者居然是看起来最稳重的小林惠司。不过一首摇滚,也将室内的气氛轰然抬高起来。

         嘈杂的声浪中,菅原道真悄悄来到宗山实身边。

         “实君,这次文化祭多亏了有你的帮助。”菅原道真认真的在宗山实耳边说道。

         “哪里。”宗山实刚要客气,突然一愣,实君?是被菅原道真直接喊名字了吗?

         “也许你不知道,这间社团对我意味着什么。”菅原道真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解释,“作为报答,贷款的事情我已经帮你操作好了。放心,这几天就能批复下来。”

         “什么?!”宗山实惊愕道。

         三井住友银行,东京都千代田区分社,信贷课,下午二点三十分。

         菅原孝直刚刚审查完一间企业的资质,打开门,愕然的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原本稍显凌乱的档案被整理成整齐的一摞堆放在一角。

         “藤井君。”菅原孝直喊道。

         “是。”办公室门口外最接近的办公桌前,一名中年男人起身小跑过来。

         “今天有谁进过我的办公室。”菅原孝直阴沉着脸。

         “啊,中午的时候您的儿子来过一趟。”藤井慌张的解释道,“在您的办公室坐等了一阵后离开了。”

         “这样啊。”菅原孝直的脸色慢慢恢复如常,“知道了,藤井君,回去工作吧。”

         “是。”藤井长舒了一口气。

         桌台上摆放着一罐蓝山咖啡,是菅原孝直最喜欢的牌子。

         “这孩子。”有多久没有收到过儿子的礼物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吧?菅原孝直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向桌面,一卷薄薄的档案被单独摆放在了中央。

         宗山注塑模具株式会社。

         原来是为了这个吗?菅原孝直哑然失笑。

         印象中这只是家实力弱小的私人公司,而且还屡屡失误。原本是要打到驳回的一类的。不过,竟然能够让菅原道真做到如此地步。

         “就算是为了这罐咖啡吧。”菅原孝直顺着撇了一眼,缓缓的掏出印章。

         “哒。”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