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晚餐,难得的一家人又聚在一起。

         美惠子做了拿手的麻婆豆腐。虽然属于“中华料理”的范围,但是这道菜出现在RB人的餐桌上的比例并不低。

         “文化祭如何?”宗山茂也笑着说道。最近由于办理贷款的缘故,茂也应酬的时间也比往日更长很多。经常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幽幽回到家中。

         “还算不错。”宗山实抬头看去,茂也不过三十三岁的年级,鬓角处居然冒出了几根白发。

         “岂止是不错,简直大受欢迎!”美惠子夸张的大呼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实酱的表演可是在文化祭当天引起了轰动呢!”

         主妇圈的消息总是传播的很快。美惠子最近总是不停的听到“宗山家的小子真厉害。”、“美惠子,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之类的恭维。

         “哦,是吗?什么表演?”茂也浮夸的表现出了惊讶的神情,演技0分,不过却刚刚好满足了美惠子倾谈的欲望。

         “舞台剧哦。而且从剧本到分镜再到音乐,居然是实酱亲手包办的!”

         “真的吗?”茂也终于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似乎最近缺乏跟儿子的交流,竟然连儿子有这般惊人的才艺都一无所知。

         “过几天的话,会有录像送来呢。真的好期待啊。”美惠子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目光闪烁。

         文化祭当天,所有的展位都会由学校组织摄影留念。而类似于舞台剧,音乐会等形式的大型节目,则会有固定机位的录影摄像机全程记录。如果是学生自制电影的话,也会留存一份拷贝。放在校史处的档案室里。当然这些都是由学生会成员负责。如果个人需要的话,也可以缴纳一笔费用后拷贝出来。

         “嘟嘟嘟、嘟嘟嘟”大哥大的铃声从客厅传来。虽然正是晚餐时间,宗山茂也的工作依然没有停歇。

         也许是屋子里信号不好,茂也一边应声,一边拿着手机走向窗台。

         “是,上次麻烦您了,这次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这次绝对没有问题。”即使隔着电话,茂也也丝毫没有放松的神态,严肃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公司出问题了?”茂也回到餐桌上,也许是因为宗山实最近优异的表现,潜意识中已经不再把他当做孩子,美惠子丝毫没有顾忌的直接询问道,毕竟一家的经济来源都是靠着这家公司。

         “不是。是贷款的问题。”茂也神情尴尬的挠了挠头,“上次办理的过程中出现了些小的失误,现在刚刚把材料补齐重新递交上去。”

         “你啊,做事还是这么冒失。”美惠子埋怨道。

         茂也打了个哈哈之后岔开话题。

         晚餐后,宗山实接到三岛夏树打来的电话,电话中传来三岛夏树激动的声音,“实君,画稿终于全部完成。”随即,两人约定在新桥站前汇合。

         不管什么时候来,站前总是人潮拥挤,尤其是东京这个地方。

         早已看见三岛夏树矮小的身影在不停的东张西望。

         “夏树。”宗山实招着手迎了上去。

         三岛夏树也发现这边,急跑两步迎了过来,激动的说道:“实君,画稿终于完成了!”

         “恭喜你。夏树。”宗山实拥抱上去。

         “谢、谢谢你,实君。”三岛夏树的眼里已经充满了雾气。

         这是一栋大约120平方米左右的一户建,不过从外观看来,已经是很老旧的建筑了。

         “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夏树酱。”三岛夏树的妈妈从厨房探出身来,“啊,还带了朋友回来。晚上好。”突然一脸慌张的样子。

         “这是宗山实。”三岛夏树指了指他。

         “晚上好,三岛夫人。”宗山实连忙问候道。

         三岛夏树的妈妈看起来跟他完全不一样,十足的美人。斜长的刘海下一副瘦小的瓜子脸。但是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声音语气,看起来就像是高中生一样。

         喂,你真的是亲生的吗?宗山实偷偷的在心里吐槽道。

         “我回来了。”深沉的男声从背后传来。

         “啊,夏树爸爸,你回来了。”三岛夫人笑着迎了过去。

         宗山实两人也赶忙侧身相迎。

         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是,路人是对他最好的夸奖吧。夏树君,我为我的怀疑抱歉。

         “带朋友回来了吗?”虽然貌不惊人,声音却意外的有磁性,让人觉得稳重。

         “是的,儿子终于带朋友回来了。妈妈真是开心死了。”三岛夫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手绢,一副擦拭眼泪的动作。

         “三岛先生,晚上好。”宗山实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晚上好。这是……”三岛爸爸疑惑的看向三岛夏树。

         “宗山实。”三岛夏树回应道。

         “嗯,宗山实。”三岛爸爸将外套递给夫人,笑着说道,“有没有用过晚餐,不介意的话,一起吧。”

         果然人不可貌相,三岛爸爸看起来还是相当温和的一个人。

         宗山实婉拒后,三岛夏树留下一句“晚饭不用等我了。”就急匆匆拉着他上了楼。

         进入房间,迎面而来的是一排造型各异的奖杯,摆放在墙边的书架上。走近一看,全是在各个少儿绘画比赛中获得的优胜。上面一尘不染,不难看的出这是三岛夫人经常精心擦拭的结果。

         奖杯下面则是摆放着一排排的漫画。大多是最近热门的漫画。

         另一侧的墙边摆放着一张书桌。并不是专业作图的那种,只是普通的书桌而已。

         书桌上凌乱不堪,只有一小块地方,却格外的整洁。

         上面放着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

         “就在这里。”三岛夏树小心的拿起纸袋,递给宗山实,“请宗山君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