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演出
        菅原家族有遗传性心脏病史吗?没有人认为这是堀北有希开的玩笑。

         阴霾笼罩在众人头顶。离演出还剩下十五分钟。

         “打起精神来。”宗山实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说道,“毕竟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也许菅原君已经在体育馆等我们了。”

         “对,菅原君从来不会迟到的。”平田清泽也强打着精神自我安慰道。

         堀北有希默默的抬起了头,眼神中闪烁着最后的一丝期待。

         “好,现在让我们赶快把道具搬到舞台。”宗山实鼓了鼓掌,“我相信菅原前辈一定能赶来的。”

         众人终于行动起来,将道具从活动教室搬到舞台,时间仅剩下三分钟。而菅原道真依旧没有出现。后台准备室的气氛凝固到要将人窒息。

         “夏树君。”宗山实悄悄的走到三岛夏树的身边,“夏树君还记得秀则的台词吗?”

         “当然。”三岛夏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毕竟为了画稿不知道啃了多少遍原作。

         “那么,我们也许要做最坏的打算了。可以的话,就由夏树君来担任秀则的角色吧。”宗山实沉声道。

         “什么,我吗?不行不行。”三岛夏树吓了一跳,脚跟磕到了桌腿上,发出来“吱”的一声噪音。

         休息室内众人闻声看了过来。

         既然被发现,宗山实也就放开声音道:“夏树君,现在也只有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什么,三岛?”

         “要让三岛君来代替菅原君吗?”

         “确实,三岛君的话,肯定也记得台本吧。”

         众人希翼的目光看向三岛夏树。

         “不行,道真哥哥一定会赶来的。”堀北有希微微哭泣的脸庞上带满了倔强。平田等人一时沉默起来。

         “堀北,看清状况吧!”宗山实牙关紧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不管菅原前辈发生了什么事,我想,最不希望看到动漫社废社的,应该就是他吧!”

         如果这次文化祭再没有进展的话,动漫社就真的完蛋了。

         堀北有希的态度软化下来。

         “三岛君,拜托了。”宗山实咬着牙盯着三岛夏树。

         “三岛君,拜托了。”“三岛君,拜托了。”“三岛君,拜托了。”“三岛君,拜托了。”平田四人也面向三岛,诚心诚意的说道。

         “三岛君……拜托了。”堀北有希,这样强势的女人居然能为了菅原道真做到这一步。

         “是。”三岛夏树看向四周,深呼一口气,目光由慌乱变得坚定起来,“诸君。请多指教。”

         “好,那我们上台吧。动漫社,加油!”

         “加油!”“加油!”

         幕布拉开,音乐响起。“男子初中生的日常,噢~”

         “噗哈哈。”只是轻快搞怪的旋律,就引起台下一阵哄笑。

         接着,舞台剧慢慢进入正题。

         宗邦:“呐,要怎样才能交到女朋友呢?”

         秀则、吉竹:“嗯?”

         秀则:“比如你在放学后的教室里,通常会有一个留下来整理的女孩子吧。”然后指向吉竹。“看吧,就在那里。”

         宗邦:“要来情景模拟啊。”

         秀则:“那么,这种时候你会怎么做呢?宗邦。”

         ……

         “没什么事了,接下来就是要好好休息。不要有太过激烈的情绪。记得按时服药。”身着白掛的医生翻看着手中的记录本。

         “是的,谢谢。”黑衣男子起身恭送医生离开。

         病床上,菅原道真脸色苍白。输液瓶中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冒出。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黑衣男子将房门关闭,回到床前。

         “已经好很多了。谢谢。将晖叔叔。”菅原道真板着脸道。

         “哎,没事就好。”听到菅原道真如此生硬的客套,菅原将晖不禁无奈的叹息。

         说起来,此次两人见面也是一场意外。年仅四十的菅原将晖,担任千代田区议员已有四年光景,最近更是刚刚获得连任。目前正在进行对支持者的例行回访活动。

         菅原学校的校长正是其中之一。结束之后,偶然在走廊见到菅原道真捂着胸口躺在地上,便立即驱车前往了东京医科大学病院。

         “还是叫叔叔吗?”菅原将晖一脸的失落。

         “……”菅原道真沉默着,扭头看向窗外飘过的浮云。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道真……保重身体。”菅原将晖叹息一声,起身离开。

         自从自己懂事,便知道了自己真实的身世。并没有刻意的隐瞒,父亲菅原孝直因为检查出没有生育能力,作为弟弟的菅原将晖,便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菅原道真过继给了大哥菅原孝直。

         菅原道真的童年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中,即便菅原孝直并不输于一般父母,甚至可以说是予取予求般的溺爱。

         “演出,要结束了吧。”菅原道真盯着窗外,喃喃道。

         礼堂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

         吉竹躬下腰看向裙底:“这真的很适合你啊。”

         秀则点头道:“你穿成这样一般都可以赚钱了。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宗邦一脸害羞的表情:“真的吗?”

         秀则、吉竹偷笑:“能行,能行。”

         在秀则跟吉竹的起哄中,宗邦穿着裙子,坐在地上摆出陶醉的神情。

         此时,宗邦的妹妹悄然登场。

         宗邦妹妹一脸阴郁:“怎么了,给我继续啊。”

         三人:“对……对不起。”

         “哈哈哈。”台下笑声一片。意料之中的受到了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