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文化祭(二)
        学校的体育馆,在某些重大的日子,比如说开学、结业或者汇报演出,也会被当做礼堂来使用。

         台下摆放着满满的钢管椅,四周被厚厚的黑色幕布遮挡。由于灯光打在舞台上,台下更显得昏暗。

         后台。藤田茜笑着用牙签插起一颗章鱼小丸子放入嘴中,夸张的眯起眼睛,“好吃!”

         其实不过是些超市里的速食品。

         “要来一颗吗?”藤田茜又插起一颗,送到了宗山实嘴边。

         “哐啷啷。”椅子倒地的声音,是长濑凌志。

         “呃,还是算了。”宗山实尴尬的向后靠了靠,眼睛却偷偷撇了一眼那根牙签。

         藤田茜也终于意识到了,脸颊通红的收回手来。

         “啊,原来你们在这里。”浅仓绫子从门口跳了出来,然后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宗山实,“怎么,在欺负我们家的茜茜吗?”

         “绫子。”藤田茜推了推浅仓绫子,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没什么,只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看到藤田茜局促不安的模样,宗山实解围道,“而且准备时间就要结束了。那么,加油,藤田酱。”

         “哦,是这样吗?”浅仓绫子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宗山实离开的背影,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口将藤田茜手中的章鱼小丸子吃掉,嘴里被塞得满满的,笑着说道,“啊呜啊呜,真好吃呢,对吧,茜酱。”

         音乐会顺利举行,宗山实跟长濑凌志从后台离开后又从正门进入。选择了一个靠前的位置。整个礼堂大概只坐了6成的样子。

         出乎意料,这次音乐社并没有选择最近流行的歌曲进行表演,而是选择了类似于班得瑞的轻音乐。像是乐团一般,不过却更为简单。小提琴,短笛,架子鼓。还有就是明星一样耀眼的在整个乐团最前面弹奏的藤田茜。

         礼堂的音响效果出奇的好,平和的节奏也仿佛流水一般缓缓淌过。

         不过,显然这并不符合中学生的审美,没有敲击人心的节奏,没有支离破碎的嘶吼。节目从开始的时候就陆陆续续有人离开。

         决策性失误。

         直到最后,留下来的也仅仅只有十几个人而已。看着空空荡荡的礼堂,不少台上的女生哭出声来。

         “啪啪啪”宗山实站起来带头鼓起掌来。然后用脚踢了踢似乎已经进入睡眠的长濑凌志。

         “好!”长濑凌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不过大脑皮层还处于梦游的状态,只是模糊的意识到表演已经结束了,不由鼓着掌大声喊道。

         ……这家伙。宗山实一头黑线。

         不过好在经过长濑凌志的捣乱,阴郁的气氛总算被冲散开来。台下十几名观众也都齐齐笑着鼓起掌来。

         “谢谢,谢谢大家。”台上女生们破涕为笑。只有长濑凌志似乎才刚刚清醒过来,一脸疑惑的继续向着台上鼓掌。

         没有再见藤田茜,一是因为之前尴尬的气氛,二则是因为三岛夏树突然的来到。

         “不好了,宗山君。”三岛夏树气虚喘喘的来到面前,“菅原前辈,菅原前辈不见了!”

         怎么回事?菅原道真不见了?!

         “是,从早上散会后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看到过他。”

         文化祭的早上,各个社团和班级都会早早的来到学校,进行最后的布置。

         “礼堂也没有吗?”平田清泽一脸的焦急。随着宗山实的到来,动漫社再次集合在了一起,除了菅原道真。

         “社团大楼,教学楼,操场,礼堂,各个地方都找过了,菅原社长到底去了哪里?”

         “堀北酱,你知道他的住址,对吗?”宗山实试着询问道。也许菅原道真临时有事回家了吗?

         “没用的,现在去也来不及了。”堀北有希罕见的一脸失落,“道真哥哥的家离学校很远。”

         “不是有电话吗?菅原家也有电话的吧。”宗山实追问道。

         “确实有,不过……”堀北有希露出了为难的一面,似乎有什么隐情,“算了,放弃吧。现在只能等道真哥哥自己出现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活动教室中的气氛一下凝固起来。时间,十一点三十五分。

         小林惠司之后出去购买了便当,大家一起在活动教室吃完。

         这间社团应该对菅原有着特殊的意义才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应该这样不辞而别才对。宗山实想着。

         吃完午餐,大家又继续分头寻找。

         时针一点一点指向下午一点。离约定的集合时间只剩下十分钟。

         菅原道真依旧没有出现。

         “难道。”堀北有希突然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医务室,医务室有人去过吗?”

         众人一愣,菅原道真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飞速的前往医务室,除了校医,并没有其他人在。而且,今天也没有人来过这里。

         “幸好。”堀北有希绷紧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身体瘫坐在地上。

         “堀北酱,菅原家有什么特别的遗传病史吗?”宗山实将堀北有希扶到座椅上,小心的询问道。

         “是。”疲惫的精神将堀北有希的反应降到了最低。“这里。”她指了指胸口心脏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