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藤田茜
        应该怎么开口?宗山实用笔“哒哒”的敲击着桌面,一只手揉搓着太阳穴。讲台上依然是照本宣科“背诵”讲义的年轻教师,只是习惯了之后,催眠的功力越发的深厚了。

         “姓名,藤田茜,生日,6月13日,出身地,东京,身高,142cm,体重40kg,兴趣·特长,音乐,偶像,中森明菜,喜欢的颜色,橙色,喜欢的食物,章鱼小丸子。”

         宗山实盯着藤田茜的背影,回忆着长濑传过来的资料。据说如此详细的资料,只在小范围的男生中间流传。那群戴着厚厚眼镜,平日里只会像乌龟一样躲在自己壳里的家伙们,居然还有这样的本领。

         而且,果然不愧是长濑君吗?无论什么样的圈子都能很自然的融入进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难道要让我拿着章鱼丸子,像怪叔叔一样去引诱小萝莉吗?宗山实暗暗吐槽道。

         不过没想到的是,当下课铃声响起,藤田茜却首先面无表情的机械般转过身来,“宗山君,请跟我出来一趟。”说罢,自顾自的走出了教室。

         “哎?这是什么情况”宗山实楞了一下,匆忙的追了上去。

         走廊上满是放风的学生。眼见藤田茜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处,宗山实急急追了两步。

         “啊,抱歉。”没想到藤田茜就停在转角另一侧,只差一厘米就贴了上去,好险。宗山实连忙后退两步。

         转角后面是一间废弃的教室,平日里偶尔有学生被安排过来存放闲置物品,不过大多数时候是还是相当安静的。

         “宗山君。”藤田茜脸颊微红,瞪圆了双眼,“虽然不知道宗山君为什么今天早上起总盯着我看,但是以后希望宗山君不要再这样做了,真的是很让人困扰啊。”

         居然被发现了吗?果然不愧是女生的第六感么?而且这样的拒绝,如果是一般男生的话,绝对会产生一万吨的重击吧。

         误会好像越来越深了啊。

         “那个,好像我们中间似乎产生了一点小误会。”宗山实无奈的瘫了瘫肩膀。

         看起来藤田茜还保持着少女的纯真,就算是宗山实无理的举动,依然没有选择在同学面前当众羞辱他。

         啊,真是个好女孩。宗山实心道,不过为什么越是如此,反而越想调戏一下呢?

         “我知道藤田酱的意思,不过请放心,藤田酱在我这边可是SAFE的呢。”说着,宗山实嬉笑着用手在藤田茜的头顶比划了一下,恩,下巴以下。

         “混蛋。”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会错意的缘故,还是因为宗山实调笑的缘故,藤田茜的脸颊看起来越来越红,咬牙切齿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一只发怒的小猫,反而更觉得可爱了。

         “哎呦。”宗山实正在心里偷乐,突然被藤田茜偷袭了一把,一脚踢在小腿上,然后低着头跑了出去。

         “糟糕。”藤田茜终究没有用力,然而宗山实却忽然意识到,只顾着调笑,却完全忘记音乐的事情了。

         “茜酱,茜酱,刚才找你都找不到呢,去哪了?”浅仓绫子看到藤田茜回来,开心的凑了过来。浅仓绫子是藤田茜的闺蜜,两家相邻而居,两人更是从幼稚园开始就腻在一起。

         “呜呜,绫子酱,好丢人,好丢人。”藤田茜也没了平时高冷的模样,红着脸环抱着浅仓绫子,因为是坐着的缘故,脸正好埋在浅仓的胸部。

         “哎?发生了什么?”浅仓抚摸着藤田的长发,饶有兴趣的问道。毕竟很久没有看到藤田茜失态的样子了。因为从小学开始,藤田茜就已经长出了美人的胚子,不停的有男生过来搭讪,藤田茜不胜其烦,只好装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虽然还是会有不少麻烦接近,毕竟少了许多。

         一想起来,藤田茜的脸色越来越红。虽然以前也经常拒绝别人,对方要么一脸失落,要么强装出无所谓的模样,当然也有矢口否认的,不过藤田茜依然能够从表情动作分辨出对方内心的想法。而这次,宗山实虽然还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她纠缠不休,然而她敏锐的感觉到,从早晨开始,宗山实的目光就一直不停的在盯着她。

         尽早打消他的念头。藤田茜是这样想的。但是从结果来看,宗山实真的对她没那种意思。

         自己完全误会了啊。要是当初看完那张纸条好了,也不用这么尴尬了。藤田茜一脸的懊恼。

         “哈哈,这才是我以前认识的茜酱。”浅仓听完藤田的话,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藤田的脑袋,“从小学以后,就完全没见过茜酱这样的模样了,好怀念啊。”

         是啊,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了?大概有两三年了吧。开始还只是在学校装出那副模样,后来越仿佛越来越习惯那张面具,一年前开始,更是连浅仓都不曾见过真实的她了吧。

         怎么突然感觉轻松了好多呢。

         “不过,绫子酱。”藤田挣脱浅仓的怀抱,喘了两口,像是抱怨的指了指浅仓的胸部,“你这个也太大了吧。”

         明明只是中学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