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误会
        其实,宗山实只记得明年RB的股市会崩盘,也许今年的行情还会上升,但是暴利最终会冲昏人的头脑。所以,宗山实还是决定阻止父亲的这次投机行动。

         菅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许有机会。

         “说起来,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姓菅原的。”宗山实仿佛不经意的提起。

         “哦,是吗?”茂也并没有在意,含糊道,“菅原也不是什么稀少的姓氏啦。”

         果然,看样子父亲跟电话里的菅原课长并没有什么个人私交。不然也不会连菅原课长家里的情况都不了解。

         “我还以为他们会是一家呢。”宗山实装出失望的表情。

         “怎么会。”茂也笑出声来,“菅原课长的孩子如果也像你这么大的话,肯定会在森田念啦,才不会在我们这种地方。”

         县立森田私立中学,一贯的贵族制学园,距离宗山实所在的中学距离不算太远,因为其学费不菲,招收的大部分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其他也有诸如成绩特优或者卓越体育天份的免费特招生。

         没有从茂也这里得到有用的消息。宗山实有些失望,但是依然没有准备放弃,不管如何,明天还是要找机会问问菅原前辈。

         第二天,宗山实一如既往的来到了动漫社,因为菅原道真的性格看起来很冷漠,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一般不会轻易的给自己找借口放纵自己。

         果然,进门便看见菅原道真正闭目坐在长桌前。桌面上还摆了一个自制的意见箱,不大,但形状规整,看起来起码是用心去做的。宗山实装作漫不经心的走近一看,更发现一本样式普通的记事本,不过上面已经写写划划的记满了各种笔迹。

         “菅原前辈。”宗山实找机会坐了过去。在社团里,除了自己的小圈子,大家其实都坐的比较开。

         菅原睁开眼,又在记事本上写了几笔,在宗山实还没有看清之前就合了起来。然后转头对着宗山实道:“哦,是宗山君,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我们社团的展会,有什么有趣的创意吗?”宗山实指着菅原面前的意见箱道。

         菅原没说话,只是拿起桌上的箱子,轻轻摇晃一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宗山实略显尴尬,毕竟在社团待了一段时间了,社团的气氛早就有目共睹。菅原摇晃箱子的动作也吸引了几道目光传来,不过很快如无其事的回转过去。

         “宗山君,还有其他的事情吗?”菅原依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

         “咳”,宗山实其实也没有心思兜来转去,拿定主意,决定开门见山的问道,“确实有件事情想要跟菅原前辈确认一下,请问菅原前辈的父亲是否在银行工作。”

         菅原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原来你也是这样的人啊。”菅原的话语间更显的冷漠,眉毛微蹙,目光仿佛利剑一般,一字一句的盯着宗山实道,“宗山君,我不管你加入到动漫社有什么目的,但是这件事情,以后请你不要再说了。”

         宗山实一瞬间几乎确定了菅原父亲的身份。

         “菅原前辈”,宗山实刚要说话,却菅原摆了摆手打断,“不要说了!”菅原的声音大了起来,情绪也显得更加激动,这还是宗山实头一次从菅原脸上看到除了冷漠之外的其他表情。活动室中众人被吓了一跳。

         “宗山君,我知道你接近我是什么样的目的。”菅原生气道,从不早退的他毅然起身准备离开活动室,“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但是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话毕,菅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活动教室。周围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满是怪异的目光从各处投射而来。

         菅原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宗山实没有在意周围的目光,沉浸的自己的思绪当中。

         “嗨,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仿佛夏日阳光般的声音传入耳中,宗山实抬起头来,正见一张与长濑一样洋溢着青春的面孔。这是谁?为什么从来没有注意到?

         看的出宗山实的疑惑,对方微笑着伸出右手,自我介绍道,“我叫石田,森田私立中学二年级,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宗山君。”

         “你好,石田君,初次见面。”宗山实同样伸出右手。

         “哈,宗山君,不好意思,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谈话。”石田挠了挠后脑勺,脸上却并没有半分尴尬的意思,“其实我是道真的朋友,这次过来来找他有一点事情,不过看样子今天是不成了,真是不巧啊。”

         “抱歉。”宗山实道歉道,听他对菅原前辈的称呼,似乎两个人真的是不错的朋友,而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对方这次白跑了一趟。

         “哈,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看样子今天晚上也不适合再去他家了,呐,明天再说也是一样的,不过,宗山君,像你这么耿直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呢。这么做可是不行的。”石田饶有兴趣的说道,“你应该一步步的接近他,慢慢的让他放下防备,然后再找一个,或者自己创造一个机会,编一个靠谱的借口,这样才好打动道真。”

         “不过这也根本没什么用。”石田突然画风一转,像一只盯着老鼠戏弄的猫,盯着宗山实道,“因为像你这样靠着接近道真来博取同情的人太多了。”

         原来如此。宗山实顿悟,菅原平时看起来冷漠至极,大概也是伪装自己,或许之前还经历过什么,因为父亲在一个如此关键的职位,更早的接触到了社会的阴暗吗?

         “不是的。”也许可以通过石田的口来传达给菅原前辈,宗山实连忙解释道,“其实我是为了……”

         “为了贷款不是吗?”石田同道真一样没有给予宗山实解释的机会,“GAMEOVER,小子,我才没有什么国际时间来听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石田说这些话的时候,依然面带不变的微笑,“我只是过来警告你,不要再接近道真,我不希望再见到你打扰到他。也许他只会生气,不过我,绝对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