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股市,菅原的父亲是课长?
        “茂也真是太厉害了!”美惠子已经完全沉浸在对美好生活的幻想之中。夏日里穿着连衣裙,蜷坐在树荫下的绿地上,手上再捧着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迎合着微醺的暖风,间或小缀一口咖啡,杯子必须是带有英格兰风情的骨瓷。

         股市在RB的兴起早已超过百年,最早的东京证券交易成立于1878年5月,规模排世界前列,也是RB最重要的经济中枢。所以尽管美惠子从未从事过股市投资,也对此有所耳闻。

         “那当然。”茂也感叹道,“从股市中捞钱,简直就像是从火锅里捞菜一样简单。”说着,从火锅中夹了一块香菇,放进了嘴里。“你看,就像这样将筷子放进锅中,香菇自然就夹出来了。”

         “那也要小心会烫到喉咙。”宗山实突然悠悠的冒出了一句。

         “啊?”发声的是美惠子,完全没有想到宗山实会突然的冒出这样一句。

         以前的儿子,虽说吃饭的时候也会闲聊两句,但是大多也是我问你答的模式,比方说美惠子问,今天在学校里过的怎么样?宗山实就会老老实实的回答不错,偶尔也会有诸如算数科的老师速度太快,完全没有听懂之类的。或者说起跟朋友间的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总之,家里的事情宗山实总不会在意,而且美惠子也觉得没有必要跟孩子讨论这些问题。

         “哦?”茂也也来了兴趣,也许是因为赚了不少的缘故,心情不错的茂也半是开玩笑的打趣道,“实知道什么股市吗?”

         对于资深股东--被深套多年又从不肯割肉的的宗山实来说,对于股市的了解总比凭借着一腔热血刚刚才杀入股市的茂也深了太多,然而身体上也只是个13岁的孩子,总不好表现的太过,含着筷子想了一会,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后市对于股市的一个简单而深刻的比喻,随即说道:“股市就像这个香菇。有两个人在卖香菇,嗯,茂也跟美惠子。”

         “这孩子。”美惠子掩嘴一笑,心里想到,毕竟还是孩子。

         “每个香菇可以卖一元钱,然而他们的生意很不好,一个买香菇的人都没有。这样他们很无聊地站了半天。茂也说好无聊。美惠子也说好无聊。为了让大家不无聊,茂也对美惠子说:要不我们玩个游戏?美惠子表示赞成。”

         “于是,茂也花一元钱买了美惠子一个香菇,美惠子也花一元钱买茂也一个香菇。茂也再花两元钱买美惠子一个香菇,美惠子也花两元钱买茂也一个香菇。茂也再花三元钱买美惠子一个香菇,美惠子也花三元钱买茂也一个香菇。”

         “于是在整个市场的人看来香菇的价格飞涨,不一会儿就涨到了每个香菇50元。但只要茂也和美惠子手上的香菇数一样,那么谁都没有赚钱,谁也没有亏钱,但是茂也跟美惠子就拥有了高出过去很多倍的“财富”,他们身价提高了很多。”

         “这个时候我来了,一个小时前路过的时候知道香菇是一元一个,现在发现是50元一个,我很惊讶。”

         “一个小时以后,我发现香菇已经是100元一个,我更惊讶了。”

         “又一个小时以后,我发现烧饼香菇是120元一个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也买了一个,因为我相信香菇的价格还会涨。”

         说到这里,宗山实看了一眼老爸,接着说道,“茂也跟美惠子还在继续进行着交易,很快香菇的价格到了200元。看到我们都赚了钱,接下来的买香菇的人越来越多,参与买卖的人也越来越多,香菇的价格节节攀升,所有的人都非常高兴,因为很奇怪:所有人都没有亏钱。”

         宗山实说到这里停顿下来,并没有解释到底谁亏了钱,一则是因为后面的内容对于他现在的年龄来说太深奥了一些,二则是希望茂也能够自己领悟到其中的奥义。

         然而茂也却哈哈一笑:“我们家的实也长大了呢。懂得真多。”心里却完全没有将宗山实的话放在心上,一个香菇怎么可能卖到200元。

         “嘟嘟嘟,嘟嘟嘟。”放在客厅里的大哥大声音响了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茂也放下碗筷,起身去了客厅,不一会儿,宗山实就听到了客厅出来老爸的声音。

         “是,这里是宗山茂也。是。好的,知道,明天早上给您送过去,贷款的事情就拜托您了,菅原课长。好的,再见。”

         “贷款?”宗山实听的一头雾水。家里的生意已经上了正轨,流动资金也剩余了不少,生产车间也并没有扩大规模的意思。不然茂也也不会贸然将资金投入到股市上面。

         “茂也,贷款的事?”美惠子也听到了这个词,对此也是不太明了,看样子茂也也没有同她进行过沟通。

         “嗯,我准备将工厂抵押给银行。”茂也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回来继续边吃边道,“你知道吗,我们辛苦工作一整年,还没有我这半年在股市投资赚的更多。”

         “但是,这样的话……”美惠子作为家庭主妇,对资产把持着保守的态度。目前工厂正常运作,每年都有还算可观的收入,如果不影响正常生产的话,投入到股市也就算了,但是将全部资产抵押贷款进入股市,还是多少持有疑虑的态度。

         “放心吧,最近大家都说股市像疯了一样。你看看那道美丽的弧线,完全看不到尽头在哪里。”他指的是日经指数。

         “隔壁的渡边知道吗?听说全家马上都要搬到涩谷去呢。你能想象吗?在涩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还能有一个足有20平方米的庭院。”茂也情绪激动起来,但也注意到美惠子的担忧,宽解道,“放心吧,如果行情不好的话,我会全部撤出来的。不过,在那之前,就让我们好好的把握这次机会吧。”

         美惠子虽然对此还有疑虑,不过在这种大事上还是决定听从丈夫的安排,毕竟丈夫也是白手起家挣到了现在的家当。

         宗山实确实感到了焦急,不想到目前为止的优渥生活在一年后变得一文不值。然而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身体只是13岁的孩子。沉郁的心情像是乌云一样笼罩过来,突然,一道闪光划过,菅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