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咒印与咒印
        当年与你的邂逅,是实力和算计的碰撞。

         ------------------------------------------------

         (1)

         鸣人让卡卡西留在砂忍帮助我爱罗,我爱罗需要可靠的帮手。

         互相交代了一番,鸣人就带着山本樱告辞了。

         当然,鸣人无视了某些对话。

         其实大家还是非常惊讶的,但是让鸣人郁闷的是,仅限于外貌和性格。

         太过分了,竟然不包括我的智商!

         “鸣人你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呢。”鹿丸懒洋洋的说道。

         “······”

         “但是,做得好。”鹿丸伸了个懒腰。

         鹿丸,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吧!比如,伙伴。

         “鸣人,既然你想做,那就做吧。”

         有伙伴的感觉,真好。

         就在大家都在感叹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佐井突然说话了,众人都目瞪口呆,鸣人则是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

         佐井是这么说的:“看来以前我说的那句‘鸣人你也算是有小JJ的人吗’居然更真了呢。”

         佐井,你的嘴他喵的没有锁吗?

         看着鸣人红一阵白一阵的脸,屋里哄堂大笑。

         某银发忍者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鸣子你好可爱。老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然后随着鸣人的脸变得五颜六色,众人的笑意更加旺盛了。

         这算是调戏吗?鸣人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就当是缓解气氛了,本大人不和你们计较!~~~~(&gt;_&lt;)~~~~

         不准再讽刺本大爷的外表!

         作者插入:“太子别在意,我挺你!看多了同人文中外表男人内心女气的鸣人,我有点想吐,我去你们是想气死太子呀!太子是纯爷们!哼,我偏偏要写外表女气内心男人的太子!”

         鸣人:“滚!”

         (2)

         砂忍之行让鸣人开心了很久。可惜的是,九尾没有醒来,以及······

         山本樱倒是挺乖的,练习忍术也认真。她也是风属性的啊,这点让鸣人很高兴。

         鸣人带着山本樱不快不慢的走着。鸣人倒是想走快,但是山本樱受不了啊。

         这样行动不太方便啊。好吧,不如效仿宇智波带土,造一个面具。

         嗯?忍者吗?吊儿郎当的,哪个忍村的?

         闲着没事,到处游荡吗?什么纪律。

         鸣人不想和他们打照面,催促樱快走。

         但是事来找你你是躲不掉的。

         鸣人和樱还是被注意到了。果然还是太显眼了吗?

         “诶?快看,有个美人诶,还有个可爱的小女孩!”一名眼尖的忍者喊了起来。鸣人并没有说话,又没有什么大的动作,还真看不出来是男人。女人又不是一定要有胸,男人也不一定就没胸,是吧?

         “啧啧,真是漂亮啊,又白又嫩的,眼睛像海水似的。”一个看上去大约30多岁的忍者远远的便上下打量着鸣人。是漂亮啊,就是眼神锐利了点。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目光是鸣人实力和性格的缘故,而是当成了美人对他们目光的厌恶。

         “是啊。”这时,队伍已经快要到鸣人的面前了。而说话的人,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脸上有着一道疤痕,破坏了他原本端正的容貌,看上去有点可怕。

         听见这些话,鸣人略略皱了皱眉。什么忍者,竟然在不了解底细的情况下轻视对手。更糟糕的是,纪律竟然如此的不堪。

         这个时候,那个人又开口了:“真是的,这么漂亮的脸蛋,第一次见到啊!说起来真是可惜啊,如果放在……可就是个尤物啊!我肯定会天天光顾的。”一边说,这人还一边摸着下巴,上下的打量着鸣人的脸和身体。那目光的猥亵,让鸣人有了动手的冲动。

         “喂!田中,这不太好吧?”另一个人连忙提醒。说着,他还瞄了瞄鸣人。对上鸣人锐利的目光,他有些疑惑了,觉得还是不要随意招惹的好。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惹事。

         “放心吧。”另一个三十多岁的护卫说道,他看起来是这群人的首领:“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真的?”那个叫做田中的年轻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鸣人的面前。他上下打量着鸣人,说道:“赶了这么久的路,我可是好久都没有……”

         “田中,已经快要到目的地了,不要惹事!”然而,就在他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泼了他一盆凉水。

         如果他们动手,鸣人就会把他们全都杀了,才顾不上什么影响呢。冷冷的看着忍者队伍远去的身影,鸣人冷笑了一声。虽然说自己热爱生命的好孩子,但是如果对方是个人渣的话,鸣人还是完全不在意的。

         人性的卑劣。以为自己是强者,就觉得侮辱别人完全没关系吗?忍者系统,果然没有存在的价值。

         现在,他明白为什么会有叛忍,为什么会有长门那样的人了。自己以前,就是为这样的系统战斗吗?

         还好,自己已经觉悟了。

         (3)

         继续向雾之国的方向前进。樱围着鸣人前后转来转去——-倒是让鸣人觉得很有意思。

         这让鸣人的心情好了一些。这孩子挺好的,至少让自己看到了人性的美好。

         照例,赶路一直赶到傍晚。然后,鸣人开始找东西吃。虽然说因为咒印的缘故,鸣人食量小了很多,但他还是喜欢吃啊!

         太可惜了,附近没有什么好吃的。鸣人拿着几个野果子走回了燃起火堆的地方,将披风披在樱的身上。

         突然,鸣人的目光一冷。

         “樱,你先躲开,我不想战斗连累到你。”

         正捧着野果吃的樱很乖的点了点头,跑到了一边-----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想拖鸣人的后腿,虽然她现在有一点实力了。

         鸣人靠在树上,冷冷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因为只是小半天的路程而已,所以被他们赶上了吗?虽然有些人对着火光中鸣人有些退缩,这个美人似乎不太好惹呢!但是想到自己这边有这么多人,立刻便又打起了精神。看着鸣人的目光都有些猥亵了。

         “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吗?”

         听见鸣人的声音,对面的人群有些惊讶,不过还是没有放弃,“看来你还记得我们呢。”那个叫做田中的年轻人大笑,“因为无法忘记美人,我们可是特地尽快的结束了任务啊!”而那个看来是首领的的男子则站在一边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嘛,管他是怎么回事呢,一会扒了衣服验货不就知道了吗!

         “是吗?”鸣人站了起来,笑得很温暖、很柔和,“那么可以请问一下,各位这么晚赶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呢?”

         “为了什么?”田中同着他的伙伴们大笑了起来。那些原本有些畏惧的成员也仿佛在这笑声中找到了勇气,越笑越是夸张。“为了什么?美人,你说这大半夜的,我们一群大男人,来找你做什么呢?”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是吗?”鸣人再次说了这句话,离开背后的树,向忍者队伍靠近了几步。“就凭你们的力量,以为可以动我吗?”鸣人当然知道,如果自己摊牌,他们是很有可能离开的。但是,他并不打算这样做。

         这些人,已经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杀意。一个人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他是这么认为的。更重要的是,鸣人想练习一下风卷之刃。

         田中又是大笑:“美人,不说你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即使你很强,你以为你一个人会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吗?以一敌百,你以为你是谁啊,木叶新三忍?”

         大哥,你面前的真是木叶新三忍之一,而且还是有主角光环的那个。

         而且还黑化了······

         “木叶新三忍····”竟然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个称号!本来想让你们死的舒服一点的。

         可惜面前的这些人不明白鸣人的反应。那位三十来岁的首领也自傲的笑了起来:“我说美人,我的属下们也是很久没有开过荤了。我们不想做的太过分,你也并不想要选择死亡吧?”

         “你们看起来有些不明白呢。至少,弄错了两件事……”鸣人做出结印的手势,说道:“第一,数量有时是没有意义的;第二,现在周围没有别人,只要把你们全部杀光,谁又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而至少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想要从我的手中逃走,你们是做不到的。”

         “大言不惭!”首领大怒,拔刀就向鸣人砍了过来。但是,鸣人竟然在眼前消失了。

         什么?人呢?

         “太慢了。”鸣人出现在首领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我不是一个次元的。”

         首领惊慌的转过身准备防御,鸣人手上已凝聚出一个风卷之刃,向首领的脖子砍去。

         首领惨叫着倒地,不动了。

         这一切太快了,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一人大声喊道:“兄弟们一起上!”

         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周身出现大量的查克拉刀刃,一股脑向忍者队伍飞了过去。

         此起彼伏的惨叫,遍地的尸体和鲜血。

         “这是漩涡鸣人第一次真正的杀人,你们给我记住了!”

         “马上投降,不然杀了这孩子!”听见背后的声音,鸣人大吃一惊,回头看时,眼神顿时一凛。

         一个忍者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队伍,摸到了后方。此时他正把一只苦无顶在樱的脖子上。

         “别过来!”那人看见鸣人往前移动了一点,赶紧又用力了点,女孩的脖子都渗出了血。

         鸣人看着已经吓傻的樱,愤怒主宰了他整个头脑。此刻,鸣人真想将那人碎尸万段。

         黑暗中沉睡的九尾,有一根手指动了动。

         就在这时,一把长剑飞来,将那人的表情永远定格。

         樱哭着扑进了鸣人怀里。

         鸣人最关注的不是这个。“是谁?”刚才的攻击,比现在的自己厉害的多。

         “不要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

         伴随着声音,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4)

         鸣人惊讶的注视着眼前的人。这个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其实是23岁,比鸣人大4岁),银色的头发,很是帅气,只是那笑容让人很不舒服。

         “你是谁?”鸣人摆出了戒备的姿势。这个人外表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笑眯眯的,但是他的眼睛让鸣人感觉深不见底,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和佐助完全相反的类型。佐助虽然外表很冷,却容易猜透。

         藤原野看见鸣人戒备的神情,微笑着摆手说道:“我说了,我不是敌人。”

         鸣人依旧戒备着。

         藤原无语。顿了一顿,他才又开口道:“上古咒印。”他不想绕弯子了,决定直接摊牌。说着,藤原周身开始缠绕了大量查克拉,左脸竟然蔓延着星辰纹。

         “阳咒印?”鸣人大吃一惊,戒备也松了很多:“你认识大蛇丸?”

         “大蛇丸是什么东西?”藤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过了一会,他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你说那个忍界之毒啊。我是认识他。上古咒印是我们家族的,他只不过是知道了太多而已-----所以只好合作。”

         啊?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藤原野。”

         (5)

         藤原野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和上古咒印,还告诉鸣人他已经找了阴咒印很久了。这一切让鸣人确定,眼前的人是盟友。

         “我叫漩涡鸣人,不叫阴咒印。”鸣人不满的作出了纠正。鸣人想,既然藤原野认识大蛇丸,那么自己的身份早晚瞒不住,还不如直接说了。

         “漩涡鸣人?”藤原野回味着名字,略有失望道:“我原本以为阴咒印是女人。”

         什么?女人?我去!

         鸣人都差点结印了。

         藤原无奈的摊了摊手。

         既然如此,鸣人也就不再隐瞒,把自己的目的和盘托出。虽然两人的目的不完全相同,但过程是一致的,各取所需吧。

         藤原满意的点了点头。

         最终,两人击掌为誓,算是正式结盟了。

         需要指出的是,此时藤原野和鸣人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谈不上什么信任。

         当年的邂逅,是实力和算计的碰撞。

         但是,谁会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谁知道呢!

         总之,全局的博弈,就这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