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开局
        木叶,“漩涡鸣人”回来了。

         我爱木叶,但是木叶不爱我。

         为什么最终被丢弃的棋子是我的同伴?

         --------------------

         (1)

         木叶的火影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的佐助看着手中的报告:“组织”,近几年兴起的势力。人数不详,但是应该不会太多。成员实力都不低于上忍。首领金面,只知道实力极强,擅长风遁,有“风神”之称。该组织在各国基本都有活动,主要向小村子和小城镇的民众收取较低的佣金,为他们提供保护;该组织是否对木叶存在威胁尚不清楚,但是鉴于“晓”的前车之鉴,总之不可不防。

         佐助的眉头越皱越紧。只有这么点情报吗?

         坐在佐助对面的长发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佐助,缓缓的开口道:“看来你遇到麻烦了。”这笑容和这眼神放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不寒而栗-----这不是大蛇丸是谁?

         佐助没有搭理他,只自顾自的思考。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不久,忍界的安宁就被打破了。雾忍发生了政变,五代水影生死不明,一个自称北川泽的人成为了六代水影。此人野心似乎不小,实力也很强。虽然他肯定不是朋友,但可以合作,也值得合作。至于我爱罗,忍术虽然不怎么突出,但是政治前途异常耀眼,作为风之国的宠儿,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终结谷事件后,我爱罗就一直对自己怀有敌意,疏远火之国,与在大战中结下友谊的岩忍走得很近。而木叶村和火之国·····数年前的内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我爱罗和土影趁火、水两国的内乱扩张了不少;雷之国保持中立。形势已经很明显,必须联合北川泽收拾掉我爱罗。

         “北川泽······”佐助喃喃自语。

         “诶?······我对禁术以外的东西可没有兴趣,别指望我会帮你。”伴随着沙哑的嗓音,大蛇丸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办公室。但是在走出门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以我的直觉,那个金面和北川泽一定要小心。”

         这不是废话嘛!佐助看着大蛇丸远去的背影不满的哼了一下,站起身来看向了窗外。

         北川泽自己接触过多次,对于这个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是金面,来无影去无踪,做了那么多大事却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和他的组织就好像凭空里冒出来的一样,根本查不出在哪里。

         金面······

         水月担忧的看着若有所思的佐助。自从鸣人这个所谓“最后的羁绊”离开后,佐助做事就越来越狠。

         佐助从始至终只在意宇智波和鸣人啊······

         可是宇智波就剩你一个人了,你倒是赶紧撒点种啊,耽误不了多少工作的时间好不好!

         呸!我又不是他妈妈,操心这个干嘛!

         “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佐助淡淡的问。

         “啊,如你所愿。”

         “恩。”佐助点了点头。

         “那个,佐助······”

         “什么?”

         “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背负这么多·····”

         看见佐助又要不高兴,水月赶紧把没说完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已经没有让他动摇的东西了吗?

         “属下,告退。”

         (2)

         组织总部。

         看着一头撞在墙上的鸣人,渡边拼命忍住大笑的冲动。噗这瞬移的准确度也太差点了吧!

         这样的细节当然不会逃过鸣人的注意。眼看首领的脸色越来越不对,渡边吓得脑子开足马力思考应对的办法,共有24种方案,呸是25种,还可以收拾细软上吊自尽·····正在此时,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女走了进来。少女看着首领,犹豫了一下,报告说:“金面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来得真是时候!这个名为山本樱的少女,是首领六年前救下的普通女孩。渡边实在不能理解,首领为什么要救一个如此普通的女人,亲自教她忍术,而且十分信任。

         “嗯。加藤留守总部,渡边和樱带领属下随我出发。”

         “是!”一男一女两个声音。

         准备好了吗,佐助?

         队伍在深夜中快速前进,很快就到了一处隐秘的村落。这村子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的村子。“这就是情报中火影秘密训练部队的地方。”一名看上去很机灵的人对鸣人解释。

         “看上去很普通呢!金面大人。”山本樱疑惑的插了句嘴。

         渡边瞪了她一眼。

         鸣人没有在意山本的疑惑,似乎带着笑容的说道:“看来火影大人费了不少心思啊,我们作为客人不送上一份大礼可不礼貌。”

         渡边和樱立即兴奋了起来。很少有活动筋骨的机会呢!和金面大人切磋?别逗了,他下手没轻没重的····

         话音还没落,樱一个风遁就打了过去。可怜的巡夜大叔,只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落到自己面前,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被拍到了地上。

         鸣人看着女孩,眼神一瞬间若有所思。

         性格还真是有些像以前的自己呢,只是细腻多了。

         当初救她,是觉得她身上有老妈、小樱和雏田的影子···

         看来放开不是那么容易。

         ······额这话好像也有谁说过。

         “你说你已经放开了佐助和木叶,其实你根本没有放开。”藤原野认真的说。

         “我早已放开。我恨木叶。”金色长发的美男子完全不以为然。

         “是吗?”藤原野又恢复了平时的狐狸笑,笑的那是春光灿烂:“没有爱,又哪来的恨?”

         金色长发的美男子定定的看了藤原一眼,一仰脖子把杯中的菊花茶饮尽,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然后顺手扔了出去:“藤原野,有时候我真是想踹死你······”

         藤原野看着对方无可挑剔的侧脸,接住杯子摆了摆手:“小弟,大哥觉得你今天的表现是非常的爷们。”

         在雪蓧双刀的短刀“小蓧”飞过来之前,藤原野已经不见了踪影。

         怎么突然想到这家伙了,嘴角抽了一抽,脸在几秒钟内变了几种颜色。幸亏有面具,不然渡边他们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地上。

         鸣人很快淡定下来,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冲了上去。渡边他们疑惑的看了看首领,跟了过去。

         受到了突然袭击,秘密部队只是惊慌了一会,就源源不断的从村子里出来抵抗。

         综合素质不错嘛,不愧是佐助。

         但是······

         “风遁·风卷之刃!”瞬间击倒了一大片忍者。

         “金面大人好厉害!”山本樱兴奋的大叫着。

         渡边翻了个白眼。切,多土的名字啊,虽然确实很厉害······

         还有啊,花痴他最讨厌了,最讨厌了!嗯,没错!

         金色的长发随着风和手的动作而飘动,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美丽而优雅,但是却不失霸气。

         但就是这个人,几招就夺走了那么多兄弟的性命。

         就在秘密部队用惊讶和警觉的目光看着金面的时候,“水遁·水铁炮之术!”一股子弹状的液体射了过来,鸣人闪身躲过。

         是水月大人!秘密部队总算吃了颗定心丸。

         这么轻松就躲过了自己的攻击!?水月惊讶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人。

         鸣人挥手示意手下后退,正要对水月发动攻击的渡边和樱只得带着手下退后。

         “这位就是鬼灯水月大人吧。”鸣人淡定的向水月走了过去。两边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做出了随时冲上去的姿势。

         水月啊,你的实力似乎没有多少进步?

         水月惊讶的看着走向自己的鸣人,感知着对方的查克拉。

         好强!水月明白自己是没有胜算的。

         金发,面具,身形,举止,实力,气场,应该是传说中的金面无疑。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早上还说到他呢。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是消灭秘密部队?他又是怎么知道情报的?

         “阁下就是金面吧?不知我们哪里得罪了阁下,竟然如此相逼?”水月犹豫了一下,问道。

         水月的话立刻在部队里炸开了锅,这就是有“风神”之称的金面?平时一起没少讨论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人们对金面各有各的看法,但是都认为他实力强颜值高,人们对此很好奇,没想到今天就真见到了。虽然面具遮住了大部分的脸,但是仍然可以推测面貌的精致。至于性别问题,长到这种级别,性别还重要吗?

         看着人群里出现的骚动,鸣人皱了皱眉头,明显不大高兴。至于渡边他们,是自豪和恼怒兼而有之吧。

         鸣人走到水月面前,看了看水月,缓缓的开口道:“水月大人多虑了,木叶并没有得罪我们。”

         “那么阁下又为何如此相逼呢?”水月疑惑起来。说实话,对于部队的反应水月也很无语,不过水月对于金面的相貌也很好奇。

         “只是一份简单的见面礼罢了。”鸣人回答的竟然很漫不经心。

         “你·····”水月气得脸色非常不妙,部队也骚动起来。

         “不知道这个可否作为拜访火影大人的见面礼?”

         “你·····竟然对木叶如此无礼!”水月旁边的一个人冲鸣人喊了起来。

         “那又怎样?”鸣人笑眯眯的看着那人,笑得那叫一个又灿烂又腹黑,只是别人并不能看见。

         路人:“······”

         水月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明白,今天必须要让步。木叶能挡住金面的人,只有佐助了。

         “好。我立刻通知火影大人。只是今日天色已晚·····”

         “我等你们的好消息。”说完这句话,鸣人掉头就走。

         水月握紧了拳头,但顾全大局,终究还是忍住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就是了。

         一个看上去水平不错的愣头青向鸣人的背影冲了过去。水月想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山本樱担心的大叫起来:“金面大人!”渡边却拦住了要往前冲的樱,对首领的实力,渡边还是很有信心的。

         鸣人停住脚步,侧身,抬起右臂,右手掌对准愣头青的方向,以手掌为中心形成了一股不规则的漩涡状乱流,愣头青的攻击撞在乱流上,僵持数秒后他就飞了出去。

         “管好你的下属,鬼灯水月大人。”鸣人头也不回的留下了一句。

         众秘密部队目瞪口呆。

         “这家伙······”水月看着远去的面具部队,陷入了思考中。

         3)

         佐助被这个消息从睡梦里硬拉了出来,再无睡意。

         袭击秘密部队却没有给部队造成太大损失,这是想传达什么信息?是在宣示自己的实力,同时表明自己没有彻底敌对的意图。

         哼这么一来,自己的经营可就让长老会知道了,又有的折腾。

         “真是麻烦······”

         “怎么了?”香磷冲进了办公室。

         “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来看你啊!出什么事了佐助,可以告诉我吗?”香磷倒了一杯水给佐助。

         “我没事,你回去睡吧。”佐助的话感觉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这几年来,香磷为佐助改变了不少,努力的塑造一个贤内助形象。但是,佐助对她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的,心里话也从不跟自己说。为什么?香磷苦笑了一下,起身想回卧室。

         “香磷!”

         “什么?”香磷回过头,心里莫名的抱着期待。

         “没什么。明天有重要客人要来,你好好准备一下。”

         “哦。”失望的语气。6年了,香磷一直期待的话始终没有出现。佐助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我喜欢你”,就连相似的话也没有。

         失落的回到家。

         佐助心里滋味也不好受。其实也尝试着去爱香磷,可就是做不到。

         我已经····容纳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春野樱,漩涡香磷,我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想强求什么。比起你们所谓的村子和爱情,我有更重要的东西要追求。

         金面,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