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你是谁
        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相互理解的路,他们未曾知道。

         ---------------------------------------------------------------

         (1)

         这个世界果然很肮脏,比我想象的更肮脏。

         是的,木叶街头与大蛇丸擦肩而过的正是鸣人。

         “咒印法则·生命!”

         淡淡的金光覆盖着卡卡西,很快,卡卡西的手竟然动了。

         卡卡西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天花板。卡卡西感觉身下软软的,动手一摸,什么,是床?

         略有吃力的坐起来,环顾四周,竟是一个小房间?

         我还活着?

         “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这么觉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卡卡西一跳,仔细看时,才发现对面的黑暗中坐着一个人。

         这人生的一张精致的脸,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垂到腰部,眼睛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简直堪称完美。

         如果不是刚才说话的声音和那锐利的眼神,卡卡西真就把眼前的人当成美女了。

         一个男人长成这样?不过和佐助倒是挺配的。

         你看那姿势,双手合起拄住下颚,挡着嘴,帅爆了。不对,是美加帅气爆了。

         “你是····?”

         “太好了,卡卡西老师。”鸣人不打算继续绕弯子了,直接选择了摊牌。

         卡卡西惊讶的看着突然目光柔和起来的鸣人,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情况?

         两人大眼对小眼的对视很久,再加上鸣人罗列出大量的过往(都是比较细节、知情人很少的事,比如千年杀什么的),卡卡西终于确定,面前的人就是鸣人,他的学生。

         这怎么······卡卡西注意到鸣人脸颊有汗珠,胸口也有起伏,明显身体比较虚弱,联想自己莫名其妙活了的事实,很快就大致推测出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这很难让人相信,太神奇了不是吗?

         “鸣人你·····”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鸣人回答道。这阴咒印真是太神奇了,可以赋予生命力,比医疗忍术厉害多了。当然,要付出代价。

         鸣人把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告诉了卡卡西,不过隐瞒了大蛇丸的一段。

         卡卡西听完,感慨不已,这都可以写一部小说了。

         鸣人复活卡卡西当然不仅仅是想和恩师团聚,还想确认一些东西。

         信任大蛇丸?别开玩笑了。

         (2)

         “卡卡西老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从宇智波带土和大蛇丸的话加上卡卡西老师之前的行动,鸣人可以确定卡卡西知道一些东西。

         卡卡西愣了一下,虽然他早料到鸣人会问,但是他还是很犹豫。不过看鸣人的样子,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而且卡卡西觉得,鸣人有什么东西变了,不仅是外表。

         也没有必要再瞒下去了吧。

         卡卡西梳理了下情绪,开始说了。

         “你说的没错鸣人,我的确通过带土的眼睛看到了一些东西。”说到这里,卡卡西还摸了摸自己的写轮眼,苦笑了一下。

         “大陆的历史还挺复杂的,哎不说那些没用的,反正十尾和六道仙人只是近代的创世神而已。”

         卡卡西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知道的信息,不时偷偷的看鸣人一眼,结果发现后者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一直是锐利的眼神加上若有若无的笑意。

         哎,这孩子真是变了,也学会面瘫了。

         “五大国加上一些象征性出兵的小国,一夜之间把漩涡一族灭了。不过漩涡还有幸存者,比如水户大人。”

         “那日向灭族的事呢?”

         卡卡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虽然他也不愿意相信:“高层和佐助好像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是具体的东西我不知道。”

         得知真相后,卡卡西痛苦的思考了几个日夜。从默许佐井发动政变的那一刻,他心里只反复的问自己:忍界,木叶,究竟是怎么了?我们坚持的忍道,究竟算是什么?还有,我又是怎么了?

         鸣人静静的听完,淡淡的一笑。

         果然!父母,白牙,鼬,伊鲁卡老师,带土,日向·····都是棋子。

         但这是卡卡西最不愿意看到的,他宁可看见鸣人痛哭一场。

         漩涡,宇智波,果然都是悲剧。

         “鸣人你知道吗,刚醒过来时,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这里是地狱。”卡卡西试图缓解气氛。

         “的确在地狱。”

         卡卡西:“·······”

         卡卡西心里有不详的感觉。老师,带土,请保佑鸣人吧。

         佐助,你我还真是讽刺呢。以前,我守护,你复仇;如今,我复仇,你守护。

         对不起鼬,你的预言不幸的成为了现实。

         虽然是前辈的罪孽,但是后辈有义务还不是吗?

         我会让你们还完之后再死。

         (3)

         “鸣人,你不想再深入的调查吗?”

         “没有必要调查,知道是五大国就可以了。”鸣人对卡卡西的建议完全的不认同。五大国的光荣并不属于五大国,木叶的光荣也不属于木叶,都是从别人手里窃取过来的·····

         “······”卧槽你都决定好了还问我?!

         师徒商量好下一步的行动后,卡卡西对鸣人说道:“鸣人,你真的认为佐助和小樱想害你吗?”

         “一开始很愤怒,冷静下来就想明白了-------他们情商好像没那么高。”

         卡卡西看着鸣人,不自觉的笑了。这小子,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呢。

         不过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话虽如此,有事瞒着我我不喜欢。”

         卡卡西注视着鸣人。淡淡的月光洒在鸣人的身上,竟然是如此的美丽。这样淡淡的忧伤和温柔,恐怕是鸣人最让人心疼,也是他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一面吧。

         不管怎么样,老师都会站在你身边的。是吧,老师?正如你站在我这边一样。

         “鸣人?”

         “嗯?”

         “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徒弟。”

         鸣人一愣,对卡卡西释放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很灿烂,很美好。

         “我也是,卡卡西老师。”

         太好了鸣人,你还是鸣人,老师的儿子漩涡鸣人。

         (4)

         卡卡西告诉鸣人,鹿丸和佐井只是下落不明,有还活着的可能,虽然可能性不大。

         如果鹿丸、佐井还活着的话,他们会找谁呢?谁又可能出手救他们呢?

         鸣人想来想去,只想到我爱罗。

         除了我爱罗,想不出谁会接这个烫手山芋。

         其实鸣人对鹿丸和佐井还活着没有抱多大希望,毕竟可能性太小了。不过我爱罗,鸣人早就想去看看了,他最近过的一定不太好。

         而且鸣人的大计,需要我爱罗的力量。

         鸣人和卡卡西决定去砂忍一趟。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有必要做一些伪装。”鸣人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建议道。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忍者也不需要准备太多东西。哦不对,一个是已经“死去”的叛忍,另一个连叛忍都算不上。

         人生还真是奇妙呢。鸣人冷笑,心中一阵怅然。

         卡卡西还真不愧是不良忍者,这时候还不忘了小黄书和损人:“需要伪装的只有我吧?只要你不说话,眼神再温柔一点,都以为你是美女呢·····哦不对,是平胸的美女。”

         “······”

         鸣人决定不和卡卡西一般见识。

         不过这身衣服,素色镶着金丝的男式和服,外面一件披风,配上那张脸,还真是······

         自己的品味还真是变了不少呢。

         也没有都变·····

         卡卡西在一旁看着鸣人的食量,表示他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刺激。以前能吃感觉没什么,可是现在配上一副这样的美人脸,这食量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

         老板和其他客人也是这么想的。

         “鸣·····额呐”卡卡西差点说出“鸣人”这个名字,幸亏及时改了口:“你注意点不行吗?”

         “再说话就吃掉你那份。”

         卡卡西赶紧放下小黄书低头吃饭,再也不说话了。

         诶这店的食物量挺足的啊。

         美貌的特权么?

         (5)

         一路上,鸣人的回头率真是很高。

         卡卡西也不差。他竟然摘下了面罩。

         确实太帅了。对于卡卡西老师而言,显示真实反而是最好的伪装,因为之前只有卡卡西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自己和佐助他们以前曾很努力的摘卡卡西老师的面罩呢。等等,我想佐助做什么!

         鸣人心情很不好。一路上鸣人只看到三种眼神:花痴的眼神,猥琐的眼神,以及-----快看!他/她和旁边的帅哥真配!

         卧槽!

         鸣人觉得人生真是讽刺,原来和努力相比,还是逼格比较重要。而且人们通常喜欢将两个颜值高的人拉到一起配对,他们有没有交集才不重要。

         刺痛鸣人的不只是这个。

         一路上,鸣人看见太多的恃强凌弱,太多的恶性。忍界其实是这样的吗?原来自己过去一直在自我陶醉和欺骗,大多数百姓其实并不喜欢忍者。难怪忍者武力这么强大,还是无法消灭大名和他们的武士。

         忍界大战结束才两年,不好好休养生息,又开始制造灾难和憎恶吗?

         忍村之间战争不断,影和大名之间明争暗斗,小忍村只能被大忍村伤害却无能无力?

         果然是忍者系统本身的问题。

         鸣人在一名哭泣的女孩(大概10岁左右吧)面前停下,塞给了她一张拉面劵(鸣人你是有多执着于拉面啊······)。

         红色头发的女孩眨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鸣人。愣了好半晌,才眯起眼睛笑了,像两个小月牙。

         “谢谢姐姐!”

         “······”鸣人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女孩的头,说道:“叫哥哥。”

         “······哥哥。”女孩看着鸣人的脸,凌乱了。

         “嗯。你家人呢?”

         女孩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去。

         鸣人不再问女孩问题,温柔的脱下披风披在女孩身上。这样的眼神,对于别人是致命的-----只是鸣人现在还没有完全意识到。

         卡卡西看着鸣人的眼神,无语了。鸣人,难道你要·····

         鸣人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山本樱。”

         啊?

         长得像老妈,遭遇像老妈和雏田,名字像小樱。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好不好?”

         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卡卡西这回真的无语了,咦?难道不是要我照顾吗?变得真快。仔细观察了一些小女孩,卡卡西玩味的眯起了眼睛。

         鸣人伸出手,接住天上滴落的雨水,自言自语。

         “世界,在哭泣。”

         身后一大一小两个人,都在盯着他,只是眼神完全不同。一个若有所思,一个茫然。

         前方,是一个被摧毁的村落。

         (6)

         卡卡西一开始不相信鸣人可以照顾好小山本樱,这小子以前什么时候照顾过人了。

         没想到的是,鸣人照顾的挺用心的,更让卡卡西无语的是,鸣人还亲自指导小女孩忍术。

         鸣人愿意教,女孩愿意缠,他卡卡西还有什么可说的?

         也是,如果我在无助的时候,一个美人从天而降收留自己,而且他还很强大,我也愿意缠着啊!

         算了,我还是继续看我的小黄书吧。

         风影大楼的屋顶,一个身影坐在那里发呆。

         我爱罗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发呆。虽然守鹤早就被抽出去了,但是有心事的时候,我爱罗还是喜欢晚上一个人坐在屋顶发呆。

         突然感觉有人温柔的把一件斗篷披在自己身上,回头一看,正对上手鞠温柔的眼神。

         “手鞠?”

         “我担心你嘛,怕你着凉。”手鞠坐在我爱罗旁边,温柔的看向我爱罗。

         “我没事,你先回去睡吧,我在这待一会就回去。”

         “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你不要担心。”

         “是因为鸣人的事吧?”

         “你都知道了?”我爱罗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能理解你。其实我也相信鸣人呢。”手鞠笑着对我爱罗说。

         “手鞠,谢谢你。”

         “哎,有什么好·····”手鞠的话还没说完,我爱罗就把斗篷披在了手鞠身上。

         “谢谢你,手鞠。”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谢谢你站在我身边。

         手鞠盯着弟弟好一会,笑了,拍了拍我爱罗的肩膀,又恢复了大姐大的语气:“快下去吧,勘九郎说今天他要露一手呢。“

         勘九郎?这饭能吃吗?

         “嗯,我一会就回去。”

         “好。”话已传到,手鞠就下去了。

         看着手鞠的身影逐渐消失,我爱罗的目光又转回了天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爱罗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谁?”这个人明显不是手鞠,也不是勘九郎,更加不是祭。

         回头的瞬间,我爱罗愣住了。

         一个人站在房顶,一头金色长发迎风飞舞,身上穿着绣着金色花纹的素色和服,还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身上流动着一股查克拉,但是十分温和。

         好熟悉的感觉。

         旁边的英俊男子,也感觉很熟悉。

         “你们是?”

         “我爱罗······”对方说道,当然少不了再揭露自己曾经的短。

         “你是·····鸣人?”我爱罗观察了半天,又听了鸣人的话,最终确定,连语气都有些颤抖,只是面部表情不怎么明显就是了。

         鸣人笑了。

         “恩恩!”卡卡西被我爱罗无视,决定显示一下存在感,赶紧戴上面罩-----开玩笑,我怎么可以沦落到大和的水平!

         “卡卡西?”

         “你才发现啊!

         (7)

         “你这小子,这么久跑哪去了。”我爱罗拍了拍鸣人的肩膀,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情感。

         鸣人依旧傻乎乎的笑着。

         不过这回回来,鸣人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鸣人和卡卡西把他们的经历告诉了我爱罗。当然,鸣人还是隐瞒了大蛇丸的事情。

         我爱罗心中感叹不已。

         “我爱罗,”鸣人终于问了,“佐井和鹿丸你见过吗?”

         我爱罗一愣,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我出手救的。”

         我爱罗,果然是你·····

         “那断交的事,和风、土两国进攻伊东平原的事呢?”

         “没错,是我暗中推动的。不瞒你说,我还要筹建和岩忍的同盟。”

         我爱罗收集了伊川家族的大量情报,精心策划了一次邂逅。风之国大名伊川信有一儿一女,但是儿子根本不成器,怎么会是我爱罗的对手?

         我爱罗还收集砂忍高层和风之国高层的秘密。哪个高层敢说自己是干净的?哼,得到他们的支持太简单了,我知道,他们心中对火之国肥沃土地的贪婪。我不过是替他们说出他们不方便说出的话,替他们做他们做不到的事,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支持我。而且,他们也不得不支持我。

         土之国?他们的贪婪,我也知道。

         而且佐井的政变·····很好的机会不是吗?

         人性总是有弱点的,怕就怕精心的利用。

         (8)

         “······”鸣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我爱罗为他做的实在太多了。

         光是友谊和感激可是不行的。

         “鸣人,如果你·····”我爱罗看见鸣人不说话,以为他不认同自己的做法,本能的想解释和结束自己的计划。

         “不我爱罗,你做的很好。”

         “嗯?”我爱罗惊讶的看着鸣人,鸣人的话让他颇为惊讶。

         “我正打算这么做呢,我爱罗。”

         我爱罗,作为报答,我要让沙瀑的名字响彻整个天堂。

         (9)

         “对了,”我爱罗才想起什么,说道:“有几个人你一定要见。”

         鸣人痛快的答应了,我爱罗不说鸣人也想见呢。

         鹿丸,佐井,手鞠,勘九郎,你们,还好吗?

         手鞠他们对于鸣人和卡卡西的出现惊得半天才反应过来。

         “嗯?”佐井最先注意到鸣人和卡卡西以外的东西。鸣人背后,露出了一对怯生生的眼睛,咦,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鸣人,这是?”

         “怎么?”鸣人完全没注意佐井异样的眼神,随口问道。

         “没想到,你有这种爱好?”

         鸣人:“·······”

         佐井,你嘴老实点会死吗?

         答曰,会死,真的会死。

         例如-----

         鸣人为自己辩解着:“都怪咒印,不然我可是很爷们的!”

         佐井眯着眼睛,插嘴道:“你好像原本也不怎么强壮。”

         鸣人:“······”

         佐井还不知死活,仍自顾自的说,全然没有注意四周传递过来的眼色,“我研究过你一家的。其实你除了头发和喵须哪都像你妈妈。我有证据的,不信大家看看鸣人一家的照片······”

         卡卡西脸都要绿了,虽然别人完全看不见。

         鸣人脸色越来越黑,终于忍无可忍,一拍桌子,喊道:“佐井我一根手指戳死你!”

         卡卡西赶紧按住鸣人,心里说,佐井,你就感激我吧!鸣人最近开发的风卷之刃正没有活人练手呢!幸亏我机智······

         一直低头吃饭的山本樱此刻抬起头,向佐井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10)

         吃饱了闹够了,也该谈正事了。

         “我爱罗,我决定要建立一个组织。”

         我爱罗立刻来了兴趣:“好主意。想好名字了吗?”

         “恩,就叫组织吧!”

         “······”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佐井在一旁插嘴道:“当然有问题了,没文化真可怕!”

         鸣人大怒:“这叫简约,你懂个球!”

         “我喜欢绘画,不喜欢球。”

         “······”

         佐井最后被卡卡西笑眯眯请去谈人生哲学了。

         (11)

         “鸣人,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知道。”

         “你会被人类当做罪人!”

         “我爱罗我问你,你会在乎敌人给你的荣誉吗?”鸣人笑了,“而且,我已经是罪人了不是吗?”

         “······”

         “我爱罗,我想让你统一忍界成为忍界的引导者,你不能有污点,总得有人替你去做吧?”

         “······”

         “其实大道理都是虚的,我只是想有一个给他们上坟的理由而已。”

         “······”

         漩涡鸣人,认准了的路就一定会走到底,不会再回头了。

         那么,我会支持你的。

         “那么活动的中心区域呢?”我爱罗问。

         五大国自然不是好的选择。“在雾之国和森之国这片区域。”

         “五大国之间吗?好地方。”我爱罗嘴角一扬,表示赞赏。

         战争现在就开始了,木叶啊,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