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不可追忆
        对不起佐助,现在我好像可以理解你了。

         有爱才会有恨。因此越善良的人,失望后就会越残忍。

         ----------------------------------

         (1)

         那一天是在一个落叶的季节。经过最惨烈的战斗后,人们失去了太多。一个个伟大的生命就犹如凋零的落叶,落尽后归于寂静。

         六年后的某一天,鸣人在千叶财团总部的屋顶上呆呆地看着天空,想起这件事情后依旧怅然。虽然他以前窃喜**术的伟大力量(瞬秒三代呢!),吐槽小樱的暴力,嘲笑好色仙人的不正经,感叹带土的无奈和疯狂,还有佐助的·····可是当鸣人再去回想时却发现,自己所有关于木叶的记忆里,最深刻的还是佐助。

         喧闹的街头,寂寥的心。临近夜时的街头灯光闪烁,有些寒冷,这不就是自己和宇智波的颜色?

         八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很多事情看着一直不变,实际上却什么都改变了。比如一样东西,比如一个人。

         但是有些东西不会改变,比如自己,比如宇智波。

         漩涡和宇智波,不知道为什么,永远是两个方向,即使很在意对方。

         其实,鸣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注意上宇智波和宇智波那个人的。

         记得那是以前,哦,恐怕是很久以前了,每天傍晚他都会坐在水边,只是盯着远处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每天傍晚,鸣人也会从那里经过,一点一点,看见他被晚霞辉映的脸,带着寂寞和漠然。但是他知道这样的表情会变化,只要自己出现。佐助不会放过任何鄙视自己的机会,然后嘴角不易察觉的笑。鸣人也是。

         默契?好像是有过这种东西。

         虽然交流很少,但是他们却逐渐成为最亲密的人,虽然看起来一个是天才一个是吊车尾,但是他们很相似。比如执着,比如孤独。

         这让鸣人很开心,因为他知道孤独的不只有自己。哦,这不是幸灾乐祸。

         佐助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曾经希望,这样的默契能够一直存留下去。

         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但是这一切突然发生了变化,佐助变了,也离开了,他们曾经的默契也似乎因此而消失了。尽管每天还是经过那条河,对着那里期待什么,可是尽管波光粼粼的河畔依旧洒满和以往一样美丽的余辉,却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鼬和带土也是一样,他们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正义,他们强大,他们骄傲,他们深爱着这个世界,但是最终却被这些毁灭。

         宇智波身上,是否有个诅咒?带土曾经这么说过。

         不仅是宇智波,漩涡也是。

         (2)

         “运筹帷幄数十年的奖赏,让你们见识一下绝望·····”对面斑,鸣人深深的自责,那一刻鸣人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弱。

         带土看了看远处强大的斑,又看了看升起的太阳:“太阳升起了,不知不觉打了一天呢,绝。”

         “诶?怎么,坐以待毙可不像你的性格。”卷卷头歪着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如果你不熟悉他的话,是这个印象没错。

         “是啊,不是我的性格。”

         “·····?”

         “本来想得到止水的眼睛,但是团藏那家伙······算了,反正我就要死了,这个眼睛不要也罢。”

         “你······”

         ·····

         “宇智波,带土······”正要使用终极力量的斑,感到一阵虚弱,回头说道。

         宇智波带土抚着右眼,笑的凄凉。

         “你以为我为什么灭掉宇智波一族?”

         你以为我为什么灭掉宇智波一族?为什么利用佐助杀掉团藏?我需要足够的瞳力掌控一切,只是可惜·····算了,我还有一族的眼睛,还有我的眼睛,还有你,足够了。本来晚些发动战争更好,但是没有时间了·····算了,没关系,反正我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这个世界的真相,我是知道一些的。

         神威,古语意为“神之坟墓”。

         你认为是谁的坟墓,斑?

         “真相?”很明显,斑抓住了重点。

         “斑,你很厉害,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带土放下扶住右眼的手,有些无力的垂在身侧,昔日血红的写轮眼已经变得苍白:“你知道的东西,我不知道;我知道的东西,你也未必知道。鸣人,佐助,我也是在对你们说。”

         斑是个很聪明的人,很快明白了带土的话。

         “你真是有一双好眼睛啊,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看来我送你一只眼睛是正确的,不然我退场恐怕不太容易。卡卡西,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东西传到你的写轮眼里了。呵呵,时空之力,一族写轮眼,十尾,六道斑,鸣人,佐助,这些只是跳板,引来一个人的跳板。

         “鸣人,佐助,有个人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带土吐了一口血,虚弱的跪下,“完全体的,漩涡面麻···”

         面麻,另一个我,性格集我和佐助之大成的面麻,他真的强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我的反面,是我。

         未来的我。

         然而真相远远不止宇智波带土知道的那些。

         都以为宇智波带土彻底失败了,其实未必如此。

         (3)

         忍界大战最终以忍者联军的胜利告终。五大国的领袖们简单的庆祝了一下,就带着各自的队伍回去了,毕竟重建是一个大工程。

         忍者联军果然是暂时的利益联合体,胜利不久就要迫不及待的解体吗?

         只有我爱罗不太想离开,直到医院再三保证后才被手鞠拖走。

         佐助回来了,这点让鸣人很开心。总算没有辜负鼬的托付,也没有辜负自己的誓言。

         虽然佐助仍然冷着一张脸,但是鸣人知道,佐助也是很开心的。

         这个死面瘫。

         躺在病床上吃大家送来的饭的鸣人,正要吃其中的拉面,忽然觉得四周的气压急剧下降,一抬头果然看见佐助的脸色越来越黑,只好讪讪的放下拉面,拿起了旁边的鸡汤。

         “果然还是佐助能镇得住鸣人呢。”佐井眯了眯眼睛,用看戏的语气发表了评论。

         木叶英雄的面子有点挂不住,未来的火影被一只柱子镇住实在是太丢脸了!鸣人“啪”的把碗放下,反驳道:“佐助又不是我爸爸,我漩涡鸣人大爷怎么可能被他镇住!”

         “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佐助丢下这句话,潇洒的走了出去,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鸣人:“·······”

         病房里的空气安静了一秒,然后发出了此起彼伏的狂笑。

         过了一段时间,鸣人的伤已经没有大碍,就被批准出院了。但是纲手却告诉他,她已经无牵无挂,决定辞职云游四海。鸣人知道婆婆心意已决,没有挽留,只是邀请一群熟悉的同伴去一乐大叔那吃拉面,大战胜利、佐助回归、自己出院等等的庆祝和婆婆送行一起进行。

         佐助是被鸣人硬拽过去的。

         大家好像还没有接受佐助。放心吧鼬,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佐助这家伙的。

         鸣人哥俩好似的搂着佐助的肩膀,和大家玩闹。鸣人的大笑和佐助的面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哪怕玩得再晚,最终也是席终人散。“发什么愣呢,佐助。”鸣人爬上火影大楼的屋顶,坐在了发愣的佐助旁边。

         “······”

         “你说话会死吗?”

         “不会。”

         “······”

         “鸣人。”佐助看着天上的月,开口说道。

         “什么?”鸣人装成一副大哥的样子,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本大爷会罩你的。”

         “······”佐助的嘴角抽了抽,为什么这个白痴总是能这么轻易的破坏自己的淡定,“我要复兴宇智波一族。”

         “嗯,那是自然的啊。”

         “我是说,你我之前未分出的胜负从现在开始继续。这次的赌注是-----火影。”

         “佐助,你就等着跪倒在本大爷的脚下吧!”鸣人已经开始幻想着他坐在火影的宝座上,一大群花痴女围着他尖叫(很不幸鸣人,从小到大喜欢你的人大多是男的),佐助跪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自己指着一个最丑的花痴女说道:佐助,这个女人赏给你了!

         鸣人越想越得意,拍了拍佐助的肩膀,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这个表情在佐助眼里非常的欠揍。

         “哼。”佐助用他简短的音节,表达了他深刻的鄙视。

         尼桑,也许这样下去也很好呢。

         月光照射下的火影大楼屋顶,留下了一闹一静两个背影。

         因为纲手的辞职,卡卡西只好暂代火影的职务。暂代,暂代。

         卡卡西可不想操心这个,比起做火影,卡卡西比较喜欢上坟和看黄书。

         鸣人的呼声很高。很快,由于鸣人的支持和解释,大家对宇智波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佐助的人气也逐渐高了起来。

         一切顺利,在表面上。

         晓已经彻底倒台,宇智波和漩涡不再是必需的力量,反而成了隐患。尤其是战争最后的对手,让某些人心有余悸。

         这种实力的存在,容纳一个已经是极限。

         佐助声望的提高让鸣人很开心,他要的就是公平竞争。

         长老会的模糊态度让鸣人有些不安。但是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木叶是世上最好的村子。

         日向家是最支持自己的家族。鸣人很感激,但是也希望他们不要那么高调了,他很不习惯。

         佐助,不管我们谁胜谁负,只要是朋友就好。

         忍历1001年的9月,秋高气爽。美中不足的是,傍晚下了雷阵雨,真是讨厌。

         鸣人和伊鲁卡、牙他们约好(佐助当然冷着脸不肯去)去日向家聚会。可是等他走到附近时,却发现前方一片火光······

         鸣人心里一紧,什么也没想,本能的加快速度往前冲。拜托,拜托,不要出什么事····

         鸣人呆若木鸡的站在日向家门口。

         已经一片火海。

         开,开什么玩笑!

         鸣人不要命似得冲了进去,正看见伊鲁卡老师倒了下去。

         鸣人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撕裂自己的心。

         “伊鲁卡老师!”

         伊鲁卡老师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布满伤口,惨到找不到词汇形容。

         日向和牙、志乃他们,早已经没有气息。

         “谁,是谁!”鸣人只感觉一股血气往上涌,他恨不得把那个人挫骨扬灰。

         伊鲁卡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凑到鸣人耳边,只来得及说出这样几个字:“团扇·····小心·····”

         鸣人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一道闪电划亮天际,和血红的狐眼相得益彰。

         伊鲁卡老师让我小心佐助?

         不,不可能!

         “怎么回事?”众人这时才纷纷赶到。远远看见日向家的方向火光冲天,放下手中的事情急忙赶了过来。

         这是······

         众人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恐怖的场景:日向家已经一片火海,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死相惨不忍睹,鸣人浑身是血的抱着死去的伊鲁卡,木然的回过头看赶来的众人,血色的狐眼野性而妖异。

         在惊惧的控制下,众人本能的后退。

         “发,发生什么事了?”一名看上去胆子比较大的年轻人上前问道。

         “死了,都死了······”

         “什么!?”

         在众人的再三询问下,鸣人才晃过神来。

         “鸣人,看见凶手是谁了吗?”

         鸣人陷入了自我矛盾中。一切线索都指向佐助,而佐助也没有不在场证明·····不,不可能!佐助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不能说出来。

         看见鸣人沉默不语,众人疑惑起来。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

         大家······这是什么眼神?

         不信任,猜疑?

         “人柱力果然不稳定啊······”

         “现在村子里有谁是他的对手。”

         “别说了,他在看我们呢。”

         “鸣人大哥才不是这种人呢!”

         呵呵,我怎么就没有察觉呢?只有我一个人在现场,尸体伤痕累累像是被野兽撕咬,我浑身是血的抱着尸体,九尾力量几乎在暴走的边缘·····证据都在指向我啊!

         去问佐助,佐助根本没有作任何解释。

         更让鸣人受伤的是,小樱似乎在躲着他。

         为什么?

         (4)

         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穿透自己心脏的千鸟,佐助,你······

         意识逐渐模糊,最后消失。

         不甘心啊,自己。

         “孩子,不要和那个孩子一起玩。”

         “妖狐!”

         “他不是妖狐,他是我得意的学生----漩涡鸣人!”

         “哼,吊车尾。”

         “最讨厌你了······但是身体自己会动。你,可别死啊····”

         “十分!你果然是天才!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徒弟了·····那个,可以一直保持这个形态吗?”

         “我要成为火影!”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呢鸣人。”

         “佐助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

         “你可别站错队了啊鸣人。”

         “因为你是我儿子。”

         “我不是谁,也不想成为谁。八尾,九尾,我要抓住你们,将月之眼收入囊中。”

         “有光之处必存在阴影,只要存在胜者这个概念,就同样存在败者。维护和平这种利己主义的意志会挑起战争,为守护爱,憎恨便会随之而生,这是因果关系,不可能被分开。按常理来说的话……但我们也能创造出只有胜者,只有和平,只有爱,只存在这一切的世界……”

         “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和平·····这就是现实。就像这条汹涌奔流的长河,无论以怎么的方式加以阻拦,现实都会吞噬一切并将他们无情的推翻。想逃脱这苦难.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无限月读----月之眼计划。”

         “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都陷入这一幻术中,成就谁也不是的一个世界,成就没有战争没有隔阂的完美的一个世界,舍弃个体的单一意识中才存在真理,世界早就不需要希望不需要未来不需要知名的英雄,而到那时现实将会完结,留下来的只有连绵不断的无尽之梦。”

         “人类只需沉睡在幻术中。”

         “我绝不同意。我相信,人类相互理解的时代必将到来。”

         “你的未来,我无法相让!”

         “人生会面临很多选择,不同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的结果,不同的结果会导致更多不同的结果。”

         “有光的地方必有阴影,有胜者就必然有败者,人性也是如此。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你竟然成长的如此正直,我很欣慰,鸣人。斑,你以为我会不加思考的接受你的月之眼吗,太天真了,我会自己做实验。我根本不需要投射整个世界的幻术,我只需投射一个人就够了。是吧,鸣人?”

         “人性本就是两面。我很欣慰鸣人,你居然这么正直;但是,你越正直,就意味着他越邪恶。”

         “斑我真是要感谢你啊,如果你不把鸣人击成虚弱,他有什么媒介来呢?是时候了呢·····”

         “欢迎回来,完全体,漩涡面麻······”

         “嘛~~这个世界的我还不错的样子~~”

         “即便是自己,你也要下杀手吗?真是无情呢,鸣人。”

         “我要复兴宇智波一族。”

         “团扇····小心····”

         “人柱力果然不稳定啊。”

         “现在村子里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别说了,他在看呢。”

         “阻止我的话,我会拉你下地狱。”

         “千鸟!”

         为什么不信任我,为什么我没有朋友?

         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我?

         你们····

         又是一个人了啊,一直以来都是·····

         在某处的一个山洞中,鸣人缓缓的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地狱吗?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

         鸣人皱了皱眉头,捂住了头,不知为什么,头突然开始疼了。

         “疼!”

         过了好一会,疼痛才逐渐消去。鸣人吃力的坐了起来,却很快发现身体一点也不沉重,只是手脚有些发麻而已。

         怎么可能?

         鸣人下意识的抚摸胸口,发现竟然没有伤痕。

         这,也太诡异了!

         没有大战后的虚弱,身体很轻松,隐约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在身体里流动。

         怎么会这样?

         大家知道一定很高兴!鸣人突然高兴起来,但是很快沉寂,高兴?怎么可能!

         往事的片段又回放在脑子里,怎么停也停不住。

         “疼·····停下,停下!”鸣人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痛起来,很快就又晕了过去。

         也许,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5)

         “佐助你醒了?太好了!”看见佐助睁开了眼睛,鹰小队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真好····

         佐助没有回应香磷的话,直接抓住水月,略有急切的问:“鸣人在哪里?”

         水月无奈的摆了摆手,虽然他喜欢说话,此刻一点词汇都没有。

         佐助的脸又恢复到了面瘫的状态,半晌,露出了一个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笑容。

         虽然是很帅没错,但是,这样很吓人啊!

         鹰小队陷入了沉默。

         佐助,你·····

         (6)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睁开了眼睛。湛蓝色的眸子,依然纯净,只是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同,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同。

         你们,太过分了。

         鸣人有些吃痛的捂住头,停了一会,觉得稍微好了些,才踉跄着站起身来走出了山洞。这里太黑,而且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走到洞口,鸣人惊讶的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这里的景色真是太美了。好像是在某座山里的谷地,草长莺飞,还有一汪水潭,很浅。

         压抑的心情好了不少。

         鸣人本来想打些野味的,但是山里的动物太机灵。更重要的是,鸣人发现自己竟然用不出忍术了,根本调不动自己的查克拉。

         岂止是这样,连狐狸都没了动静。

         那我岂不是成了废人?

         鸣人只好拿野果填肚子了。

         沉默的侵入水中,思考自己的过往,却无意中从水的倒影发现左胸口上有一个花状纹,张扬而妖冶。

         这不是心脏的位置吗?

         在接下来的几天,鸣人的注意力完全被这花纹吸引了,至少没有时间去回忆过去。

         鸣人最后认定,这朵花救了自己。身体的一切异常都和它有关。

         至于是祸还是福,那就不知道了。自己是死还是活,是强还是弱,有什么分别吗?

         哼,真是。

         过了几天,鸣人又开始感觉不舒服,这次不是头,而是全身。

         浑浑噩噩的在洞里躺了几天,鸣人才感觉好点。

         走到水潭边想洗把脸,却直接愣住了,像看见了死神一般,不,仿佛丢了魂一般。

         美女你是谁啊?

         伪娘什么的只能存在于动漫里不能存在于现实吧?不对,现实中不就有吗?呸,谁是伪娘啊!(鸣人你忘了大明湖畔的白了吗?)其实也不是伪娘,是一种混淆了阴阳的感觉。

         ·····还真不太像男的。

         某人是这样评论鸣人的:要不是性格和实力凶残了点,我还真以为这是鸣子呢。

         居然比大多数女人······不对,比大多数人类还要“美丽”?

         鸣人:“······”

         ·····算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不够多吗,也不缺这一件。

         鸣人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大家还能认出我吗?

         也好,也不一定是坏事啊······

         除了坐在洞口发呆,我还能做什么?

         不能总是在山里呆着啊,而且衣服也该换换了。

         其实,鸣人还是想听到木叶的消息。

         山脚下不远就是一个小城镇,不大,但是很热闹。

         鸣人步履不稳的走在街上,是身体发虚的缘故。但是在外人看来,是这样一副场景------

         一个金色长发的美人(鸣人在山里待了不少日子,头发长长了很正常吧)走在街上,好像很虚弱的样子,好软好想捏·····咳,美中不足的是好像有点平胸。

         其实鸣人的样貌并不是那种完全的女性化,而是混淆了阴阳的感觉(我为什么又说了一遍?),还是颇有气场的------但是配上眼睛和头发就有点意思了,而且鸣人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质,很吸引人。

         这不,就有人上前搭讪了。

         “小姑娘你好像哪里不舒服啊?”其实老兄你是想说“大爷我会好好疼你的”吧!

         “拿开!”那人被鸣人的眼刀和声音吓了一跳。久经战场的忍者生气了,那压迫感不是开玩笑的,而且那声音不像是女人。

         下意识的收回手往后退了几步。鸣人则瞥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那人回过神来,骂了声“奶奶的”向鸣人背后袭来,鸣人则习惯性的抓住那人的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然后自然的补上了几脚。

         最后那人连滚带爬的逃了。

         力量又恢复了吗?鸣人有些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样真是太好了。

         “咳咳·····”果然高兴的太早了。鸣人吃痛的的半跪在地上,脸颊流下了大颗的汗珠,配上那副外表,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街上的人赶紧上前扶住鸣人,嘘寒问暖,问东问西。据一个慈祥的老者说,刚才那个人是当地的小混混,总是欺负人,刚才鸣人的表现让他们大开眼界。

         这么容易就得到认同了吗?

         外貌和实力,人品和努力,感觉后者不堪一击。

         对围绕在身边的花痴,鸣人嗤之以鼻。街边的衣店老板要成本价卖给鸣人一件男式和服,很漂亮,鸣人再三推辞,老板才收了批发价。

         “那个,大叔,请问你知道木叶最近的情况吗?”鸣人看老板很热情,又想生意人应该消息很灵通吧?“大叔,大叔?”

         老板看见鸣人穿和服的样子,直接惊呆了,怎么可以这么漂亮?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鸣人叫了两声大叔,老板才反应过来。

         “恩恩,问这个做什么,你是木叶的吗?”

         “不是,我有朋友在木叶,但是很久没有联系了······”

         “哦这样啊!”鸣人那湛蓝色的纯净眼睛闪到了老板,他好不容易镇定了噗噗乱跳的心,继续说道:“听说一个月以前木叶英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大战,被佐助杀死了,佐助前几天刚刚当上了火影。哎什么英雄,听说那个漩涡鸣人去年9月好像杀了启蒙老师和几个好友,灭了日向一族,这场决战也是他挑起的·····哎真是,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以为他是好人呢······”老板越说越起劲,不停的说着,根本没有注意到鸣人的眼神越来越空洞。

         鸣人满脑子都是这么几句话:木叶和佐助说自己是凶手,佐助杀了自己,佐助当了火影,卡卡西老师死了,佐井他们政变失败被杀了,被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

         鸣人又感觉到头部剧痛,捂着头半跪下来,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对自己说:毁了他们,毁了他们,让他们感受到痛楚!

         不,自己怎么会这么想?

         老板被这幅突然的场景吓坏了,正想赶紧上前去扶,但是愣在了原地。

         鸣人恍惚中感觉有人走到了自己面前。

         一个人走进了店里,走到了鸣人面前。

         鸣人艰难的抬起头,却也是愣在了那里。

         “是你?”

         那个人对老板说:“老板,这个人是我的朋友,身体不好,我带他走了。”

         老板呆呆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女人,声音略带沙哑,二十出头的样子,黑色的长发一直留到腰际,而且有一双诡异的眼睛------像蛇一样。

         (7)

         “大蛇丸?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居然被认出来了呢,”大蛇丸戏谑的打量着面前的金发美人,像蛇打量猎物一样,让人很不舒服:“不过你好像很不欢迎我呢,鸣人。”

         当然很不欢迎了!大蛇丸又神秘又狡猾,永远让人猜不透。

         “你怎么知道是我?”

         大蛇丸笑了,只是那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他伸手指了指鸣人的胸口,说道:“阴咒印,你的一切异常都可以由它解释。”

         大蛇丸说的风轻云淡,鸣人却大吃一惊。阴咒印是什么东西?

         大蛇丸看着鸣人一脸的惊讶,知道对方已经被自己带着走了,不禁有些得意的说:“你胸口的花纹,就是阴咒印。”

         “那是什么?”鸣人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大蛇丸勾引起来。

         “那是上古咒印中的一种,其力量来自上古时代的母神伊邪那美,哦,我的天之咒印和地之咒印就渊源于此。阴咒印作为母神伊邪那美的力量,代表着创造和生命。创造,生命力,我想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大蛇丸看了一眼顿有所悟的鸣人,继续说道:“当然,这股力量还不稳定,因为咒印还没有完全觉醒。什么时候会觉醒呢?看见你胸口的那朵花纹了吗?它会逐渐向上蔓延,当它蔓延你的整个左脸时,咒印就会完全苏醒,那时你就会得到一种伟大的、全新的力量。哦,提醒你一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获得咒印的力量,代价是你将失去以前的力量。”

         大蛇丸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狂热,果然是一个科学狂人。

         “那我的脸是怎么回事?”

         “看来有必要给你简单的讲解大陆的历史呢。”大蛇丸看见鸣人有些茫然,说道。

         据大蛇丸所说,我们生活的大陆叫神泽大陆,意为受神恩泽。这片大陆的历史很久远、很复杂,六道仙人只是最近的历史。远的就不说了,就说与咒印有关的。伊邪那美是上古时代的母神,她和丈夫也就是她的哥哥伊邪纳岐生了一对龙凤胎,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分别是大姐太阳神天照、二弟月神月读、三弟战神须佐之男。这对龙凤胎还挺奇怪的,姐姐开朗、美丽而且锋芒毕露,弟弟月读却沉郁、阴柔·····咳,说远了,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总之后来他们就发生了战争,天照、须佐之男都被月读逼死,最后母神将月读封印于伊邪那美的轮回之中。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母神也被封印了,但是她对世界发出了诅咒。

         “你的咒印就是她力量的一小部分,或者说是一个碎片。对了不要忘记,月读的力量也沉睡在其中----外表变化是因为月读的力量吧,这只是意外。面麻的死亡和你的濒死就是咒印启动的契机。额,我说这么多你听明白了没有?”

         鸣人点了点头。

         “哈,这就是了。咒印正在和你的身体融合。宇智波带土好像知道一点吧。”

         什么?鸣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宇智波带土?对了,他是说过他看到了一些东西。

         “你是怎么知道的?”鸣人觉得大蛇丸是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这个,重要么?”大蛇丸笑的欠扁。

         鸣人沉默了。大蛇丸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想到这里,鸣人警觉的盯住大蛇丸,冷冷的问:“你有什么目的?”自己和他并不熟,莫名其妙的跑来告诉自己这些,很奇怪不是吗,肯定有什么目的。

         “哦?这么直接?当然是合作啊。”大蛇丸收起戏谑的神态,认真了起来。

         “合作?”大蛇丸的回答倒是让鸣人有些吃惊,和自己合作?

         “没错。”大蛇丸真的很认真。

         “我们没什么好合作的。”鸣人对大蛇丸的印象一直都不好,这个人实在太狡猾了,实在难以相信,所以就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你会的。”大蛇丸倒是很有自信。

         “凭什么?”鸣人皱着眉头问,气势是毫不落下风。

         大蛇丸真是觉得鸣人越来越有趣了,看来不拿出筹码是不行了呢。

         “凭漩涡家族灭族的真相。”

         果然,鸣人愣住了。漩涡一族?还真没有理由不动心。

         “你有什么条件?”大蛇丸不可能没有条件。

         “没有。”

         “什么?”这回鸣人是彻底惊住了,怎么可能?“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玩。”大蛇丸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他一直都这样不是吗?

         “好玩?”大蛇丸你·····

         “我很好奇你得知真相的反应,很好奇你咒印的力量。”

         这也是你科学研究的一部分吗,大蛇丸?

         “好,你说。”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玩什么花样。

         (8)

         我一直在不惜一切的守护仇人?

         鸣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大蛇丸有理有据,容不得你不相信。

         ·····五大国?

         木叶的一些古老家族也参与了这件事,只是都是过去时了,当年的参与者基本已经死光,现在的长老多半是他们的后代,而且知道先辈的所作所为。

         那我真是要佩服你们的勇气和无耻了。灭完我们的族,又假仁假义的收留我们,榨干我们的每一滴血,然后再像抹布一样抛弃吗?

         佐助,我现在好像可以理解你了呢。

         大蛇丸一脸玩味的看着低头不语的鸣人。虽然长发遮住了他的表情,但是他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的心,他的心翻江倒海。

         漩涡鸣人,我越来越期待你了。

         良久,鸣人才镇定下来。

         他的拳头是攥紧的,大蛇丸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细节。是么?嘴角邪魅的一笑,那是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这种心情,他太明白了。他·····

         “我要进行忍界改革。”鸣人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什么嘛!这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吗?带土呦,你和我都选错人了。

         “从毁灭木叶开始。”鸣人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微笑,只是那眼神·····

         锐利又杀意的眼神,配上一个美丽魅惑的微笑,诡异而邪魅,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可以摄取灵魂。

         太有意思了,大蛇丸感觉自己的每一滴血液都在兴奋,这个眼神,让他疯狂,也许,这次能成功也说不定。

         “哈哈······仇恨没有止境,时间却有尽头。既然有限,何不痛快的玩一把。”

         “你想玩什么?”

         “未来,这个世界的未来。”

         “我加入。”

         哈哈,英雄,忍界的英雄已经被我和咒印摧毁,现在的他,是阳光和黑暗的合体。

         世界的未来,会怎么样呢?

         你的未来会怎么样呢,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