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忍界会盟(二)
        这是忍界微型的战场。

         他们的喉咙是生产谎言的工场,他们用舌头欺诈,他们满口都是毒液,他们都偏离正路,并没有真诚的人,一个都没有。

         ---------------------------------------------------

         (1)

         会盟地点选择在风、火两国之间的一个小国胧之国,这是有缘由的。

         地点的选择暗示了谁是这场会盟的主角,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愿意深入木叶或砂忍,那里的水太深,深到去那就可能再也爬不上来。

         小城民风淳朴,风景如画。对于突然来到的这些大人物,小城的居民们是又好奇又兴奋,还有点畏惧。

         胧之国的大名是又兴奋又紧张。这事对他来说是一种荣耀,但是如果出了什么差错,那可够他喝一壶的。

         于是举国上下都紧张准备。驿馆不够住,大名就下令开放大名府和官员的官邸,甚至征用部分民居和客店。

         佐助、安藤一郎和几位长老早就在等着客人们到场了。

         各国的大人物们无不带着众多随从,好不威风。毕竟是非常重要的会议,觉得不能被别人比了下去。

         本来并不热闹的小城,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商人小贩也一夜之间多了不少-----这么多大人物,可是难得的赚钱机会啊。

         相比安藤一郎和长老们的排场和热情,佐助就显得低调和冷淡很多,他带的人较少,礼节也仅仅是点头致意而已。

         除了某贤二,宇智波都是如此。

         水月无奈的看了一眼佐助,不由得苦笑。这样的礼节对佐助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吧,除了宇智波家的人和那个家伙,还有谁能让他动摇?

         水月还同情的看了一眼香磷。真是可怜啊,佐助把她晾在一边都不怎么搭理,付出和回报根本就不成正比啊。

         水月更同情重吾。在特别警务部队任职,这么热闹的聚会,你想来却来不了啊,哈哈哈·····

         虽然佐助比较冷淡,让各国的大人物感觉受到了轻视,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

         不然你以为“雷神”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仅仅是因为雷遁?还因为佐助的性格气质,以及他那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

         “哦哈哈·····火影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

         “如此我感到很抱歉。”

         “哦,其实没什么,我完全不在意呢。”

         虽然这么说,但是那个人在进场时还是不满的低声嘀咕:“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对本大人这种态度。”

         “你敢对他这么说吗?”旁边的人问。

         那个人闭了嘴。说是这么说,面对佐助他还是有点怕的,虽然他从来没有承认。

         旁边的人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加快脚步走了。

         “哎呀,水影大人真是稀客啊!看来还是火影大人面子大,我们可是请不动水影大人你呀!”

         “安田大人客气了。”佐助的态度这时才和缓了不少。看来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宇智波人的尊重呢。

         显然,北川泽就是这样的强者。

         这个北川泽是什么样的人呢?只见他面带微笑,身材比例毫无违和感,五官俊朗,一股贵气油然而生,竟是一个很帅气的人,和藤原野倒是有些共同点。

         只是他有一点和藤原野不同,他的目光略微犀利,不想藤原野那样温和,和佐助一样高傲。

         北川泽也回给佐助一个客气的礼。

         宇智波佐助,我爱罗,北川泽,三位帅哥领袖给会议增添了不少亮色。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看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2)

         高层们围着又大又长的会议桌讨论着,身后是亲信等随从。虽然都坐着,但是发言权显然不等同,基本是五大国外加一个铁之国。

         火之国这边是佐助、安藤一郎、3位长老,后面站着水月等人;风之国这边是我爱罗、伊川信,身后站着马基、祭等人;雷之国这边是雷影、南云三十二;土之国这边是两天秤幸一、青木介三郎(不过后者用一种胆怯的目光注视着前者);水之国这边是北川泽、源氏无(后者年幼,坐在椅子上脚都够不着地呢);铁之国则是伊藤奏、伊藤武(伊藤奏长子,号称“武神”)。

         会议唯一脱线的是鬼之国的巫女鬼藤紫苑,她对会议毫无兴趣,话都是身后的松本上禧说的。

         “无论如何,对火之国不宣而战是不合规矩的。”安藤一郎说道。

         “那什么才是合规矩的?让我们将吃掉的东西吐出来?”我爱罗双手拄着下颚反问道,语气波澜不惊,褐红色的头发和额头的“爱”字显得十分张扬。

         “这·····”安藤语塞。

         “我们占领火之国的领土就是破坏规矩,火之国占领我们的领土就是正义,安藤大人这是什么逻辑?”伊川信接过了话茬,不依不饶。女婿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更何况风之国从这场战争中捞足了好处。

         “安藤大人以为忍界是你们火之国开的吗?”两天秤幸一也煽风点火。

         “我·····同意幸一大人的想法。”青木介三郎想说什么,但是对上两天秤幸一警告的目光,怯怯的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你·····”

         安藤一郎那个蠢货,难道看不清形势吗,虽然火之国最强,但风、土两国也在崛起。大长老心里骂着,但是碍于身份,他不能抢佐助和安藤的话头。

         会场一片哗然。

         有道理啊,你火之国占据着大陆最富庶的土地,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我爱罗心里明白,其实忍界上下对火之国已经不满很久了,就差有人出来给他们撑腰。

         “火之国确实没有理由指责风之国和土之国,但是你们风之国和土之国就有理由了吗?侵略有理?问问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亡灵吧。”佐助突然开口了,气势丝毫不弱:“也许在风影大人眼里火之国只是一块肥肉。难道幸一大人和伊川大人有信心自己是猎手?”

         “······”佐助的话显然说到了要害,让伊川信和两天秤幸一有些恍然。

         “况且我们火之国绝对不是好欺负的,这点我想你们应该明白。”

         “·····”

         以退为进,挑拨离间,一针见血!

         安藤和长老们对佐助颇为满意。这宇智波佐助虽然很讨人厌,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一把难得的利器。

         “啪---啪--啪---”会场突然想起了鼓掌声,一下,两下,三下·····人们惊讶的看见,竟然是我爱罗------佐助的宿敌。

         这·····

         “火影大人好一个猎物猎手的高论。”我爱罗鼓着掌,眼睛盯着佐助,说道:“只是不知道包括不包括四战后和你争夺火影位的漩涡鸣人呢?”

         此言一出,会场一片震惊的脸色,包括紫苑,只不过她的脸色有点奇怪。

         我爱罗,如此重视漩涡鸣人啊····不过仔细想想,当年的事确实有点蹊跷啦·····

         糟了!水月瞬间有些惊慌,赶紧看向佐助,佐助表面上没什么,桌下却攥紧了拳头。

         会场瞬间没有人说话。佐助和我爱罗互相对视着,一股····不是,两股慑人的气场扑面而来,谁敢说话。

         北川泽和两天秤幸一若有若无的笑着,原来如此。

         半晌,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四代雷影站了起来,哈哈的大笑道:“风影大人和火影大人真是好口才啊。”说话间眼睛却一直看着佐助。

         雷影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但是他一直不喜欢我爱罗和佐助,尤其是佐助。佐助用天照废了他一条胳膊他可以忍耐,我爱罗抢他的风头他可以忍耐,但是佐助和我爱罗一直主张打击排挤雷之国,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感觉受到了威胁。

         只不过为了雷之国的根本大计,他不得不忍下这口气,选择了中立。

         此刻有机会嘲讽佐助和我爱罗,他当然不会放过。

         几位长老和安藤一郎眼见佐助的气压越来越低,怕再这样下去佐助会失控,赶紧宣布会议暂时停止,中场休息。

         如此激烈啊,这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