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忍界会盟(六)
        机关算尽,看谁可以笑到最后。

         -----------------------------------------

         (1)

         “嗯?”

         就在藤原野使用雷遁的同时,北川泽一机灵,然后笑了:“这力量······”

         就在城里!

         此时袭击的团伙已经被击退,大名府上下一片狼藉,到处是残砖碎瓦、尸体、伤员。

         “火影大人你可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

         “敌袭!”

         “情况如何?”

         “伤亡不太大,受伤的多。而且不多的死亡都是第一波袭击也就是起爆符造成的。但是负面影响很大。毕竟这有这么多高手,还······”

         “查出是谁干的了吗?”

         “不知道。”

         “······”

         “会不会是金面的部下?”有人怀疑到了组织。

         “应该不会。这伙人水平一般,组织可都是精英。”大部分人不认为这件事与金面有关。

         确实如此。这些人虽然受过严格训练,但似乎受的并不是忍者或武士训练,而是类似杀手或恐怖组织,看不到道义和守护之心。

         “那也未必。也许是为了混淆视听,故意改变了风格呢。”

         “也有道理·····”

         “诶?”两天秤幸一和伊川信注意到了不对劲,佐助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我儿子呢?”

         “我弟弟呢?”

         “留在园林了,大名府出事,我急着赶回来。”佐助回答道,但是心中马上感觉到不安,不好,不安全!

         “出了这样的事,怎么能把他们留在那么偏的地方?”伊川信很疼爱儿子,立马急了。两天秤幸一也差不多。

         “······”佐助立即决定带人去找了。

         “我们也去!”两天秤幸一和伊川信说道。

         其他人留在大名府。不过说是这么说,主要国家的头面人物都跟着去了,毕竟大名府事小,这件事大。

         一群人迅速向树林赶去。拜托····千万不要出事啊!

         “大人!找到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2)

         怎么会?

         伊川信和两天秤幸一扑在尸体上痛哭。那可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啊!

         两天秤幸一最先清醒过来,他赶紧检查尸体,很快,他的脸色就青了。

         “宇智波佐助!”他怒视着佐助,斥责道:“我弟弟和你在一起,这事你怎么给我解释!”

         “关我什么事?”

         “我说是你杀的!”两天秤幸一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为之变色。

         “话可不能乱说啊!”安藤一郎赶紧插嘴。

         “乱说?”两天秤幸一冷笑,哼了一声,指着尸体说:“尸体可以证明!”

         “怎么说?”伊川信稳定了一点情绪,问道,他的语气还有些颤抖。

         “你看,现场的迹象表明,我弟弟是被一剑致命,而伊川浩显然是用左手刀面对面的和凶手的右手剑相持,然后右胸中了凶手一招左手雷遁后毙命。而具备这些条件的,只有你宇智波佐助!”两天秤幸一说着,目光一直停留在佐助腰间的剑上。

         “宇智波佐助,你具备作案的所有条件!作案时间,你完全吻合;凶手的剑,和你的剑基本一致;强力雷遁,你有;强大的体术,你有;动机,你有,我们之前是敌人;作案布置,你是东道主,你最熟悉当地,最有可能布置。大名府袭击也是你阴谋的吧?宇智波佐助你好狠的心啊,成功就是把我们一网打尽,退一步就推脱责任,比如推给金面······但是我们偏偏就是没有上当,呵呵,人算不如天算!天网恢恢!”

         “不是我。”

         “是吗?谁能证明?”

         “符合条件的人很多。”

         “比如雷影?”两天秤幸一冷笑道,失去弟弟的痛苦让他有些失去理智了:“他有左手吗?”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宇智波佐助,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交代,风之国和火之国没完!”伊川信老泪纵横,那是他的心头肉啊。

         “······”

         “我知道袭击是谁干的,确实不是佐助。”北川泽替佐助解了围:“而且他就在城里。”

         “水影大人知道?”

         “是的。”

         “好!别说我没给火之国机会,让你们去找!如果如你所说,我承诺公开道歉!”

         “好!”

         就在这时,原野像是发现了什么,拿着喊了起来,把刚缓和的局势再次推向紧张。

         他拿着鸣人沾满血迹的布片和头发喊道:“千叶鸣大人早上出去就没回来,我正急呢!谁知······看这是什么?”他都急得直跺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千叶鸣怎么也在这里?”雷影终于找到了挑事的借口:“我不想听解释。我只要交代-----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雷之国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来事情越发严重了。

         “事情太严重,仅封城看来是不够了·····胧之国全部封锁,挨家挨户搜!”

         因会议的缘故,风、火两国边境集结着大量忍者和武士,严阵以待。命令一下,他们大摇大摆的进入该国,一时间人心惶惶------而且,他们进入后就再也不肯出去了。

         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怎么知道在城里?”佐助悄悄问北川泽。

         “这你就不知道了佐助。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的力量是上古神直接赋予到血脉之中的,不是精神力量或身体力量,是特殊的自然力量。这个力量只有对方使用术时才可以感知到,而且对方必须距离不远,所以我肯定他在城里!抓住他,我们的胜利就水到渠成了。”

         “最好如此。”

         机关算尽,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