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鸣人与佐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

         (1)

         离宴会还有一天。鸣人实在待不下去,就跑出去乱晃。波云城很热闹,鸣人到处凑热闹,倒也开心。

         其实,这才是鸣人真实的一面吧?金面是现实逼的。如今暂时离开组织,真实的一面就显露出来了。

         不知不觉就玩到了傍晚,天已经渐渐黑了。鸣人走到一家酒楼下面的时候,听见二楼吵吵闹闹,就进去想看看怎么回事。

         招待看见一个金发双马尾少女走了进来,赶忙热情的招待:“您这是要吃饭吗?”

         “不是。”

         招待想阻止鸣人时,鸣人早已经跑上去了。

         鸣人都没有注意到,酒楼的第一层怎么没人呢?

         一个一身华丽衣服的青年坐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吃东西边看着外面的风景------风景主要是指人。青年看见外面有一个美女很中意,就让手下下去把美女抢了上来。鸣人上来时,正好看见他让女孩陪酒、但是女孩死都不肯的一幕。当然,在场的人没有出来管的。

         鸣人可不管是谁------反正也不认识,就大喊一声:“给我住手!”

         青年听见有人这么和他说话,非常恼火:“谁啊,敢坏本大人的好事!”

         但是看到鸣人后,青年的眼睛亮了。今天运气真好啊,送上门一个这么可爱的。

         青年松开手里的女孩,然后对鸣人说道:“让我放了她可以,只要你陪我喝酒就可以!”

         鸣人皱了皱眉头,走过去一把拉过女孩:“你,走!”

         女孩看了看鸣人,又看了看青年,一溜烟跑了。

         卧槽我就是客气一下,你居然真跑了啊!

         “诶?有点意思!”青年说着就来抓鸣人的手。但是鸣人反手抓住了青年的胳膊,然后飞起一脚将青年踹倒在地。青年没想到鸣人还有这么一手,没有防备才被鸣人一击得手,心里不由得大怒:调戏别人不成反而被别人“调戏”,自己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青年爬起来,“看本大人今天怎么收拾你这个臭丫头!”说着就使出浑身解数向鸣人攻了过来。

         这个家伙还有点本事,鸣人用体术一时间打不倒他。青年见自己居然拿不下鸣人,更是恼火,冲着一旁的手下大喊:“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拿下!”青年的一帮手下听到主子的命令,一窝蜂的向鸣人冲了过来。

         鸣人不想和这帮人继续纠缠,再打下去就要暴露实力了。不打了,跑吧!看着青年的一大帮手下,明显从门跑是不现实的,于是用手抓起裙摆,从二楼跳了下去。才二楼嘛,跳下去也没事。

         九尾感觉到鸣人从楼上跳了下去,本能的爆一些查克拉救人。

         鸣人无语了。九尾立即反应过来,也无语了。

         不过无语的原因不同,你应该能明白吧?鸣人是“不是说好了战斗时借我查克拉就行吗,你自己爆查克拉干嘛”,九尾是“不好意思啊,我忘了”,还不是救你救习惯了!但是我傲娇,所以我就不说。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佐助来到波云城就去城主府见了北川泽,双方谈妥了一些问题。谈完后佐助百无聊赖,出来散散心,梳理一下情绪,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座酒楼之下,而且偏偏是这个时刻。

         佐助正想着问题,忽然听见楼上有打斗的声音,然后听见一个男的大喊“臭丫头你别想跑!”抬头望去,看见一个金色双马尾的少女从楼上跳了下来。佐助想都没想就开写轮眼去接,然后爆查克拉的九尾就被佐助的瞳力看了个一清二楚。

         眼睛、外表、性格都熟悉。

         鸣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只觉得被人抱在了怀里。抬头看时,却吃了一惊。“佐助?”鸣人喃喃自语,然后才发现不妙。

         佐助的眼睛骤然增大,他已经完全想明白了。

         鸣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是见鬼了,又被这小子看到了一次!”九尾十分不爽。

         鸣人踹死九尾的心都有了。卖的一手好队友啊,还不闭嘴!

         两人一时蒙了,就互相瞪着对方不说话。

         那个名为波云幸之助的贵族青年带着手下冲了下来。看见佐助抱着鸣人,顿时大怒,指着佐助说道:“这女人是属于本大人的。你小子谁啊,给我滚开!”

         “这个女人?”佐助看了看鸣人,又转过头看向青年,憋住笑意毫无温度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

         见佐助居然和自己这么说话,青年更加恼火,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波云城城主波云忠一的儿子!”

         “原来是波云城主的儿子。”佐助突然扬起嘴角笑了。

         鸣人看见佐助的笑容,心里不禁对这个波云少爷同情了起来。

         但是这个叫波云幸之助的公子哥可根本不知道佐助的来路,以为佐助怕了,得意的笑了起来:“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滚!”说着就来抓鸣人的手。

         佐助皱了皱眉头,没有片刻的迟疑,用一个小幻术定住幸之助,然后飞起一脚将他踹出了好远。

         看着佐助变化的双眼,那些人好像明白了什么,抬起幸之助就跑了。

         幸之助啊,这次你不能幸运的有人帮助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能让佐助感到棘手的人只有3个。

         “喂,帮完了忙赶紧松开!”

         佐助一脸谁愿意帮你啊的表情,松开了手。

         (2)

         “你,是怎么回事?”佐助先开了口。

         “这个你应该去问大蛇丸。”

         “······”大蛇丸怎么那么烦人!

         “佐助,我记得你说过,高手对决可以心灵相通,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你的目的很明显,那么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鸣人觉得是摊牌的时候了。

         “······”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佐助。”

         “······”

         “为什么擅作决定,佐助?我可一直把你当作好朋友!”

         “何为朋友?”

         “你说什么?”

         “我问你,何为朋友!?”

         “······”

         “又是这副样子!”佐助火了:“我和你矛盾的缘由,其他因素都是次要的,我们之间真正的症结是,朋友!朋友?这种东西你太多了!“佐助像是说出来一辈子积攒的话似得,有点喘气。对他来说,一口气说这么一大堆心里话确实不容易。

         鸣人蒙了。“那我是什么?”

         “家人!”

         鸣人呆住了。原来一直以来自己不是自作多情,而是根本就低估了自己的地位!鸣人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把佐助带回木叶了,也明白佐助为什么自作主张了。

         “佐助,你想听我的想法吗?”

         “说。”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啊。战斗时你总是挡在我前面!你一直是那么的帅气、那么的强大,我对自己说,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佐助一样,让大家可以依靠。“

         “······”

         “就这样,一直一直努力,不知不觉就把你当做追逐的目标了。你明白吗,佐助!现在,我终于可以成为帅气、强大、可靠的存在了,我是风神金面!”

         轮到佐助蒙了。

         外表开朗的人,内心也许很脆弱。

         “我不会收手的,我一定击败你和木叶!”

         “木叶在你眼里是什么?”

         “没有感恩之心,只追随有力量保护他们的强者。”

         佐助扬起嘴角笑了。他觉得鸣人和他已经可以完全对等了。

         好,之前的决斗没有一次是全力投入的,这次一定要战个痛快!

         (3)

         “佐助,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

         其实佐助并不想现在就动手。在裁决者降临之前,他和北川泽没有把握战胜金面和浅川。

         “浅川在吧?”

         “当然。”

         佐助点了点头,转头走了。

         同时,鸣人也用瞬移离开了。

         围观的群众一脸懵逼。我的妈呀,大人物啊,刚才是金面和雷神?好厉害的样子!不过金面原来是妹纸吗?雷神果然喜欢男孩子,竟然和妹纸吵架,注孤生啊!群众已瞬间脑补佐助、金面、香磷、忍界会盟神秘银发帅哥四角恋狗血文十万字。

         (4)

         北川泽并没有追查,他设法安抚了城主而已。浅川来了就够了,金面倒是意外收获。其实是赚了。

         “大蛇丸,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佐助问已经等在房间里的大蛇丸。

         “我早就说了啊,在研究透彻瞳力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盯着你的。”

         “我不是说这个!”佐助的耐心逐渐用完了。

         “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冒着生命危险把鸣人的脑回路拉到了你的水平线,你都不感谢我一下吗?”

         佐助脸色不妙了起来。

         “我说过了吧,只有我有权力斩断羁绊。”

         大蛇丸没有答话,他只是笑着看佐助。在佐助眼里,大蛇丸的意思是:我这个人不会说话,如果有得罪的地方,你来打我呀!

         佐助自然没有打大蛇丸。

         “鸣人变化好大呀!”大蛇丸见佐助沉默,开口活跃气氛。

         “其实他根本就没变。”

         “啊?”大蛇丸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就被佐助就用神罗天征弹飞,头插进了墙里,煞是搞笑。

         保护佐助的暗部进来护驾,佐助挥手示意没事,把他们打发了。

         佐助走过去看时,大蛇丸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张蛇皮。

         “哼,又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