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血雾
        这是一场梦,可以逼真到极致。

         ----------------------------------------

         (1)

         雾忍。

         勒马,管家模样的人优雅地跳下马车,走到一家店面。店里的侍者见他的气质,知道是个有钱的主,车里的人,必定更是富贵非凡。

         待在车里的鸣人揉揉自己的头,缓解了疼痛感,却还不忘记在嘴上骂骂咧咧。正睡着觉呢,突然停车,害得他头撞到车厢,很疼啊。混蛋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其实这怎么能怪驾车的原野呢鸣人,人家很无辜的。

         “我们到了,千叶大人。”

         原野走到马车前,稍微的鞠了一躬,恰到好处不卑不亢。

         “千叶鸣?”侍者听说这个名字,眼睛立即睁大了。雾之国最近出山的名门望族商业奇才千叶鸣?

         鸣人从马车中探出身来,在原野的搀扶下走下了车。

         “多谢。”

         一声面带微笑的“多谢”,对别人来说,如沐春风。

         其他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鸣人身上,有喜欢,有嫉妒,也有贪婪。英气美女,说话声音中性而略带沙哑,再配上绣着落叶的和服,是最近抢了金面和雷神不少风头的雾之国名门商人千叶鸣无疑。

         凭着千叶家的背景和本人的才能,一鸣惊人,大名千叶寻还赐给她雪蓧双刀了呢。听说大名与之交谈,对其甚为欣赏,见她衣服上绣着落叶,就把雪蓧双刀赐给她了,因为双刀中有一把刀叫“落叶”,非常有名。

         听说她非常漂亮,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甚至觉得更甚于传说。如果她用那把刀翩翩起舞,落叶纷纷,那该有多美啊·····某些大叔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

         鸣人沉默着走进店里,然后走上楼,最后消失不见。出色的外表让他得到了足够的回头率,可是他需要的并不是这些,他与以前不同,他不再渴望引人注目,而是避之不及。

         离开众人的视线,鸣人立即收起了之前那春风般的微笑,手捂住胸口靠在了墙边。该死的,发作越来越频繁了,对那些人的厌恶,让情况更严重了一些。

         这个“千叶鸣”是怎么一回事呢?是这样的:藤原家有一个姓千叶的商业代理人(还和大名有亲戚关系),正好就联合他们进行一番活动,伪造了一个身份。令人郁闷的是,藤原野继承了他妈的恶趣味,硬要鸣人扮成女儿,才华横溢但是身体虚弱很少活动的大家闺秀,反正千叶藏是豪门贵胄,谁知道他有多少个女儿。用藤原野的话说就是,**术这样的神技不用就浪费了,多好的术啊!而且这样还可以掩护金面的身份嘛!至于中性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是鸣人死活不肯用**术变女声,所以只得编故事说“小时候发高烧引发炎症,嗓子坏掉了”云云。

         千叶寻对鸣人很欣赏,夸赞说“不愧是千叶家的人,不出府门则已,一出惊人”、“声音问题不要太在意,这样更显女杰风范”,气得鸣人脸上虽然挂着微笑,手却差点把筷子捏断。知道山本樱为什么没跟来吗?因为她见鸣人最近气压低,说什么也不肯跟着。

         每当鸣人回想当时的情景,都忍不住咬牙切齿。

         “什么,有必要这样吗?”

         “有必要,这是合作的诚意。”

         “·····”

         “不说话我就当做你同意了。”

         “······”

         我爱罗在明,藤原野在暗,藤原野比鸣人耗得起时间,鸣人需要藤原野甚于藤原野需要鸣人。

         看来还是同意为妙。

         算了算了,为了大计,忍了!组织确实需要一个固定的、有力的心脏,而且这也是和藤原家合作的诚意,千叶藏府本来就是藤原家的一股秘密势力。不过下次战斗,哼,藤原野你给我小心点。

         你们就先对我品头论足吧,无知的人类。一个连我都摸不透底的男人在盯着你们,你们的血管难道不感觉寒冷吗?

         (2)

         “渡边·····”女孩抓住渡边刺入自己身体里的刀,缓缓的倒了下去。

         “对不起真弓,我只是遵循命令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掉他们,难道不是同伴吗?”渡边接到暗部的抹杀命令,大声的抗议着。

         “这次任务是机密任务,为了保密不能留活口。”戴着面具的男人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解释道:“你不杀,会有别人杀。”

         至少是死在同伴手中?

         “干得好渡边。”

         面具男人拍了拍渡边的肩膀,算是认可渡边的工作成绩。

         但是渡边不为所动。他扫视着满地的尸体,平静的问道:“打算怎么处理?”

         “老规矩啊,渡边。伪装成被敌国杀害。”

         欠我的钱不用还了,真弓。

         “你······”渡边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捂住肚子跪了下来。

         “抱歉,你也不能活下来。”

         渡边倒在真弓的旁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活着不能互相理解,就一起死去吧·····真想和你一起去同一个世界啊,但是你必定会去天堂,而我只能去地狱。

         呵,杀害同伴的人,果然会不得好死。

         但是为什么啊,雾忍?

         “你醒了?”

         渡边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一个金发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面前。

         “我不是死了吗?”

         “你确实死了。是我将你从地狱中拉了出来。”鸣人平静的说着,气场却强得惊人。

         “你是金面?!”渡边睁大了眼睛。

         “很重要吗?名字这种东西。”

         “······”

         “暗部的吧?说起来真是可悲,为村子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却被村子抛弃。”

         看见渡边变化的神色,显然是被说中了痛处。鸣人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

         “这样又会有多少孤儿出现呢?完美的伪装,那些孤儿会仇恨敌国吧,然后成为国家的棋子。”

         “又会有牺牲,于是憎恨和痛苦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像是一场梦吧?但是逼真到极致。”

         “你看看这个世界,用无数生命换来的和平,不到两年就破坏殆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改变。既然世界有胜者和败者,而败者只有痛苦,那就建立一个只有胜者的世界。”

         渡边打断鸣人的话,严肃的盯着,神色充满了疑惑和警觉:“你是谁?”

         鸣人听了,却是笑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名字并不重要。”

         “你是谁?”渡边并没有放弃他的问题。

         “我不是谁,我只是个想改变世界的人,仅此而已。那些将别人的亲人和同伴当作棋子利用然后抛弃的人,我无法原谅!”

         “改变?这种东西·····”渡边皱紧了眉头。

         “我能救活已经死去的你,不相信我的力量吗?来吧,我这里有很多同伴,到我身边来,你就是救世主。你,也是孤儿吧?”

         渡边像是被说中了什么似得,颤抖了一下。

         这当然没有逃过鸣人的眼睛,他继续加火。

         “雾忍,为什么五大忍村最弱呢?初代水影末期,二代水影时期,四代水影时期,五代水影末期,多少次动乱?对这个村子来说,一切只不过是虚无,一场噩梦。空谈一点意义也没有,见过现实的你应该能明白吧?”

         “你,究竟想·····”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是想建立一个面对英雄墓碑也无须心怀愧疚的世界。”鸣人指着渡边手上的血迹,说:“这些人都会被封个英雄的称号。但是面对这些英雄的墓碑,难道你不觉得愧疚吗?”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我在那个真弓身上发现了这个。”鸣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身上找出了一个小本,扔给了渡边。

         渡边接过本子,看了一眼,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了起来,这些足以证明他内心的波澜。

         这是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主人娟秀的字:渡边那家伙太无聊了,不工作会死啊·····渡边好帅啊·····想和他说话怎么办?·····有了,借他钱不还吧,这样就可以找借口了·····哎,又没有说出口·····

         渡边,你真是个笨蛋!

         渡边合起了笔记本,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

         “嗯?”鸣人见这样的情景,有点惊奇。

         看见渡边伸过来的手,鸣人嘴角扬起了微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