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组织崛起(一)
        除了宇智波和基友,没有人可以阻挡宇智波。

         -----------------------------------------------------------------------------------

         (1)

         木叶高层会议。影,长老,大名使者,他们之间的争斗和合作就在这个狭小的房间激烈的进行,小小的房间就是忍界局势的缩影。

         “最近那个千叶鸣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很重要吗?”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金面和千叶鸣出场时间太巧合了。”

         “你怀疑他们是一个人?不会吧,他们两个差距太大了,虽然他们头发和眼睛很像。”

         “他们的声音也有些像。”

         “这不能当做证据吧,像的人大有人在。金面确确实实是男人的声音,千叶鸣只是声音有点怪,不是说她小时候声带受损、她都很少说话吗?金面和千叶鸣也许只是像而已,事实上他们性别都不同。”

         这时在一边沉默很久的三长老突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三长老说,如果我们错判了金面的性别呢?别忘了他有面具。

         很大胆的假设,但是不能说没有道理。

         “这只是你没有证据的推测。还有你别忘了,金面和千叶鸣只是有部分的重叠,金面出场要早一点而且多得多,更重要的是在那部分重叠中千叶鸣都有不在场证明!”二长老并不同意三长老的观点。

         “这·····”

         “好了!不要吵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谨慎一点好。”还是大长老出来解了围,他转过头对坐对面的佐助说:“火影大人,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佐助终于开口了,可惜根本不给大长老面子:“我是你可以命令的吗?”

         眼看长老们要发怒,旁听的大名使者赶紧出来圆场:“都是自己人,这样不太好吧!”大名给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尽力保持影和长老会之间的平衡,这样大名才大有可为。

         大名的面子还是要给的,长老们总算忍住没有发火。但是佐助接下来说的话却真的激怒长老们了。

         “我自己知道怎么做。把这事交给我的牙,是在间接承认你们的根无能吗?”

         “宇智波佐助!”看着潇洒离开的佐助,脾气不好的大长老终于愤怒了,自己活了几十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其他的长老虽然不像大长老这么激烈,但是他们的脸色证明他们的心情并不比大长老好多少。

         大名使者在安慰长老们的心情。

         宇智波是优秀,可惜太骄傲了。

         (2)

         也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炫耀,鸣人竟然大张旗鼓的跟着商队,坐着他那辆绣着落叶的马车,向雾之国都城前进。

         渡边简直快无语了:“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千叶鸣在这里吗?还和商队一起走!”

         “我就是要别人知道。”

         一旁的原野无奈的冲渡边耸耸肩。

         渡边终于忍无可忍了:“我是想说,为什么我要扮成车夫啊!!!!”

         原野一脸的幸灾乐祸。

         到雾之国是有些路程的,最近世道又有些不太平,忍村和大名又只顾争权夺利不干正事,搭伴走是不错的选择。

         千叶鸣带着手下和商队一起走,在商队里掀起了小小的轰动。千叶鸣和宇智波佐助、金面、我爱罗并称最近的四大风云人物(之前的四大风云人物是宇智波佐助、北川泽、我爱罗、金面),与其他人相比,千叶鸣不是有野心的政治人物,没有危险性,加上是个“女人”,大家明显对她更有好感----所以一路上鸣人一行还是是很受优待的。对此鸣人有些愧疚,大家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在欺骗和利用他们。

         鸣人解释说,之前都是以千叶家的背景官方护送的,他(她?)很不喜欢;这次任性的甩开护送队是想自己走,一直都没有机会仔细观察忍界的大好河山呢!说着对商队做出了个恳求的表情。

         商队上下都夸鸣人,没想到千叶大人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鸣人机械的笑着,原野面无表情其实已经憋出了内伤,渡边却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坐在马车里,鸣人还真是想念用忍术跑来跑去的感觉,不能运动,颠簸得也厉害,坐久之后,他感觉是腰酸背痛、坐立不安,真是难受啊!

         就在鸣人如坐针毡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蹄声自马车后响起,鸣人从车窗探出头望去,见一群穿着黑衣人策马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手里提着刀,凶神恶煞。

         “不好!”队伍前头的商人一看,大惊失色的呼喊起来:“是强盗团!”

         通过这段时间的闯荡,鸣人知道在偏僻的商路上尤其是水之国的商路上有所谓的“强盗团”,与普通的盗贼不同,强盗团不是乌合之众,他们有较严格的组织纪律,是一伙嗜血贪财的亡命之徒,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他们有组织、行踪不定,和地方一些统治者有分利,所以竟然没有人去认真的剿灭他们。

         强盗团的凶名让商队惊恐不已,显然受害不浅。

         但是领头的显然早就有了对付这些强盗的经验,熟练的把车停在路边,翻身下马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摆出了不抵抗的保命姿态,同时对其他人喊道:“大家不要慌,保命要紧,赶紧把所有的东西都丢下,下车像我这样蹲好,他们抢了东西自然就会离开!如果反抗的话,会连累大家都跟着死的!”只要乖乖交出财物并且态度恭顺,强盗团一般是不会要你命的。毕竟把人杀了就只能抢一次,留着可以抢很多次。

         虽然不太情愿,但形势逼人,大部分商人都下车或下马抱头蹲好,只有一个守财如命的家伙抱着自己的财物,任凭别人怎么催促劝说,就是不肯下车。

         “想活命的话老老实实的交出所有财物!”强盗们很快围上来,高头大马煞是威风,挥舞着锋利的长刀威胁着众人。

         很快,那个人吸引了强盗团的注意力,所有的强盗都狠狠的盯着车里如见猫的老鼠般颤抖的人。

         “大人!”连滚带爬的出来,那穿的一身土豪气的商人跪在强盗面前苦苦哀求,“我真的没钱啊,请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儿子……”

         “没钱?那你就去死吧!”那强盗首领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手起刀落,“嚓”的一声,那人的上半边脑袋就分离另一半脑袋抛飞,身体无力的倒地,令人恶心的东西流了一地,手脚还在不住的抽搐,异常的毛骨悚然。

         亲眼目睹这样的残杀,虽然自己也杀过人,但是从未如此残忍,更从没有侮辱过别人的尊严,鸣人只觉得一阵恶心和愤怒,脸色也苍白起来。

         这时旁边惊魂未定的人赶紧低声提醒鸣人:“快躲起来别出声,要是被发现了·····”那些强盗什么做不出来啊,要是见到这样漂亮的女人·····

         鸣人苍白着脸点点头,躲回了车里。

         但是回到车里的一瞬间,鸣人嘴角却扬起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来得好!秘术·咒印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