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英雄之名
        木叶,我应该拿什么来爱你?

         是谁背叛了我的心,是谁毁灭了我的天真。

         -------------------------------------

         (1)

         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人站在窗前,渡边在不远处看着出神,他觉得,金面是孤独的。

         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就是组织的首领、扬名忍界的神秘人物-----金面。这个男人,不,性别不确定----很孤独,很神秘。瀑布般金色的长发,白而嫩滑的肌肤,中性的身躯,面具下露出的湛蓝色的眼睛,难以辨别男女。更多人认为金面是温柔的美男子,但也有人认为是隐藏身份的女中豪杰。

         “准备好了吗?”金面突然问。

         渡边这才回过神来,回答说,“是。”该死,面具下的声音也是中性的。

         “嗯。”金面应了一声,又看向窗外,不再说话。渡边犹豫了一下,退了出去。

         “我们很久没见了呢,佐助。”面具下的嘴角展现了一个微笑的弧度,“不问候的话会很没有礼貌。”

         六年前。

         终结谷。金发的少年向对面的黑发少年大声的喊道,“住手吧佐助!下一次出手不会手下留情了!”

         “谁要你留情了?”黑发少年淡淡的回答,听不出情绪的变化。

         金发少年的身形顿了一下,“佐助·····”

         黑发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凌厉的出招。

         两股巨大的查克拉激烈的碰撞,震得大地都在颤抖。

         “佐助!”金发少年大喊,“你的方式是错误的!我不会让你坠入到黑暗之中的!”

         “我已经在黑暗之中了。”

         “我会从黑暗之中救出你的,佐助。我会阻止你。”金发少年依然大喊。

         “阻止我的话,我会拉你进地狱。”

         激烈的撞击后,两个人各自飞退了好几步。

         “一定会阻止你的,哪怕追逐到地狱的尽头!”金发少年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

         黑发少年的瞳孔瞬间扩大。

         不行啊,鸣人。即使是宇智波,也是会动摇的。

         “一招决胜负吧!”黑发少年手上凝聚出千鸟,冲了出去。

         “好啊!我要上了!”金发少年大喊着,凝聚出螺旋丸,也冲了出去。

         越来越近。

         我果然下不了手啊,佐助。而且我相信你也不会下手的!

         左胸口突然传来奇怪的感觉,随后耳边似乎听见了心脏的跳声。幻听吗?身形一僵,动作瞬间慢了下来。

         远方藤原家一个坐在院子角落看花的少年,身体突然一僵,耳边传来了心跳声,这是····共鸣吗?阴咒印,她,出现了吗?她是谁呢?

         一切已经来不及。

         来不及收手了。

         千鸟直接贯穿了金发少年的心脏。

         ·····佐助?金发少年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黑发少年血色的写轮眼看不出任何情绪,心里如何,谁知道呢?

         不可能······

         感觉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流逝,要死了吗?好累。

         又变成一个人了啊,一直以来都是······

         “白痴家伙,净给本大爷添麻烦!该死的写轮眼小子!”某狐狸不满的骂着,集中精神瞬发出强大的查克拉,强行注入了金发少年的重要器官里。“该死!伤到了要害吗?对不起啊,小子·····该死的,消耗了太多力量,要沉睡一段时间了。”某狐狸沉沉的睡了过去。狐狸不知道的是,幸亏他用查克拉护住了鸣人的心脉,否则阴咒印再神奇也救不了鸣人。

         九尾释放的查克拉实在太巨大,查克拉在鸣人周围形成了巨大的能量流,刹那间地动山摇,整个木叶都震颤了起来。佐助被这巨大的能量流压迫得头晕脑胀,本能的拼了命伸出手抓住鸣人,喂·····吊车尾·····喂!·····很快身体就没有了力气,手也渐渐的无力、松开。“······”黑发少年终于筋疲力竭,晕了过去。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血红的勾玉化成了道道轮回。

         终结谷设置了结界,焦急的众人根本无法靠近。等到巨大的能量流逐渐消失的时候,赶到的众人只看到了一片废墟的战场和昏迷的佐助,哪有鸣人的影子?

         “鸣人!佐助!”“鸣人!”现场还有小樱的失神,佐井的愤恨,和卡卡西的僵硬。

         用无数生命换来的胜利,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吗?我该怎么办,带土?银发忍者望着天空。

         鸣人死了啊,连尸体都没有······

         “九尾人柱力终于死了吗?”大长老松了一口气。

         “嗯。最好宇智波也重伤别再醒来。”二长老得意的品着杯中的浓茶。

         九尾人柱力,宇智波,日向·····我们才是木叶的主人,永远都是!

         “哈哈哈······”

         (2)

         鸣人在黑暗中幽幽的醒来,手摸了摸胸口,温热的感觉,节奏的跳动,我还活着吗?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山洞啊。

         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动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一点大战后的无力,隐隐的感觉到一股和缓的力量在身体里流淌。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被千鸟贯穿了心脏吗?怎么还·····

         出去在洞外的水潭里洗澡的时候,鸣人才发现自己心口处有一朵花状纹。

         鸣人在这里休养了几个月,因为浑身都有一种无力感,身体和内心都是。

         这是为什么·····?

         头好痛·····这是怎么回事?鸣人感到头痛欲裂,双手捂住头半跪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呼吸好像有些困难。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变化·····

         佐助,你·····

         木叶?·····

         好痛······这种感觉,很熟悉·····

         漩涡鸣人,你究竟算是什么?

         十几年的努力,到头来原来什么也不是。

         对,漩涡鸣人,你什么也不是。不,你是一个弃子。

         你们,还是背弃了我······

         (3)

         懵懵懂懂的睡去,幽幽的醒来。

         这里是哪里?我又是怎么回事?

         经过仔细的思考,鸣人几乎可以断定,是这朵花救了自己的命。不,准确的说是赋予了自己新的生命。

         鸣人还渐渐的发现,自己还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恢复力,而且还能赋予其他生命体生命力。当然,消耗是很大的。

         真是有趣的能力!

         但是出现了奇怪的情况。鸣人发现自己的身体形态逐渐发生了变化。随着身体的变化,心口的花纹也在左半身扩大蔓延。事实上,当花状纹扩散到左半边脸上时,咒印的力量将完全觉醒。

         我怎么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对鸣人来说,这个是很难接受的现实,没错,是现实,所以最后也不得不接受。尽管心里依然很别扭。

         可能也有神经大条的因素······

         不知道这样的脸,大家还能不能认出来。

         不能待下去了。

         走出山里,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出乎意料的高。

         “好漂亮的人啊!”人们心里这样想着。当然也少不了上前搭讪的。这可是真正的男女通杀。

         从来没敢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可以不用拼命努力就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可。

         漩涡鸣人啊。

         鸣人很快打听到(毕竟颜值就是正义),木叶经历了重大变故。漩涡鸣人已经死了,宇智波佐助开了轮回眼,得到了更强大的力量。大多数村民已经归顺了宇智波,卡卡西已死,佐井、鹿丸他们政变失败,下落不明。佐助掌握了木叶,目前声势大振。

         卡卡西老师也?

         木叶······

         竟然如此彻底的遗忘了我?

         我拼命要保护的村民啊,你们竟然敢······

         而漩涡鸣人,居然在最后一刻都对你们抱有幻想?

         不,我怎么会这么想呢?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又开始痛了·····

         门口有人走进来。

         感觉有人站在了自己面前,本能的抬头看时,却大惊失色。

         “是你?”

         (4)

         我爱罗,卡卡西,鹿丸,佐井·····谢谢你们。

         漩涡鸣人,你之前那么拼命,值得吗?

         哼·····

         佐助,我会阻止你。但不是以漩涡鸣人的名义。

         漩涡鸣人不能和同伴所在的世界为敌。

         而且漩涡鸣人已经死了。

         为什么不利用一下自己的新力量呢?傻子才不用。

         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鸣人戴上面具,将一群人收归到了自己的麾下。

         当然也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也不能说是不愉快······

         遇见了一个叫藤原野的男人,呸,少年,他让人很不舒服。不过从他口中得到了很多关于咒印的信息。

         其实这个人看上去还不错,但是你管谁叫“小弟弟”啊?!杀了你!

         弟控,还是个用火遁和雷遁的。

         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接触时间长了印象就好多了,只要不笑的那么欠扁。

         鸣人的组织就叫“组织”。表面上是饮食行业的商家----千叶财团。

         我已经重生,这个世界也将重生。

         我叫金面。

         还有另一个身份:千叶鸣,千叶财团的boss,虽然只是幕前的。

         思绪回到现在,窗前的人嘴角的笑容依旧保持着。

         “啊呜·····嗯?大白痴原来你还活着吗?”

         “醒了?狐狸?”

         “嗯·····嗯?之前没有注意,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

         “不错啊,鸣人。”

         “鸣人已经死了。”

         “啊,不,鸣子。”

         “你闭嘴!”

         “鸣子,鸣子,鸣子,鸣子·······”

         “吵死了,你能不能换段话说!宠物果然词汇量不行吗?”

         “·····你闭嘴!”

         ······

         吵了一会,两人(??)都愣了片刻,然后都笑了。

         “狐狸?”

         “我叫九喇嘛····嗯?你说什么?”

         “有你在,真好。”

         “哼,好恶心的话!”

         我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留着爆炸头的、经常大喊大叫的吊车尾小子了,我是强大的、虽然时常脱线(这个词能不能删掉啊)但是做事如同风暴的金面。笑意突然变成认真和坚定:“那么你呢,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