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大蛇丸
        生命很脆弱,所以人期待永生。

         ------------------------------------------------

         鸣人正在休息。

         千叶府的一个仆人走进了鸣人的房间。

         “你是谁?”鸣人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千叶大人你怎么了?我是正一啊。”正一回答说,确实是正一没错啊。

         “······”鸣人披上外衣,下了床。

         “千叶大人这是?”正一露出了紧张的表情,赶紧要上前扶住鸣人:“您的身体·····”

         鸣人伸手拔出了挂在床头的“落叶”。

         “哎呀呀,你越来越强了。”正一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眼睛也变成了蛇眼。

         “大蛇丸,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完美的作品啊·····诶,能把刀收回去吗?”

         大蛇丸笑着用手拨开了鸣人的刀,说道,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一点都不生分。

         鸣人盯了大蛇丸一会,把刀收回了刀鞘。

         “大蛇丸,既然你来了,那我就说上次没来得及说的话。”

         “哦?什么话?”大蛇丸顿时很有兴趣。

         “你们家的事。”

         大蛇丸身体一僵。

         鸣人显然注意到了大蛇丸的异常。但是他当做没有看见,继续说了下去。

         “为什么大蛇丸你能和宇智波带土合作呢?”

         “为什么呢?”大蛇丸已经调整好情绪,反问鸣人。

         “因为你的祖上和宇智波带土的祖上是师兄弟,都是二代的心腹。这是三代对你那么好的原因之一。”

         大蛇丸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是吧,宇智波大蛇丸?”

         “······”大蛇丸蒙圈了,宇智波大蛇丸是什么鬼?

         “梦想着写轮眼瞳力的你,当佐助保姆的你,很有资格这么叫嘛!”

         我身上还有你们家的力量呢,请叫我大筒木大蛇丸!大蛇丸在心里嘀咕着。

         “你的祖上是个禁术天才,二代传授了他很多禁术。那么他去做什么了呢?他卧底在雾忍,甚至差点当上了水影。”

         鸣人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

         “二代与雷影会盟,并不是真心的,他想借机消灭云忍的精英力量。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卧底已经暴露,所以雷影和水影已经秘密联合,结果二代反而被消灭了。如果没有得意弟子作为筹码,凭借二代的实力逃跑是没有问题的,金银角部队怎么可能杀的了他。当然,水影顺便还阴了雷影一把。”

         “够了,别说了。”大蛇丸打断了鸣人的话:“这就是我禁术的来源之一。那么,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了解你而已。”

         “哼,那么你已经成功了。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鸣人。”

         “谢谢夸奖。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鸣人的眼睛里并没有任何恶意,他只是好奇而已。说实在的,鸣人还要感谢大蛇丸呢,他给自己带来了不少力量。

         “可以。”

         “请问你是因为这个恨木叶吗?”

         “恨?我没有那么肤浅鸣人。我之前对木叶做的一切,与恨无关。我只是在做实验而已。再说自来也和纲手很重视木叶吧。”

         “感谢你如此重视好色仙人和婆婆,大蛇丸。”

         “哼······还有问题吗?”

         “那么,三代爷爷呢?”

         “有段时间我很不待见他,我认为他只是愧疚而已。我家为木叶牺牲了那么多,却什么也没有留下。”

         “现在呢,大蛇丸?”

         “他知道是发自内心的,我很感激他。但是我不为我的所作所为后悔,从来没有。”

         “是吗·····”鸣人的眼神有些复杂,也许是在怀念什么吧。“你是为了父母吗?”

         “并不是,他们活在记忆里就可以了。家族的兴衰,忍界大战的所见所闻,让我明白生命是何等的脆弱-----所以我才试图永生。生命很脆弱,所以人才期待永生。你在杀人的时候,应该体会到这一点了吧?”

         鸣人沉默了一会,又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些话你对佐助说过吗?”

         “嗯?”大蛇丸扬起了嘴角,不过不是在笑。

         “说过吗?”

         “没有。”

         “那么,我问完了。”鸣人舒了口气,定了定心神,露出了微笑。

         “······”

         大蛇丸除了诡异点,其他方面还可以呢。至少他也明白什么是孤独,什么是理想,也思考过如何改变忍界。

         说实话,鸣人还对大蛇丸有一点感激呢。那天大蛇丸说的话虽然很残忍,却让他有所成长。从那天起鸣人知道,从前的自己住在象牙塔之中幻想着相互理解的乌托邦,是多么的可笑,这样软弱的自己什么也守护不了。不想再失去珍视的人了,不想再让身边的人受委屈了,不想再构建软弱的和平了-----如果人类不能主动的和平,那就强迫他们和平;如果忍界不能成为天堂,那就彻底摧毁这个地狱。为此,自己可以背负一切。

         黑化正是为了净化。

         净化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