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兄弟没法做了
        与此同时,同一个星球不同的地方。

         “怎么了……”

         一个低沉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询问着他眼前的这个老实的伙计。

         “沙普特(沙爷爷本名)他不想……低价卖给先生您他的药酒,态度很强硬,比之前几次装模作样都要强硬……”那个车夫说着,脸上有些惭愧,这一次他又要跑第二趟了。

         “他又说什么了?”

         似乎是早就料到他会如此,声音里并没有一点惊讶,反而好像是很了解沙爷爷的为人一样,立刻就知道他肯定有带话给他,当然,如果这一次带来的还是一些不轻不重的威胁的话,他会考虑改天要不要写一封绝交书让车夫带过去。

         理由是对方太蠢,难以交流。

         “他,他,他说……”车夫一下就结巴了,支支吾吾的,憋出了一句跟九衣一模一样的减删版:

         “沙普特他说……你去告诉那个人,他的孙子现在就在我的手里,我帮着他好吃好喝养着,他要是在没有什么表示,那这兄弟就没法做了……”

         声音那头的人听到这句话,似乎是皱了一下眉毛,语气有些烦躁,心里微微有一些莫名的不安。

         “说原话。”

         看来是一下就知道车夫的话有删改了。

         纠结了一会,仿佛是说谎比老实说话的代价更大,所以他选择了代价较轻的那一项——

         “沙普特的原话是这样子的——”

         “你去告诉那个死老王八老不死的大混蛋,现在他儿子的儿子被他儿子赶了出来,在我这里当菩萨似得好吃好喝的供着,就怕一个不小心伤着摔着了,简直比我对我自己孙子还上心。”

         “你这个忘恩负义没心没肺的死白眼狼要是在不巴结巴结我,我就让我家孙子搞了你家孙子,看他们两整天粘在一起也挺不错的,那小子应该也很情愿,断子绝孙还能拉上你一个,很爽耶。”

         不当兄弟=当亲家吧

         这潜台词也是不错的。

         相信那车夫的文化水平应该不低,几大串风言风语,传述的时候就变成了普通好兄弟之间的调侃,这也是没谁了。

         抬手,扶额。

         头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告诉着人们现在此人的心情并不好。

         看来……自己也是低估了这货的搞事能力……真踏马的是不减当年风范哈……哈哈哈哈……

         “你,去告诉他,我要十罐米酒,五罐药酒,特制酒酿再来三小罐,除此之外还要一些日常用品,以及一些肉类罐头,以及……”

         “一个健健康康的孙……子。”

         ……

         最近,沙爷爷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好,就是走路的时候也哼着小调。

         “你说,我爷爷最近怎么了,以前不知道他有神经病啊……”

         沙羽欧放了学,回到小酒馆放下书包。此时的学校已经用最快速度清理掉了积雪,恰好寒假已经放完了,沙羽欧就恢复了原来的早出晚归模式。

         “嗯……不知道……”

         墨君正在收拾着明天要出发的用的包裹,她跟沙爷爷仔细的说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而沙爷爷也是很赞成的答应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自己的错觉,沙爷爷当时答应的时候,好像等自己这句话等了好久……

         现在她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毕竟听说他们家住宅在雪山沟里,很是不明显,再加上近来的天气暖化,要是再遇上雪崩什么的,那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这东西……到底带不带呢?

         皱着眉头,这时候墨君难得的露出了属于孩童和女人专有的那一种选择困难症。

         这时候,目光又转向了放在墙角N久没有拿出来晒过太阳的杀猪刀——岁月。

         嗯……这次要不要把岁月也带过去呢……但是带过去了又有什么用啊……

         再次纠结。

         “咦?”

         沙羽欧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墨君现在收拾东西的动作,当下心中有些不安。

         “老大……你这是要……干什么啊,突然就要收拾东西。”

         墨君一边收拾一边没心没肺的回答到:“昨夜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名为‘爷爷’的老不死,对于散养了他这么多年有些过意不去,所以现在这是打算去讨债。”

         沙羽欧:“……说人话!”

         “我要去我爷爷家玩一玩。”

         “切……”沙羽欧稍微鄙视的看了看墨君。

         “最近我看新闻上又说雪山地区有是怎么怎么的不安稳,说是会有频繁的暴风雪,你给我说个回来的日期,到时候过了那个日期你还没回来我就打急求电话让他们上山找你。”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墨君听到后,面部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不就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嘛,这傻鸟什么时候说话还拐弯了?

         “墨君!车来了!你收拾好了没有!”门口传来沙爷爷的声音,墨君急急忙忙的把最后一样东西放进去,随后说了一个比较宽限的日期——

         “什么时候我要上课了,我就回来了。”

         沙羽欧:“……”尼玛耍我!

         目送着墨君来到家门口,看着他坐上车夫的山地车然后在心里默默的想念三秒。

         一

         二

         三

         好了,思念结束,现在剩下的时候可以去嗨了!!!

         尼玛这种我爷爷终于还是我爷爷的感觉是肿么回事!还有这种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激动又是肿么回事!!!

         ……

         来到墨君这边。

         气氛有一些尴尬,当然,只有车夫是这样觉得的,墨君貌似并不在意。

         坐在那山地车里面,放下了车子的窗户,让寒风吹进来,清醒自己的神经细胞,毕竟两个小时后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爷爷了,心情还是有一些小小激动(?)的。

         “额……那个……”车夫有些尴尬。

         平时他都是自己拉着一辆小马车慢慢上山,但是这一次先生给了他一辆山地车,真的是……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孙子还是抱有期望的吧?

         虽然说,他这个做爷爷的有些不厚道。

         “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拉一些家常的话,应该会互相熟悉一下吧,这尴尬的气氛需要缓解啊……

         “……姓墨。”墨君没有想到这个司机会向自己搭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得体,只好带着疏离的语气,吐出了这两个字。

         车夫:“……”靠,你要不姓墨我还来接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