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表弟
        “老大……你是故意的吧……”

         没等九衣回复自己,一旁的沙羽欧就十分不满的说了一声。

         刚才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周围来自男男女女的扫射的目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扭头望去,果然看见自家老大在那里招蜂引蝶……拜托……自己连未来老婆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呢,他就开始了风流之旅?

         就算是领先其他人一步也不用这样子强势吧……

         想到这里,沙羽欧莫名的就有些不爽。

         这个年纪的男生是很容易攀比起来的,而且某部分的心智还没有成熟,自然就有了一些惹人发笑的幼稚想法和行为。

         “干嘛?不爽啊?”

         墨君扭头望着他,一双桃花眼眯成了缝隙,但沙羽欧还是能看到他眼中的戏谑。

         顿时……更加不爽了。

         看着沙羽欧扭过头不理自己的样子,墨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未来弟妹长什么样子,就他这个脾气……谁能受得住啊……

         转念一想,貌似上一世的他,也是没有结婚,很多领导安排的相亲也是全都推掉,虽然花边绯闻很多,但也没有真正的女友什么的,每次跟他一提到有关于这一类的事情,他就会异常暴躁……

         为什么呢……有什么原因呢……

         原因……

         原因……

         原因……

         难不成是因为……

         他,不,行!!!

         于是,误会就是这样无声的造成了。

         沙羽欧认为墨君是个花心大萝卜。

         墨君认为沙羽欧是个有暗疾但死要面子不肯说的蠢炸毛……

         两人顶着数十道视线和那些他们自认以为两人听不到的窃窃私语,进了学校,来到了班级。

         沙羽欧和墨君是一个班的,从老远就能听见的吵闹声就可以清楚,这是一个多么混乱的班级。

         走着,墨君突然在班级门口停下了脚步,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自己对这里的记忆……

         拉帮结派,欺凌弱小,天天把学习好的同学堵在校门口,班级里其中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被请过家长,但奈何大部分的家长都是有权有势,学校招惹不起,便管不了,也不能有让他们退学的这一条办法。

         久而久之,就这样被放纵下来了。

         说是没药可救的一个班,也是差不多了。

         但学校好像是要充分利用这个班的存在价值,将每个班拉低排名的绊脚石,一股脑的全部投入其中,像是放弃治疗一般,将这一群人归入了社会垃圾的圈子里……

         而墨君和沙羽欧,正好就是因为排名垫底,被调入此班。

         墨君能够理解校长的压力。

         现在社会的动荡和发展,异能的出现,使普通人越来越难以立足,如果你连智商都没有了的话,那么注定就要成为社会底层中的底层,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那一类。

         再加上ZH1001的地理环境……能维持这里的经济就算不错了吧……

         就在墨君站住不动的时候,一个少年,搂着一个小巧可爱的女孩子,被一群人围着,笑的十分夸张的走了过来,貌似十分享受那些虚假的阿谀奉承,一脸的乐在其中。

         但当那少年看到墨君的时候,先是呆愣了一下,但随后眉头紧紧的皱住,眼神就像看着一只苍蝇一样,满脸厌恶。

         正要开口嘲讽,便看到墨君裂开嘴,对他笑了笑。

         一瞬间,脸色有些惨白。

         “辉少,怎么了吗?”

         他身边那个小巧的女生收回紧紧钉在墨君身上的目光,抬起头来询问道。

         “没,没什么。”

         那少年咬了咬牙,但脸色依旧不好,手一推,将女生推开了自己的怀中,转头对着那一群乌合之众说道,强装没事道:

         “马上要上课了,我们不像十三班的同学那样如此悠闲,H中还等着我们去考呢,是不是?好好复习吧,记得下一个星期有月考。”

         抽搐的嘴角在拼命保持他温和公子的形象,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没有了主角,乌合之众自然就散了。

         “咦?”回教室放好书包,挣扎着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沙羽欧理了理头上的乱毛,望着少年的背影对墨君说:

         “那不是你那个表弟吗?”

         墨君纯真一笑,又是引来了追随的目光,眯起的眼睛里仿佛又有了什么主意:“没错啊,那就是我那个表弟。”

         那是她叔叔的小儿子,墨锦辉。

         只比自己小三个月,但却很好的继承了他妈的性格,阴狠歹毒,依强欺弱。

         因为血缘关系,他的五官局部还是跟自己有些相似,但那双眼睛,却让自己时刻想到了自己婶婶。

         不是眼睛像,而是眼神像。

         就凭他刚才看自己的那一眼,自己就觉得,应该把这种人渣扼杀在孩童时期。

         还好自己克制住了,并没有冲动。

         跟着沙羽欧进了教室,墨君刚刚踏入的一瞬间,吵闹的菜市场秒变镇外墓地……简直安静的可怕。

         坐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那个座位一直以来没有人用,所以蒙上了一层灰,也没有人来擦。

         但这一次沙羽欧终于会看眼色了,跑去洗手间拿了块湿抹布,辛勤的工作起来,墨君就顺理成章的坐在那干净的椅子上,继续回忆……

         上一辈子欺负自己的事情那真的是没少干啊,上学期间,自己之所以会受到欺负、挨打,至少有百分之九十是因为他的原因。

         长大后那更是无法无天,亲自动手……那才是真人渣好吗……

         上一世,大概是十五岁那一年的冬天,自己被要求上街跑腿买酱油,但就在酱油买回来的时候,被这小子一脚绊倒,酱油落到地上,碎了。

         然后,他又去婶婶面前加油添醋,自己就被婶婶,大冷天的,扔在家门口过了一夜……

         但家门口睡觉跟自己在工具房里睡觉,也差不多了。

         记得这人渣最后娶了个富家小姐,小日子还过得有滋有味的。

         挺让人不爽的啊……

         她叔叔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是她的表姐墨锦任。

         二十岁,现在在别的星球读大学,常年不在家,基本上一年只回来一次,自己也是极少与她碰面,对于她的印象,墨君记得不清,好像最后也是嫁给一个有钱有势的官二代,但幸不幸福,那就不知道了。

         可是,这一世叔叔家的突破口……

         却是她。

         因为……据自己上一世所知。

         墨锦任和墨锦辉……

         是同父异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