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审问前奏
        周围嘈杂的气氛让头疼欲裂的墨君再也没有了睡意,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那陌生的天花板精神有一阵子的恍惚。

         眨了眨眼睛,才缓缓的想了起来……

         哦,对耶,这是在傻鸟他家里……

         沙羽欧吃饭睡觉的地方就在小酒馆的后面,跟那喝酒的大厅只有一墙之隔,然而他们家隔音还不太好……

         这简直就是一个定时闹钟……能睡个好觉就怪了……

         墨君在心里暗暗腹诽着,双手撑着床铺,想要坐起来,把一只手放在床沿上,另一手撑着床板,刚用上一点力,却是突然两只手同时一软,重重的跌了回去……

         就这样反复了两三次之后,墨君放弃了挣扎。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

         沙爷爷最先走了进来,然后其次是沙羽欧,他端着一碗黑乎乎粘稠稠,不知道是么东西的……汤药?

         “哎呀,听声响就知道是你醒来了,精神不错的样子哈。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要呕吐,头晕,反胃的感觉?”

         沙爷爷还是一脸慈祥的样子,坐到墨君床边上,用长辈关爱小辈的目光看着墨君,态度好像没有任何的变化。

         反倒是后面紧跟着他的沙羽欧,脸色有些难看。

         “谢谢您,这些倒没有。”墨君十分礼貌的回答,以不变对万变,敌不动我不动,她既然是昏迷着回来的,沙爷爷不问些什么就怪了。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来来来,这是爷爷家祖传的方子,专门治脱力的,喝了它,保证明天你又能活蹦乱跳的了。”

         沙爷爷依旧还是笑着,满是皱纹的手帮助墨君倚着墙坐起来,并让沙羽欧把那汤药(?)端上前来。

         墨君看着黑乎乎的那一坨,又看了看沙爷爷那张脸,一时间有些两难……

         她有点明白沙羽欧那难看的脸色了,一进房间,老远就能闻到这令人作呕的气味,还要端着它……

         【主人你可以吃的,这东西对你有好处。】

         九衣的声音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这让墨君吓了一大跳,然而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那好吧……我就不辜负沙爷爷的一片心意了。”

         墨君有些迟疑的说完,就在沙羽欧目瞪口呆的视线下,一手端起那汤药,然后……

         一口闷。

         沙羽欧表面上脸部大面积的抽搐,但内心却有个小人在鼓掌,他越来越敬佩他家老大了。

         因为他隐隐约约的记得,小时候他也喝过这东西,只是舔了一下,就觉得苦死了,闻起来还有一种死鱼干的味道,恶心的不得了,然后无论爷爷怎么哄,就是死活不喝……

         然而看着墨君的举动,沙爷爷脸上的笑容那是越发灿烂了,有力的拍了拍墨君的肩膀,开心的大笑道:

         “不错不错,小孩子有前途……哈哈哈……”

         说完,他就自顾自的,大笑着走了出去,走出去了好久,老远还传来他那夸张的笑声,房间里只留下一脸不明所以的墨君和沙羽欧。

         墨君:“……”说好的……盘问呢……沙爷爷……你这样不按常理出牌让我很难办啊……

         “沙爷爷……老当益壮哈……”墨君想了好半天才想出来这样一个形容词。

         实在,这位老人家真的是老龄人中的一朵奇葩,到了这个年纪不安享晚年还开了一家酒馆,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沙羽欧仿佛看出了墨君的想法,接着说道:

         “这倒也没错,我爷爷昨天还问我要不要再开一家赌坊什么的……”

         墨君:“……”酒馆和赌坊……好配是不是啊……

         沙羽欧看了一眼无话可说的墨君,组织好了语言确定不会被骂回来之后,缓缓开口道:

         “你这次寻宝有收获了,但真的是苦了我了,跟在你后面,简直就是跟看电影一样,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要被眼前刺激的景象吓死了。”

         沙羽欧在旁边的柜子上给墨君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让他漱口。

         不然,就冲这味道,沙羽欧掉头就走。

         接过水杯的墨君腹诽道,以后还有更刺激的呢……

         “你那次变身可真是吓坏我,你说你是怎么做到,眼睛都变成红色了……还有头发……”

         说着,沙羽欧还目光偷瞄了一下墨君的眼睛,但不巧正好跟她的眼神对上,有些不自在的扭开了头。

         没等墨君回答,又说:

         “还有啊,你知道我是怎么把你和杀猪刀带回来的吗?先把你背十米,放下,然后再走回去把杀猪刀背二十米,放下,然后再去背你……如此反复,你知道我有多累吗!”

         说道最后一句,沙羽欧激动了,如果不是顾忌墨君现在还是个躺在床上的病人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扑上去跟她来一个你死我活。

         墨君看着他这炸毛的小模样,紧绷着的脸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眸中带着笑意,说着:“不知道。”

         沙羽欧:“……”我真炸毛了跟你说!我真炸毛了跟你说!!!

         “好了好了……哎哟……”墨君看着他这个模样就更是想笑,但体内有使不上力,一时间倒在床上,有些肚子痛。

         “让你笑,让你笑,让你笑……活该了吧。”沙羽欧有些来气,但还是爬到床上把墨君扶起来,说道:

         “我把你背回来的时候把爷爷吓了一跳,那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还是把医生请过来了,那个医生说……”

         说道这里沙羽欧沉思了一会,似乎是在回想:

         “那个医生说,你是体力透支了,还有最近饮食不太均匀,有一顿没一顿的,导致肠胃的不适。还有一个原因……说是什么……过度使用异能……导致……导致……”

         沙羽欧想到这里就想不起来了,毕竟对于这些东西他并没有特别去记,也就记得不太清楚。

         “导致身体大幅度贫血,血管堵塞。”墨君沉着脸说出了沙羽欧没说完的那一句,脸色很不好看。

         “对!就是这个!你怎么知道!”沙羽欧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连连点头。

         墨君无力的勾了勾嘴角……她怎么会不知道……这种事情……

         上一世她可没少经历……

         为了变强,不再受叔叔家的压迫,她经常晚上在重力室中做着除了学校规定的训练意外的超额锻炼。

         有一阵子,一开始还挺紧张的学校校医都被她给整烦了,跟管重力室的大爷打好招呼,每天晚上就住在学校的重力室,晚上一看她没出来就关掉引擎冲进去……

         一般来说,那种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承受不了的,如果不及时治疗不死也残。但对于异能者,那就是一种对精神的考验了……

         因为这点小事对异能者来说并不算什么,就算是放着不管也就是过上几天后也能起来……

         但那是一种比普通人还要艰苦的忍受,那是一种折磨……

         有人会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就像体力透支身体会累一样,异能使用过度会让精神受到损伤,然而异能者的精神损伤是可以自动恢复的,但恢复时会非常的……

         让人难以忍受。

         初学期间的异能者因为接受不了这种折磨的而选择自尽的人倒是占了十分之一左右。

         但是……墨君伸张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她并没有感觉到那所谓的疼痛……

         “老大?异能是什么啊?你到底为什么会变身啊?你倒是跟我说一说啊?”沙羽欧见墨君好半会没有说话,弱弱的问了一句。

         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老大是个不要命的疯子了,所以对于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也没有太过的吃惊,还是那句话——

         开始习惯了。

         “你给我机会让我说了吗?”墨君无语。

         “额……”的确没有。

         墨君叹了一口气,说道:“异能这东西,你可以去问你爷爷,我相信他一定会告诉你的,因为你迟早也会有,而我为什么会变身……”

         说道这里墨君话锋一转:“你没有告诉你爷爷什么不该告诉的事情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爷爷什么都没问,只是在医生判断出结果的时候,笑了一下,有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恢复正常了。”沙羽欧连忙摇头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跟老大好歹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什么该说他还是知道的。

         “也没有问岁月?就是那把刀。”墨君又问。

         “没有!真的没有!”我擦,都给那杀猪刀起名字了,速度真快……

         问到这里,墨君才点了点头,但是随之而来又是一些不安……这沙爷爷……绝对是知道什么……

         找个时间……一定要问一问……

         “我的变身,也……应该算是异能激发的……异能,是个很广阔的东西,找个时间问你爷爷,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虽然很喜欢教育小孩子,但对于这种语言的开导,文化的传承,还是没有心情的,特别是现在她还很累……

         “我睡了多久了。”墨君疲惫的抬头,问道。

         “两天,现在是下午,快要到晚上了,你要出去走走吗?”沙羽欧跳下床,打开了房门,准备现在就去找他爷爷,但看墨君的样子,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问。

         “不用,你出去吧,我自己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墨君摆了摆手,随着身体自然的倾斜倒在床上。

         沙羽欧轻轻关上了门,没有发出声响,因为没有人说话,房间变得异常安静,而墨君也没有打破这个安静的意思。

         九衣,出来。

         简洁的四个字,却让九衣打了个寒颤,它知道,这次它躲不掉了。

         真的躲不掉了。

         【那个……主,主,主,主,主人……】

         颤颤颠颠的小声音,九衣终于冒出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