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疯子
        在出发搞事情之前,墨君就问过九衣这件事。

         “你觉得,这件事的成功率有多高?”墨君在房间里的床上躺着,手中把玩着那张地图,微闭的眼睛里有着九衣不敢确定的情绪。

         毕竟自己只是记得那个男人的样子,可他经历了什么才拿到这把刀的,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而且,带上沙羽欧会不会让他出事,这也是自己考虑的范围,虽然自己是一时起兴才收了他,但责任在这里,还是有必要担当一下的。

         如果风险过大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放弃,毕竟,重生一次,自己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命的。

         【主人,这点你不用担心。你上辈子的那把刀,这辈子你也必须拿到,就算你现在拿不到,以后迟早要拿到,因为那把刀,除了你无人能用。】

         九衣在脑中信誓旦旦的说着,貌似早已经胸有成竹。

         “哦?是吗?”墨君拉长了她磁性的声音,面上虽然没有露出怀疑的神色,但却给了九衣一种她不相信的感觉。

         【当然是真的!】九衣一下就暴起了。

         【那把刀是主人你年轻时心血来潮打造的,对你是有感应有回应的,你不找它,它就找你,这只有主人你才能用好吗!除了主人之外,他们那些凡人要是拿了这把刀,都会走霉运的!】

         不知不觉中,一时间没有思考的九衣仿佛透露了什么信息……

         “我打造的?只有我能用?”这回,墨君习惯性的眯起了眼睛,一下就抓住了九衣那些话中重点的词语。

         而九衣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

         面对自家主人明显的审问,它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实体了,看来……实体这个东西,晚一点再和主人申请才是正解,幼年期的主人实在是太危险,喜怒无常的,根本无法友善的交谈好咩!

         【那啥,主人。今天我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那啥,主人,我去吃药了!灰灰!】

         最近九衣链接上了这个世界的网络,对自己的知识进行了一定的补给,这网络用语说的可是一溜一溜的啊……

         然而说完这些话后,无论墨君怎么叫它,它硬是很厉害的一句话都没理,气的墨君直发笑。

         很好,你很有种,希望你能继续这么有种下去。

         【……】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九衣。

         回到现在正确的时间,墨君和沙羽欧还正在爬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

         但那暴风雪好像就是在跟他们做对似的,大有越来越猛的架势,而墨君的身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没有提升,比起现在沙羽欧为A的体质在身边不停地喊累,墨君虽然意志很强,但身体确实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老大啊——”沙羽欧迈开步子,追上前面离他并不是很远的墨君。

         一开始他叫这个名称还有些小羞涩,但现在就不同了,一声接一声,一点也不停顿。

         墨君用手套摸去滑雪镜上的雾气,这座雪山离小镇有一公里远,根本没有什么隔空气泡,半山腰的气温又比平原低,暴风雪又是迎面而来,给他们的行走带来了阻力,对于一个普通小孩来说,这已经很难熬了。

         “怎么了?快点走吧,还有好一段路呢,如果你还想星期一回去上学,那么最好跟紧我,走快点。”

         墨君用十分头疼的语气命令道,如果沙羽欧再跟她耍小孩子脾气的话,她不敢肯定自己不会丢下他一个人走。

         但沙羽欧一脸崩溃的表情还是让墨君无语了片刻。

         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可以当做避风港的目测两米的巨石后面,两人放下了背包坐地休息。

         一坐下,沙羽欧就开始抱怨了。

         “老大你到底是要找什么宝藏啊,估计我们找到之后,命都没了。自从作了你的小弟我就觉得我的生命安全一直漂浮不定啊!”沙羽欧一脸丧气的靠在背包上,对墨君传达着他的负面情绪。

         这气温对他来说倒不至于冷,只是加上了暴风雪风的速度和身上背包的重量,让他有些不舒服罢了。

         “这点苦都不能吃?将来干什么大事!”墨君挑了挑眉毛,从背包中拿出那压缩饼干和热水,没有管沙羽欧,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她需要补充体力。

         沙羽欧:“……”为什么感觉像我爷爷在批评我……

         这种训练以前自己并不是没有过,只是现在体质实在是太差,心理上受得了,但身体上受不了。

         至于沙羽欧?差不多就是跟她相反的状态了。

         “你为什么会有吃的!我的份呢!”沙羽欧看到粮食一下子就激动了,恨不得现在就站起来猛摇墨君的肩膀。

         然而他并不敢这样做。

         “在你的背包里呢,吼什么,这么有体力的话就给我现在出发。”

         墨君揉了揉紧皱的眉心,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自己就一时脑热的收了他这混世魔王,真的是上天白给他一张如此可爱的外表了。(难道你不是吗?)

         切,我不跟你这个更年期的小孩计较。

         沙羽欧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下自家老大的不近人情,当然,吐槽是不能说出来的,现在两人都在雪山上,说出来他还想活着回去吗?

         转过身去满不在乎的摸索自己背包拉链,毕竟手上戴着手套,找起来不是特别的方便。

         但,在摸索中,他,好像,无意中,摸到了,一个……

         不明,物体……

         “天啊!有鬼啊!”

         沙羽欧如杀猪般的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到墨君身后。

         “闭嘴!”

         墨君立马也大吼道,这声音简直是震得自己耳膜发痛,以后找时间定要治治他这说话大声大叫,一惊一乍的毛病,治不好她就不姓墨了!

         但这次,沙羽欧大叫可是有原因的了。

         “那个……两位小朋友,我不是鬼。”

         一个比较粗犷的声音在两人头顶响起,神同步的,两人同时转头望去,那的确不是鬼,也是一个同样全副武装的大叔,是人,也是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但武装的跟鬼没两样就是了。

         “……我也是很意外呢,今天雪山的天气居然这么差,我差点就挂在这里了,没想到遇上了你们。你们应该是镇子上的孩子吧,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没过一会,那男人就自来熟的坐在了两人旁边,除了沙羽欧惊魂未定的坐在离那男人最远的地方之外,其他都挺正常的。

         墨君听着他一个人独自在唠叨的说着家长里短,终于问到了最关键的一句话,不由得心中有些无语。

         这人,要么就是真的太啰嗦,要么就是套路太深。

         两个没多大的小孩,没有大人陪同就来到了雪山上,不管出于什么心态,第一看到就是要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然而她身后的沙羽欧听到这一句话却是全身的神经的紧绷起来了,手紧紧的抓着墨君身上的防风羽绒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看,真的是想让男人忽视也不行。

         “那个……小朋友,你有什么意见吗?你这样……已经看了我很久了。”男人的面部有些僵硬,的确是被沙羽欧看的很不自在。

         听到男人的话,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上一个问题的墨君,就果断的一手将沙羽欧的头按在了雪地上。

         男人:“……”现在的小孩……真的……挺……那啥的。

         “您没看我们都还小吗,我们只是奉老师的命令来雪山上找一种植物做观察嘛,我们来的有一会儿了,可不,就是这天气,啥也没找到,现在能不能安全回去,还是个迷呢,您说是不是作孽啊!”

         墨君也装做十分苦恼的样子皱着眉头,演技可是足足的。

         “哎,是啊!”男人根本没有多加思考,就相信了墨君的话,而且还十分赞同的点点头说:

         “我也是啊,我跟着我的团队上雪山来寻宝,可这风雪实在是太大了,把我和我的队伍冲散了,真是的……”

         “寻宝?这雪山上还有宝藏,怎么可能!我从小在这里生活的,叔叔你别唬我了。”墨君一下子就抓住了语言中的重点,开始下套。

         关于下套这技术活,她练的可是扛扛的。

         “当然有宝藏!怎么没有!这可是我们队长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藏宝图呢,就在这雪山山顶上,千真万确!”

         男人说到这宝藏,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拿宝藏在墨君眼前晃两下:“队长还答应我们,找到宝藏后就跟我们平分呢!”

         “是吗,那叔叔你快走吧!别到时候跟你的队伍拉远了,你又分不到宝藏了。我们等风雪小一点的时候就下山去,不用担心我们,生活在这里,我们的生存能力还是很高的。”

         墨君在做一个无声的催促,但那男人神经粗,倒也没看出来,反而被墨君三言两语挑起了兴致,跟两人道了别,兴冲冲的隐入了风雪……

         男人走后,气氛又平静了下来。

         沙羽欧感觉头上那只手没有再继续按着自己,便‘哼哧哼哧’的坐了起来,满脸被冰雪冻的通红,说道:“你不当演员可惜了,真踏马会装!你连我们小镇的口音都会说,我怎么不知道?”

         沙羽欧憋了那么久终于敢说一次真话,虽然说出来被扁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墨君听了后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沉重的回答他的问题:“哪里是什么家乡口音,根本就是在胡扯好吗,不装的像一点人家哪里信啊。”

         这语气,这神情,哪里有刚才乖宝宝好学生的样子?

         沙羽欧看到这反差也是一愣,在心里默默吐槽了墨君的翻脸能力,表面上却也是十分正常的问:“怎么了,看你这么严肃的样子,谁欠了你二八五万啊?”

         “不是这个问题。”墨君用手托住下巴,神情仍然严肃的说:“我们,可能有对手了。”

         沙羽欧也是听了刚才那段对话的,一开始墨君并没有告诉自己他们为什么要偷偷的骗过家长来到这偏僻的雪山。

         但现在,听到墨君这句话,他懂了……

         咳,咳咳,咳咳……

         吃东西的他被狠狠地呛到……

         猛咳了一阵子后,他真的站了起来,狠命的摇着墨君的肩膀:“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是来寻宝的!你放我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墨君被他摇的有些烦躁,冷着声音说:“我只知道你再摇我一下你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沙羽欧:“……”QAQ欺……欺……欺负人……

         【主人……】从那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出过声音的九衣终于冒泡了……

         墨君也不是一个喜欢翻旧账的,见它终于出来了,便十分了当的对它说:如果你想将功补过的话,最好趁现在,如果改天我心情不好的话,那就不能友善的解决了。

         【……】QAQ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怎么,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于是,九衣就这样屈服在了恶势力之下。

         【从这里到山顶上,最快的一条路就在这石头下面。古时候就有人发现过这个宝藏了,只是看到了之后聪明的没有去动它,但是他们在通往宝藏的地方挖了一条快捷通道出来,因为,放宝藏的那个空间是封闭式的,当年他们也是炸了小小的一角才得以进去的。】

         见九衣坦白了自己知道的资料,墨君的气也消了不少,和平气悦的问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那我要怎么进去石头下面的这快捷通道呢?

         【……】

         之后,九衣,又没了声……

         很好,非常好!

         墨君咬着牙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可不知道她在和九衣对话的这几分钟里可是吓坏了在一旁观看的沙羽欧……

         他看着自家老大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从威胁,变成了然,再变成淡漠,平静,最后变成笑的惊悚……

         如果不是坚定的意志,他恐怕会认为自家老大疯了……

         “老大……你,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啊?”沙羽欧见墨君渐渐恢复正常,小心翼翼的试探。

         面对沙羽欧奇怪的问题,墨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发现沙羽欧的变化,只是烦恼的皱着眉头说:

         “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先别说这个废话了,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这个石头挪开?”

         问完,她就没有再理沙羽欧,开始细细的琢磨这块巨石。

         虽然那一群人马可能找不到那个‘被炸出来的小小一角’,但她还是要在他们之前找到那宝藏。

         完了……

         沙羽欧心里崩溃的想着,老大是真的疯了,居然想把这个巨石挪开!这不是异想天开吗!这巨石高两米左右,宽还不知道呢,凭他们两个小孩的力气,怎么可能做得到?

         完了……真的完了……老大真的疯了……

         “怎么了?”墨君看沙羽欧一直呆在那里没有动作,心中顿时有些不解。

         “没,没怎么啊……”

         沙羽欧干笑着,脸部肌肉十分不自然的抖动,随口转移了话题道:

         “你为什么不用工具呢?用手搬动巨石根本不可能的嘛,如果有炸药什么的话就容易多了,但你现在这样也不是浪费时间嘛,与其这样还不如想些有用的方法……”

         沙羽欧啰哩吧嗦的话还没说完,就没墨君一句话打断:“你刚才说什么?”

         看着墨君突然飞奔过来,双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沙羽欧不由得有些发愣:“想些其他有用的方法……”

         “不是这句,上一句。”

         墨君眼中的兴奋闪烁,这样子让沙羽欧有些害怕,不会是……开始发疯了……吧?

         “你这样是在浪费时间……”

         “再上一句!”

         “如果有炸药什么的就容易多了……”

         “对!就是这句!”墨君兴奋地说,激动的猛摇沙羽欧的肩膀,就差激动跳起来了:“傻鸟啊傻鸟!你终于有点用处了!”

         说完,简直是又跑又跳的来到沙羽欧的那个帆布包中翻找着。

         不一会,麻绳,铁镐,什么样的东西都被拿了出来。

         看的沙羽欧特别有揍她一顿的冲动,尼玛!我就说为什么会怎么鬼重!放了这么多东西!不重就怪了好么!

         “找到了!”墨君兴奋地叫道,在包的最底下找到了一个老款的打火机,在手里摩擦了几下,尝试把火打起来。

         “你到底要干嘛?”沙羽欧十分疑惑的蹲在墨君面前,此时的暴风雪已经停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些寒风存在,并不是特别碍事,比起刚才那一段时间来说,的确是好了不少。

         “去,把我包里那一罐奶粉拿过来。”墨君没有理会沙羽欧的问题,反倒招呼他做起事来。

         沙羽欧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心里默念我不和疯子计较,然后用小碎步跑了过去。

         但是,当他找到那‘一大罐’奶粉时,脸上的表情却犹如吃了屎一样,走到墨君身边,强压自己胸口的怒火,咬牙道:

         “你带这么多没用的东西干嘛?奶粉你都带上了,你还没断奶啊!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要告诉我你带那些只是为了凑数!”

         妈哒!自己背的那么辛苦也就算了,可这带的东西根本没用啊!!!

         不怪沙羽欧发飙,只是这奶粉罐……那是真的……太大了……那根本就不算是罐了……

         应该叫桶……

         但他一说完,就看见墨君用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这无疑让他的怒火被浇上了一把汽油。

         “刚说你有点用处你就变傻了,是不是聪明不过三秒啊?我带的东西那都肯定是必要的,我的考虑肯定是周全的,你就没有想过万一吗?万一雪崩了,万一山塌了,万一出意外了,你怎么活着回来?你是不是傻?啊?”

         墨君嘲讽道,一双桃花眼里满是嫌弃。

         沙羽欧:“……”好吧,怒火加汽油再加水。

         不过了一会,墨君终于将那打火机折腾起来,随地捡一根干木棍,将火源引到上面去。扭头,对沙羽欧说:

         “快点,趁现在是顺风,快把奶粉盖打开!然后把奶粉撒到空中!”

         看着墨君着急的模样,沙羽欧立马照做了,不停的反复掏出,撒开这个动作。

         看着奶粉被寒风吹到前方的巨石,再由风的冲击从巨石两边吹走,他还是有些不解,这是在……干什么啊?好浪费,就算让我吃了也比浪费好啊……

         直到,墨君把手中的点着火的棍子扔向那漂浮的奶粉云中……

         ‘嘭’

         这是一声很响的爆炸声。

         沙羽欧呆了……真正的呆住了……

         眼睁睁的看着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墨君抢过他手上的奶粉罐子,不停地往那燃烧起熊熊火焰的地方撒奶粉,让爆炸声不停歇下来。

         望着那忙碌的背影,他才真正注意到一个问题……

         墨君……

         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