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小傻鸟,上贼船
        沙羽欧后悔了。

         后悔什么?

         当然是后悔上了墨君这条贼船。

         回想起那天上午……

         “来不来搞事情。”

         “搞什么事情?”沙羽欧警惕的看向墨君,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墨君的表现会这么的……

         出乎意料。

         他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比一般女生都还要胆小,受到欺负根本不敢还手,很懦弱,说话都是小小声的,眼睛中明显的不甘很有让人欺负他的欲望。

         但他今天这个样子……

         真的真的太反常了。

         看到沙羽欧写在脸上的狐疑,墨君笑了,嘲笑一般的笑了,顿时让沙羽欧有自己被看扁了的感觉,红着一张小脸,有些生气的说:“你笑什么!”

         “笑你太傻。”墨君淡淡地说,双手交叉环臂抱在胸膛,挑了挑眉毛,道:

         “你说,你和我认识多久了,除去我被关在家里的时间,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吧,你能说你真正的了解过我吗?随便就把我想成一个废物,这样真的好吗?不要以为在这之前欺负过我几次就来自以为是好吗?嗯?”

         嚣张,太嚣张了。

         沙羽欧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墨君,面对他的几个问题,自己还真没法回答。

         不语,无言。

         咬咬牙,心中不甘就这样吃瘪,目光斜视着墨君,有些恨恨的眼神。

         他不喜欢这样被压制的感觉,以前都是自己欺负他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他欺负自己了?

         这种感觉……很讨厌。

         这是属于小孩子的反向心理。

         墨君眯起了眼睛,眼中满是无奈。

         沙羽欧现在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小孩子,还是一个被带坏了的小孩子,十分的任性不说,还犟,死犟。

         看来……智商回到改放前……并不是太好啊……

         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把自己当成世界的中心,对于这种小孩子……是需要调教的……

         “你过来,我们去外面。”墨君向沙羽欧招招手,然后自己先直径离开,只留给沙羽欧一个背影,独自走到小酒馆的外面。

         沙羽欧一愣,皱了皱眉,随后也跟着走出去。他们两刚才打了一架本就十分的惹人注意,再加上他两在小镇里的知名度,这架势,自然惹了许多人的目光跟随。

         等沙羽欧挤出小酒馆来到外面的时候,就已经有少许人的围观。

         “干什么啊?”沙羽欧眉头皱的更深了,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你不是看我不爽吗?我也看你那样子也挺不爽的。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们打上一架,谁赢了,谁做老大,以后就听谁的。”

         说完墨君还挑衅的抬了抬自己的下巴——

         这是挑衅啊!这是宣战啊!

         围观的一群吃瓜群众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来由,兴致勃勃的等着好戏。废材和小白脸打起来,到底谁会赢呢?

         沙羽欧收到墨君的挑衅,本来就有些烦躁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的不安,思考了片刻,才谨慎的开口,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

         “三局两胜,不然就算了,你不要以为我稀罕和你打。”

         墨君不由得轻笑一声,点了点头:“好。”

         沙羽欧听后还不放心,又问:“真不反悔?不耍赖皮?”

         墨君语塞,无语的说:“真的真的,不反悔,不耍赖。你当我是你啊?”

         墨君说完,沙羽欧也没什么好问的了,两人便各往后面退上几步,摆好阵架。

         这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雪,不大,但也不能说是小。

         三,二,一。

         开始!

         沙羽欧一个往后发力助跑,因为距离并不长,所以一下就来到了墨君的身边,起脚一挥就是往墨君脸上招呼。

         本以为这新学的一招一定能将墨君打倒,毕竟小酒馆里的空间太小,手脚都放不开,自己当时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所以让墨君得意一时。

         但他没料到,墨君根本就没有动,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一只手狠狠地抓住了沙羽欧的脚腕,竟让沙羽欧有些吃痛,但他很快就听到一句让他吐血的话……

         “腿都不够长,还学人家踢脸?”

         噗——(此乃吐血之音)

         墨君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一扯,同时快速的下蹲扫腿,将沙羽欧唯一的支撑狠狠一踢,导致他失去重心往前飞去,重重的跌落在那层薄薄的雪上。

         还没来得及起身继续,就有一只手就将他拉起,迷迷糊糊的沙羽欧刚想说一声谢谢,睁眼就看见一个不断放大拳头……

         ‘咚’

         拳头打在沙羽欧的鼻梁上,把他疼得要死,眼眶中都打着泪光。

         “停停停……”

         沙羽欧捏着生疼的鼻梁不断往后退,暗自腹诽道:

         这下手也太狠了吧,就是高鼻梁也给他打低了,真是的,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但在退后的同时,他眼角的余光也在打量着墨君,就等墨君放松下来的时候来个突袭,好反败为胜。

         毕竟兵不厌诈,刷阴招又怎么了?

         被打个鼻梁而已,他还不至于这么娇气。

         但是……

         他那点小心思……墨君能不知道吗?

         没有理会沙羽欧的乱叫,墨君一个助跑来到沙羽欧面前,没等他有所反应便又是一拳招呼上去。

         接下来,自然只剩下碾压式的攻击了。

         “还打吗?”墨君微微喘着气,打人,也是需要体力的,要换成是上一世的自己,哪里会喘成这样?

         真是……太弱了。

         墨君对现在的自己很不满意,明明实力就是很弱,但因为以前强习惯了,所以还是装出一副很拽很拽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太弱真的不行啊……

         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此时已经是三局过去了,无论沙羽欧想出什么花招,什么手段,最后都被墨君揍的不能自理,没有还手的余地。

         【主人,你这都低采用的是什么方式啊……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般是比较叛逆的……你这样做会不会得到相反的结果呢?】

         九衣实在看不下去了,如果说之前在小酒馆里墨君还有所放水收敛的话,那现在墨君每一拳便都是实打实的,放开了力气打的,不仅如此,每一拳每一脚都往看得见的地方打。

         九衣真的担心,怕沙羽欧回去之后他爷爷都认不出他来……

         你不懂。

         墨君摇摇头。这个方式有一个名称,叫做——打到你服为止。

         小时候我就是特别皮的那种小孩子,怎么教育都是没用,所以我老爹可狠了,死劲拿鞭子抽我,抽的我以后都不敢犯浑了。

         现在……也是同理。

         【……】所以说……如果这个小子继续不识相的话……主人你会打倒他识相为止喽?

         放心。

         听出九衣心中的担心,墨君看着脸朝地好半会还没起来的沙羽欧暗说:我又没有往死里打,他死不了的。

         【……】但是……但是……他这样子……不死也残啊!!!

         “认输吧,我赢了。”墨君走过去,一脚踩在沙羽欧旁边的雪地上,雪已经开始下大了,如果不出所料,这积雪恐怕要堆上许些日子。

         一只手把沙羽欧拉起,出乎墨君意料的是,沙羽欧居然还有力气来偷袭她……

         一手握住从后面偷袭过来的那拳头,墨君使劲的捏了捏,又好气又好笑的说:“还不认输?”

         “不认输!”

         沙羽欧一个跟头翻过来,脱离了墨君的手脚范围,倔强的说到。

         经过前三次的观察他已经了解到了,墨君擅长的,是近战,如果自己不在他的攻击范围,那他不就打不到自己了?哈哈哈哈,自己真是聪明!!!

         但九衣看到这娃子将内心的想法写在了脸上,还如此的傻笑,无语,叹了口气,暗想:

         这也不怪主人要教育他了,为了别人早就发现了的事情沾沾自喜……

         怎么会这么傻啊!!!

         墨君则是挑了挑眉毛,看来这孩子,还真是犟的不行啊……还要继续教育呢……相互捏了下手,松了松骨头。

         打一下不行,打两下,打两下不行,打三下,打到他服为止!

         ……

         当,沙羽欧,第N次,摔在雪地上的时候。

         墨君缓缓开口了:

         “傻鸟……说你傻你还真傻。没掌握敌人本领,就不要命的往上冲,下盘不稳,力度太轻,没有爆发力速度更是慢的不行。莽撞,冲动,还没有实力,直来直去的,没有掌握招式的技巧,简直就是在乱来。”

         “如果我不认识你我真会怀疑你脖子上的那个东西是不是假的。就凭你这个样子还想当军人?不要跟我开玩笑好吗?真是别人说你傻你还不信。”

         “你说谁是傻鸟!”

         不知道是听到这个外号还是因为墨君的嘲讽,沙羽欧有些恼羞成怒,但更让他羞愧的是,他竟没有办法反驳墨君的嘲讽。

         傻鸟。是一直以来,墨君叫他的称呼。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墨君被叔叔家收养的那一阵子,那一次,因为叔叔家全部搬来这个小镇子的中心,墨君便趁着搬家的忙乱溜出去玩,这一下,便遇到了逃学翻墙出来的沙羽欧……

         那时候,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那个……你也是逃出来的吗?”还是沙羽欧先开口了,腼腆的少年抓了抓头发,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而那时候的墨君,因为父母去世的打击不常言语,可以一个人不说话安静的待上一下午。

         听到沙羽欧并没有问清楚的问话,点了点头。她的确也是逃出来的。

         “那……那你要跟我出去玩吗?我保证会很开心的。”

         沙羽欧对她发出了邀请,她虽有些迟疑,但思考片刻之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毕竟自己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散心说不定都会迷路。

         “以前没有见过你,你应该不是这里的人吧?刚搬到这里来的?我今年十二,你呢?”一路上差不多就是这样,沙羽欧问,墨君答。

         一问一答的,简直是恨不得把别人家祖上十八辈都给问出来。

         “我叫墨君。”过了一会,墨君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把沙羽欧吓了一跳。

         这是墨君第一次对沙羽欧的正面回答,简直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我叫沙羽欧。”他连忙回答。

         可是墨君却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他便解释道:“沙子的沙,羽毛的羽,欧……欧就是……”

         经常逃学的沙羽欧表示现在自己找不到‘欧’的组词,一时间有些头疼,居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逃学了。

         没办法,只好给她换了一个解释。

         “古代不是有一种鸟叫海鸥吗?我的‘欧’字,就是海鸥的鸥去掉鸟字旁,换上一个‘欠’字。”

         最后说完还生怕墨君没听懂,在空中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然而……墨君还是没听懂,反而被他绕晕了。

         “沙羽……鸥去鸟?沙……鸟?傻……鸟?傻鸟。”墨君在嘴里慢慢琢磨的这个字眼,于是,最后定下来,就叫这个了。

         无论以后沙羽欧如何纠正她,就是改不过来,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而此时,沙羽欧双手握成拳,双腿撑直僵坐在雪地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墨君也没有说话,气氛就这样冷了下来。

         这时因为雪下大了,导致时间是下午,天却一下子黑了起来。围观的群众和酒馆的醉鬼都差不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只有冷清下来的小酒馆的灯为他们照明……

         “唉。”墨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扫掉沙羽欧卷毛头上那一些雪,感觉到沙羽欧明显一僵的身体,便蹲在他面前,那只手继续蹂躏着他的卷毛:

         “傻鸟,这么傻,以后可别被人欺负了去。以后可要跟紧我了,你要走丢了,受了别人欺负,我可不去找,到时候,就有的你哭的了。”

         沙羽欧一呆,微微抬头,在小酒馆微暗的昏黄灯照之下,他才发现,原来墨君长得这么……

         好看。

         啊呸!

         沙羽欧猛地眨了眨眼睛,这家伙怎么会长得好看,自己真是眼瞎了。

         却不知,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开始有些微微泛红,一双大眼,眼神就是不敢与墨君对视,虚浮不定,四处乱飘。

         墨君轻笑一声,捏了捏他没多少肉的脸,用痞子调戏良家妇女一般的语气说:

         “我从我叔叔家逃出来了,目前只能在你家住了,给我腾间房。我要在你们家当米虫。”

         此时的沙羽欧脸色早已红的像夕阳一般,但天色暗,并不明显。听到他的话立马点了点头,动作还是有几分僵硬。

         是的,墨君用了一个很委婉的方式,让沙羽欧上了自己这条贼船。

         但是!

         现在的沙羽欧,不在小酒馆,也没有在学校,而是在……

         小镇外面的雪山半山腰。

         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他们在搞事情。

         回忆结束的沙羽欧依旧被这刺骨的寒风扇着耳光。

         咬了咬牙,继续跟着墨君向上爬着,身上那重到不是常人能背的帆布包让沙羽欧几乎是贴着地行走。

         真不知道在里面装了什么,真踏马的重啊,沙羽欧暗咒一声,但看着自己前面的墨君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蹭蹭蹭的往上走,哎真是奇了怪了!明明他体质只有F啊!怎么走的比我还轻松?

         但他不知道的事情……

         还多着呢。

         沙羽欧跟了墨君的那天晚上,沙爷爷给他们做了晚饭,让他们吃吃睡了。

         毕竟,晚上的ZH1001,如果不快点进入休眠状态使自己的神经系统松懈下来,那么每一秒都将是煎熬。

         但偏偏……墨君就忍受的了这种煎熬。

         “过来,我们来谈谈。”墨君一把抓住打着哈欠回房的沙羽欧,不由分说的带入今晚她要睡的房间。

         “干嘛啊?”沙羽欧因为刚才的事还有些不自在,但依旧是顺从的被他带入了房间。

         “你现在是我小弟对吧?”

         两人在房间中坐下,眼神相对视,让沙羽欧不由得有些心慌,即使他并没有干什么亏心事,在墨君的目光下,他就是什么也没穿的一个人。

         盲目的点点头,不知道墨君一下句话是什么。

         “我是你老大对吧?”

         点头。

         “我跟你关系很铁,对吧?”

         点头。

         “我要去搞事情,你应该跟着我对吧?”

         点头……哎!不对!摇头!

         “你已经点过头了。”

         墨君笑嘻嘻的摆正他的头,不让他在摇头,那手劲再次让沙羽欧吃痛,当然了,傻子也知道这是无声的威胁,作为新上任的小弟,避免做上传说中的前任,沙羽欧认为自己还是乖乖的听话比较好。

         “答应的事情,就不能不做到。”

         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

         但是……这搞事情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那就要归功于那个在酒馆喝醉的醉鬼了。

         墨君清楚地记得,上一世她那把随身携带的杀敌宝刀,便是上古宝藏,出自自己家乡——ZH1001。

         那宝刀一出世,就引起了帝国各个爱刀人士以及军官们的追捧,最后被一个政府人员给高价买下,但后来他被人查出贪污,被搜家了,而当时的自己只是一个小官,所以便跟着大部队凑热闹来搜家,但在他们家闲逛中不小心碰到了机关,发现了密室,密室里就只有这一把宝刀,在没有任何人发觉不对的情况下把它带了出去,捡了个便宜。

         自古以来,搜家嘛,你拿一点点,我拿一点点,大家都不说,互相知老底。

         然而,这把宝刀,却成了自己日后在战场上杀敌立功的伙伴,刀上沾满了无数虫族与人类的鲜血,在那个时候,真是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说是一起出生入死,时时相随也不为过。

         很难得的,自己对买这把宝刀的主人还有印象,不错,就是刚才那喝醉的男人。

         就在和沙羽欧打架,出酒馆的那段路,墨君特地走了那一群醉鬼的中间,路过了那个男人,顺手牵羊的,拿走了他们没有一点防备、露在外面的那个不大不小的藏宝图。

         折了几下,塞进自己口袋里。

         毕竟那两人还是喝醉了的,要发现这件事,估摸也要明天下午左右。

         找了个空闲的时间拿出来看时,那鲜艳的红叉叉,就打在这村外雪山的山顶上。

         如果还能找到宝刀的话,那边是再好不过,没找到,也没关系,权当是一次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