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就酱
        最终沙羽欧还是打了一晚上的地铺。

         “这一个月你打算干什么啊?学校的积雪听说明天下星期就可以清理干净,估计下个星期一就要上学了。”饭桌上,沙羽欧一手扶着腰,对着坐在对面没有表情的墨君说。

         “不知道啊……”墨君微微有些犯困,但对于这个事,她还真的是没有想过。

         “不知道?”沙羽欧顿时有些气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差掉出来了。

         但这个时候,墨君的注意力却不在他的身上……

         就像上一次搞事情一样,墨君完全无视了来自沙羽欧的目光,现在她目光注视的地方,是一个马车夫,在跟沙爷爷讨价还价。

         “大兄弟啊,这真的不能再减了,你去告诉他,我已经因为她的要求亏本多年了!”

         沙爷爷的语气中微微有一些压抑着的暴怒。

         “可是那人的性格您也不是不知道,我重来只是按照他的嘱咐来办事,我只是一个负责运送的,您这样也让我很难办啊!”车夫头疼的摸了摸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好。

         这样的对话,每个月都有个几次,但每一次都是沙爷爷的退让告终。

         但这一次,沙爷爷貌似真的来气了。

         担心他不小心吵着吵着就晕了,沙羽欧和墨君放下手里的碗筷跑向门口。

         看到了跑过来的两人,沙爷爷两眼放光,貌似是找到了什么好办法,对那个车夫说:“这样吧,你看最近天气也挺好的,你就再上山一次,告诉他……”

         说到这里沙爷爷停了下来,看了眼墨君和沙羽欧的方向,把车夫的头脑掰了过来,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车夫一听,全身一震,然后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墨君沙羽欧这边的方向,顿时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好,好吧,我知道,我会向他转告这件事情的,明天大概我就会回来告诉您结果。”

         说完,就跟后面有鬼一样,飞一般的逃走了。

         “爷爷,你和他说了什么呀。”对于真?孙子?沙羽欧的第六感,他清楚的知道刚才自家爷爷悄悄说的那一句话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你猜。”一张老脸憋了半天,才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九衣,刚才沙爷爷说了什么。

         墨君面无表情,内心在默默的链接九衣,身为寄人篱下应有的第六感,墨君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瘆得慌的眼神只是在看她……

         【主人,你确定你要听吗?】九衣的声音有一点犹豫。

         不然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好吧……】(好心当做驴肝肺……)

         【刚才沙爷爷说……你去告诉那个人,他的孙子现在就在我的手里,我帮着他好吃好喝养着,他要是在没有什么表示,那这兄弟就没法做了……】九衣慢慢的说出这个话语的减删版。

         墨君:“……”

         直到现在,墨君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某个人的真?孙子?墨君……

         好吧,这就有一点尴尬了……

         墨君走到小酒馆门口的椅子坐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一群人,默默的陷入了沉思……

         上一世他也是知道有这个爷爷的存在的,但在记忆里,却没有见过。

         知道还活着,但没有见过。

         这真是一个不孝孙女的完美版。墨君笑了笑,自嘲着。

         上一世,自己也不是没有问过父母爷爷奶奶在哪里,但当时,父母都是闭口不谈,直到长大,才从沙爷爷这里得出自己还有一个爷爷……

         一个名义上的爷爷。

         当时就知道,沙爷爷应该是和自己的爷爷认识,但如今看来……应该是好朋友的那个阶段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爷爷性格如何,但总归也应该会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至少,敢用自己孙子威胁自己的人,现在应该还没有出生……

         如果严格来说,墨君也应该算是一个军三代,她那个跟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爷爷,也是一位军官,有不有名墨君不知道,墨君唯一清楚的是,她这个爷爷应该算是一位痴情的种。

         在她诞生前的那一段时间,自己的奶奶就因为某种不知名的疾病在床休息,终日需要人来服侍日常,正好那一阵子叔叔也是因为于秦岚怀孕了的原因,硬是要将原妻子搬出家谱,把爷爷气得不行,又因为奶奶的关系,那一阵子据说是看谁不爽谁倒霉。

         而自己母亲,因为怀孕暂时休假的关系,一直在陪着奶奶,所以自己父亲这边就理所应当的得到了爷爷的一部分偏爱。

         要说这人啊,可真的是会嫉妒的。

         叔叔就在那一阵子歇停了一会。

         随后来到自己诞生,奶奶的病情加重,墨锦辉那小子也给生了下来,也许是因为禁不住于秦岚的啰嗦,叔叔又一次闹起来了,这一次闹的——

         是分家。

         要求自己拿到爷爷给自己的那一份遗产,然后从墨家搬出去,带着妻儿自己生活,想要成家立业。

         可惜自己奶奶有个老人家的通病——

         软心肠。

         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墨君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沙爷爷的传述中知道当时自己的叔叔并没有成功的搬出去,但也许这本来就是他的想法,因为他成功的把自己的原妻子搬出了家谱,让于秦岚登堂入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们面前,洋洋得意。

         反而奶奶因为这件事情的打击,在自己满一岁的时候病逝了,而爷爷,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颓废,一蹶不振。

         正好这个时候墨家的祖宅空了出来,原先住在那里的墨家家主去世(大概是爷爷的叔叔伯伯那一辈的),按照规矩,新一任的墨家家主需要亲自正坐祖宅。

         所以爷爷就这样去了,一去就再也没有音信,因为祖宅就完全是家主的天地,他想不想和别人住都是他自己的问题。

         虽然知道祖宅的地址,仿佛是对自己的子女彻底的失望,父亲每次寄过去的邮件都是被原封不动的退回。

         而上一世,父母去世,自己参军,成就非凡的时候,也没有收到过爷爷的任何一声问候,仿佛自己真的没有那个所谓的爷爷。

         挺不负责任的啊……

         墨君苦苦思想着,和内心的自己做着斗争。

         一个在说:反正你的爷爷和你一样都是冷血动物,相看两不厌,这样多好啊,干嘛非要打破这平衡呢?

         一个在说:不行啊!那是你的爷爷,就算他的态度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但顶多也就是对你不管不问,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叹了一口气,墨君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反正自己放着假,闲着也是闲着,就去看一眼,嗯,就一眼,不满意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对,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