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严重歧视啊我的哥!
        “那个小杂种在胡说八道什么!!!”

         墨家,于秦岚正在气急败坏的对着电视屏幕大骂道,泼妇的形象没有一点收敛。

         她的旁边,除了墨锦辉以外还有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子,一看就知道经过一次风尘仆仆的赶路而回来的,神情也没有比于秦岚好到哪里去。

         “你还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对墨君做的太绝!你教育他我没吭声,不代表你可以这样对你的侄子!”男人也气了,对着于秦岚就吼道。

         “墨涛!你敢骂我!”于秦岚也来劲了,眼看墨家就要狗咬狗一嘴毛,墨锦辉适当的出声了:

         “爸,妈。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要先解决好表哥的事情,现在表哥是异能者,而且有表明了和我们家的关系,只怕我们会很难做……”

         墨锦辉应该说不愧是凝结了墨涛和于秦岚两人各种‘优点’的结晶,很快就抓住了首要的问题。

         “爸爸你现在有是在从政,有一个是异能者还是如此年轻的侄子应该会让你的信誉高涨……”墨锦辉在陈述这个事实的时候脸上有一瞬间的扭曲……

         是嫉妒。

         “但是现在表哥明显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所以我认为这一条方法应该是行不通的……所以……招揽不成,那就只有……”

         “毁灭。”

         一个小孩子能有如此心境已经很不错了,至于细节,墨涛也没有想让自己儿子想出来。

         “小辉你说的不错,我会找个时间去和墨君谈一谈,毕竟我还是他的叔叔,血缘关系摆在那里,他应该还是要给我一些面子,到时候我再把他约到家里来吃饭,你们可不能再那样了!秦岚,我知道你很气,我也是,但现在要先忍一忍。”

         墨涛难得不再懦弱无能,语气坚定的一锤定音,容不得于秦岚再做申辩。

         心虚的眼光扫向自己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妻子,更可气的是,自己不仅怕她,还不能拿她怎么办……

         “那好吧……”

         于秦岚没办法,但明显还是没有消气,转身就往房间走,头也不回,看的墨涛很是无奈。

         ……

         与此同时。

         “老大!!!”

         墨君刚进酒馆,就被一团东西扑了个满怀,差点把她压的往后倒去。

         “傻鸟,你给我起来。”

         有些无语,慢慢坐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一把椅子上,把自己身体的重心放上去,如果到时候真的倒下去那就不好了。

         “不起不起就不起!老大你骗我!你居然骗我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我还是不是你小弟!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说道最后,那声音竟然带上了少许哭腔,听的墨君心中一软……

         艾玛,这养了一个儿子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啦,乖啦。我不是回来了吗?”墨君伸出手,摸了摸那团卷毛。

         “我不管我不管!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沙羽欧依旧在那里撒泼,一个脑袋不停的墨君肩窝上蹭来蹭去。

         “行行行,难得我这么好说话,你再这样结局应该就不会太美好了。”

         墨君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些威胁,沙羽欧十分识趣的站了起来,他老大的性格他还是很明白的,放墨君离去,但目光却一直粘在上面,怎么都弄不下来。

         “小君回来了?没事吧?”

         从酒库出来的沙爷爷看到墨君也是一惊,然后就开始了嘘寒问暖了,这点沙羽欧一直都知道,墨君才是他亲孙子……(摸摸,真可怜)

         “我没事,沙爷爷,你忙你的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学校给了一个月的假,加上寒假,我估计要期中考试的时候才回学校。”

         墨君掰着指头数了一下,说道。

         对于这个安排,墨君是觉得十分的满意的。

         废话。如果沙羽欧听到他家老大的心里想法,肯定会说这两个字。

         你都异能者了,校长还不宠着你,除非他脑子被门夹了!

         在墨君在雪崩之下的时候,沙羽欧特地找了一天时间去问他爷爷关于异能者,反正学校都被埋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然而在那天之后,沙羽欧感觉世界都不一样了……连天上飞过的鸟都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难道上天挑人真的是看脸的吗?

         严重的歧视啊我的哥!!!

         所以在那之后,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才安静了下来,至少他家老大不会那么容易挂掉。

         到了晚上,吃完了晚饭,沙羽欧果然如他早上所说的,穿着花花绿绿的睡衣,抱着自己的枕头紧跟着墨君来到了房间门口。

         “你答应了的,你不能再骗我了,当然你就算骗我我也要硬闯进去,经过礼堂那一次后,你在我心里的信誉度为这个……”沙羽欧说完,腾出手比了个数字。

         “十?”墨君挑了挑眉,没想到还挺高的啊,虽然信誉度在她心里什么也不是。

         “错!”沙羽欧摇头:“负一百!手不够用,所以只能比个十。正十?你是想多了。”

         墨君听到这个答案,一阵冷笑:“我也觉得你想多了,回房吧,骚年。”

         “不!”沙羽欧说完,趁着墨君没有什么防备,往他手臂下一钻,本来墨君是想关上门的,看到沙羽欧的动作,想拦住他,但又怕不小心手劲又用大了,他又抱怨。

         所以沙羽欧就这样得愿以偿了。

         “你给我滚过去,别抢我被子!”

         夜晚,墨君扶上额头一突一突的青筋,脸色是在好看不到哪里去。

         “老大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沙羽欧又重新夺回墨君手中的那一床被子,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老大不会打自己,怎么可以不过分一点?

         “看来你还没有见过真正残忍的……”

         墨君嘴角抽搐,低声默念,还没等沙羽欧反应过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就感觉腰上狠狠一疼,然后被大力踢了下去。

         “嘿!老大!”沙羽欧打了一个寒战,被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冻成了冰棍。

         “要么给你一床被子,你打地铺;要么现在开门,左走不送。”

         沙羽欧:“……”QAQ……欺,欺,欺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