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请假通知
        ‘轰隆——’

         ‘轰隆——’

         连续的几声巨响,礼堂里灯光全灭,还不断有碎木和灯泡掉落下来,在雪崩中显得特别渺小。

         直到周围一片寂静,墨君和那些残留下来的学生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窗外那白花花的雪层,就知道这礼堂已经被大雪覆盖了。

         墨君冷笑一声,她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庆幸学校礼堂修的很坚固?

         “没事吧。”墨君站起身来,看向那些同样被困在这里的少男少女们。

         听见墨君的问话,他们才看去这个救了他们一名,并在刚才主持大局的人,一时间,本来有些慌乱的心也在那眼神的注视下平静下来。

         那是一种可以信任的眼神。

         墨君清点了一下人数,加上自己是二十七个人……

         有点多呢。

         墨君想着,嘴上还是问:“有没有人受伤?”

         “有,墨同学,这里!快来!”

         因为那个视频和刚才校长让他上台说的那番话,学校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应该是知道了她这个人,再加上刚才她有参与疏散人群,现在这二十六个人自然是以她为首。

         走到那男同学所指的地方看去,那是礼堂中央的大吊灯,那吊灯下面是一个紧绷身体的男生。

         血液已经染长了地毯,如果再不抢救,怕是会失血过多而导致休克。

         “还有谁受伤了吗?及时是小伤也要站出来,不然伤口发炎引起发烧什么的,我可不会管你。”

         墨君皱着眉头,这就麻烦了。她说出来的语言虽然和此时的身份有点不妥,但同学们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关心。

         “有,我们两个受了一些不打紧皮外伤。”又两个女生站了出来。

         墨君看了一看,其中一个是伤在腿部,一条鲜艳的血痕从膝盖拉倒脚腕,可怕的很。

         另一个女生是摔在了玻璃片上,手臂关节那一片还残留这一些玻璃渣子。

         这就更麻烦了。

         墨君紧皱着眉头,她这模样也是让周围的气氛有些沉重。

         “你们四个男生,跟我一起把这灯抬起来,我们先救伤员。另外,剩下的人除去伤员,都给我在这礼堂里找可以用的东西,不管是什么,觉得有用就拿过来,堆在一起,我们要做好十天半月都出不去的准备。”

         现在在这种情况,墨君已经懒得去安抚他们什么所谓的玻璃心,撑下去才是硬道理。

         看着那要接近昏迷的男生,时间已经刻不容缓了。

         “小心点,三二一,好,起!”

         小心翼翼的把吊灯抬起来,扔在一边。

         那少年身上的状况已经是惨不忍睹了,应该现在就送到医院抢救,问题是现在的礼堂里,根本没有医用设施,现在止血,都是一个问题。

         “把你们身上贴身穿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撕成大概一手宽的布条,快点!别磨蹭!还有那两个女生,过来帮我扶住他,将他躺平放好。”

         脑海里一闪而过上一世在军校里学习的的紧急救护知识,便马上指挥着干了起来。

         不容置疑的声音让那几个闲下来的同学立马照做。

         “还有你们几个,去把窗台上的窗帘全部给我扯下来,还有台上的红布,不要扯烂了,要完整的。”

         “你们这一群不要呆在这里,礼堂后面的暗门里有打扫工具,都把这满地的玻璃碎给我扫一扫。”

         “这是什么东西?在你们眼里这就是可以用的东西吗?扔那边去,再找!”

         一边用几个人脱下来的内衫清理伤员的伤口,一边指挥着那二十几个人,不让他们有点空闲的时候。

         “好了,现在还有意识吗?睁开眼睛,看着我。”

         把伤员身上的血迹擦干、止血,地上一些沾满血迹的布条告诉着人们这个男生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期。

         看着男生迷糊的撑开双眼,墨君松了一口气,说着:

         “现在这里没有药物,所以我只是用布条把你的伤口包了起来,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的自我修复能力了,知道吗?”

         男生勉强的点了点头,墨君也满意的笑了笑。

         所以说如果你挂了就不要怪我了。

         其实这是墨君那句话的言外之音。

         然后起身,松了一下蹲太久而有些麻的腿,来到礼堂第一排的座位前面,那一排只有五个座位。

         憋了一口气,没有助跑,抬脚就是具有爆发力的一踢,在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木质的椅子在墨君的一脚之下变成形状大小不等的木板。

         童鞋们:“……”

         “嘶——”墨君蹲下来,摸了一摸生疼的脚。好痛啊……这个能力根本没什么用嘛!

         【主人……死亡神力不是你这样用的……你知道吗……】九衣脸面抽搐,在心里默默吐槽。

         死亡神力是墨君神位附带给她的力量,早在几天前她就已经开始掌握这技能的用法。现在虽然还在体悟阶段,但是踢个木板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多一个技能,就多一条生路。

         再不用,就死这里了。

         墨君自然也是嘴硬的回了一句。

         “你们几个,过来,把这木板拾起来,靠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火堆那样的。”

         墨君抓了抓头发,有点头疼。

         木板有了,但是火……就有点难办了……现在只能用钻木起火这种最原始的方法,但是……墨君忘了一眼那边有些瑟瑟发抖的几个体弱的学生。

         时间不够。

         看着已经搭好的木板,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同学,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

         “我希望,接下来的一幕,你们不会去宣传。”

         张开右手,一抹小小的火苗燃起。

         那是一抹……黑紫色的……中间的火心是朱红色的……

         看起来特别的……灵异……

         “异能者!!!”

         当中有几个同学变了脸色,相信应该是家长普及过的,其余的同学看到,也是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小心的拿起一块木板,在那火焰上微微烘烤,很快就被点燃了起来,慢慢烧着,很快就把那一堆也给燃烧了起来。

         有人注意到,墨君在燃烧的时候,额头上分泌出来肉眼可见的汗珠。

         果然,在一切都弄好的时候,墨君靠在一个椅子上,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