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元帅不能惹
        ‘叮咚’。

         站在一旁,看着一个个穿着短袖衬衫在暴风雪里挥洒汗水的车夫驾着他们的马车在道路上飞驰而过,信号灯绿火燃起,墨君才缓缓过了马路。

         这里的交通工具大多只有马车牛车,先不提物资难运过来,悬浮汽车什么的,在这个时不时结一下冰的地面根本不好使。

         而这里的人们也对这里的气候改变了自身,体质没有A也有B。

         如果没有从小在这里长大,就是体质是S的,来到这里都要多穿几件衣服。

         因此,这也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地方。

         自己父母那么厉害,却一下出了自己这个F,被这群骄傲惯了的人看不起倒是很正常。

         慢步走到一家喧哗吵闹的酒馆前,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墨君迟疑了片刻,但随即推门而入。

         关门时左脚熟练的轻勾了一下门沿上的迎客铃,没有让它发出声响。

         陈旧的木橱柜,蜘蛛网缠绕在房梁上的阴影处,猜拳声,喝彩声,从四面源源不断的传来。

         绕过一群群醉酒大汉,放低自己的存在感,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走到了酒馆的柜台前。

         这家酒馆也是个老字号了,老板年迈,但信誉很高,独家酿制的美酒是当地人御寒的主要物品,即使现在是白天,除了没有晚上那种氛围以外,热闹并没有半分减少。

         “你怎么来了?”一个少年顶着乱成一团的卷发拨开帘子,从酒馆后台走出。

         这也是一个很俊俏的男孩子,白色的皮肤给他带来一种天生的病态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眉毛总是不由自主的上扬,浅褐色的软发,微斜的嘴角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这就是一般混血儿的模样,的确可爱。

         但这种可爱在行星上并不受欢迎,反而给他带来了一个并不可爱的外号——小白脸。

         而墨君在这里的外号叫——废材。

         他们说,只有废材和小白脸才能玩到一起去。

         但他们两长大后的荣耀,却比这群人多得多。

         墨君眯起了双眼,打量着这张顺眼不少的脸庞。

         重生前,他们就是因为镇子里的说法玩到了一起去,虽说是玩,但这家伙可没少欺负自己、奴役自己。

         虽说他是真心的把自己当朋友看待,只是因为年幼不懂得如何表达,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他是故意的。

         当时年少,虽不会想这么多,但到底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性,以至于长大之后,她当了元帅,他当了少将。因为管理的区域不同,开始慢慢疏远,又是直到一次会议上他的反对,两人逐渐远行。

         直到他死的时候。

         那也是一次和虫族的战役,他被分到了自己的手下,两人虽然没有过多语言,但小时候的默契还在。

         眼看又是一次大捷战报,但两人在一同围剿虫后时,虫后的灵智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负面情绪升高,自爆身体,引起了宇宙间的波动,发生引力坍缩,形成小型的黑洞。

         黑洞来得快,没等人反应过来,离得近的几个飞船一下就被吸了进去。

         而当时两人同乘坐的飞船就在黑洞的吸入范围的外圈……

         “加大马力!开启备用油箱!”

         一声怒吼,墨君跳下平台,一把抢过操控员的座位,亲自坐在上面,脱下手上碍事的白手套,如钢琴手演奏一般,一双修长白暂的手飞快的在面板上横扫着。

         飞船上的几个船员早已被这场景吓坏,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那些被黑洞吸力所拉入其中的飞船,吓得双腿直抖,哪里还看到他们元帅的手速。

         反倒是一旁的他,靠着机器,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

         边看还边评论一句:“呦~以前怎么没有看到你有怎么快的手速?不错呀,啧,真是没看出来,晚上一定没少练吧?”

         这句话如一根锋利的针,挑断了墨君脑内最后一根线。

         双手垂直重重的砸在面板上,转头,怒视着他,也不管飞船了,拎着他飞快的往后面逃生舱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招呼着自己的船员们。

         而墨君那带着血丝的眼眸明显把他吓了一跳,好半会没有说出话来。

         飞船已经不行了,现在只有弃船而逃。

         逃生舱只有五个,但人却有六个。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数学问题。

         “你们先走。”墨君对船员们说,双指揉了揉眉心,微微缓解了一下那里的疼痛。

         但一旁的他可就不乐意了,一张好看的脸紧紧皱成一团,嘴上还不满的抗议道:“为什么要他们先走,这时候不应该让官职高的……”

         “你闭嘴!”墨君一声果断的呵斥,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中是少见的焦虑和烦躁。

         人,一个个走完了,只剩他们两。

         “你先走。”墨君道。意料之中的答案。

         “不要。”他道。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啊——”墨君感觉自己被气到了,拉住他的衣领,打开救生舱的门,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入,然后猛地将门关上,紧紧锁死,按下了发射键:“你以为你是谁?我说你走你就要走!这是命令!”

         冰冷的眸子,无情的从牙缝中挤出这蛮不讲理的话。虽然当时是在紧要关头,但现在回想起来,说的的确是有些过了。

         听完,门那头的人也收起了笑容,挑了挑嘴巴,狠狠一拳打在核金门上,突然而来,快而准。

         一拳接着一拳,一拳比一拳用力。脸色通红,看样子还用上了异能。传说中无物可破的核金门,也被他打开了……

         “你果然如他们所说的一样,冷血无情,说是元帅,其实是人渣吧?”

         “哥告诉你,不要以为哥让你走是让着你,是因为哥自己不想走的!不然这逃生舱哪轮得到你这王八蛋!”

         “我早就厌倦那群老王八的胡说八道了,治理国家不行,主意倒是一大堆,被他们弄死也是你活该。”

         “记住了!回去之后!每年的今天记得给我多烧点纸钱,!不然下辈子我沙羽欧还赖着你——”

         ……

         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墨君连忙在身体内部自行呼吸,手脚微抖的爬去门上那个大洞前观望……

         慢慢的,双手握成了拳,指甲深陷在皮肤里,传来一股血腥味……

         除了飞船的残骸……宇宙中别无其他……

         “啊……哈哈哈……”悲凉的笑容,听起来有些可悲。

         物以类聚,我是人渣,那你是什么?

         妈的智障……你给我回来……给我回来……回来……

         ……

         而回去之后,她被对手告上了军事法庭,理由是——紧急战争中夺舍战友生命……

         证人是那几个先逃生的船员……

         ……

         这一世……怎能让你一人装逼。

         ……

         “你看我干嘛?”沙羽欧被她看着浑身发毛,两手互搓了一下胳膊,一脸警惕的看向墨君,双眼中满是嫌弃。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的墨君抿了抿嘴。

         如果这意外剧情还真的是这么狗血老套还好,偏偏是她回去的时候有人把三个救生舱和几十个飞船零件以快递的方式寄到了她家……

         好讽刺哦。

         看着小时候的沙羽欧,墨君的嘴角小幅度的扬起。

         这真是太好了,以前经常欺负自己的人还是小孩子,智商和情商都还没有成熟,属于成长阶段。

         这个时候只有傻子才不会欺负回来。

         这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

         墨君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手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

         很响,很清脆,但并没有用多大的力,不会很痛,而且也没有引起酒馆中其他人的注意。

         “你打我干嘛!”沙羽欧用一只手捂着脸,愤怒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怒视着墨君,一双眼睛仿佛能冒出火花来。

         “我很早就想打你,你不知道吗?”

         墨君挑了挑眉,与沙羽欧不同的是,她那双眼睛里带着千年难得一见的笑意,往日没有感情色调的声线也有了些地痞混混的感觉,配上她的动作,挑衅的样子是做了个十成十。

         如果上一世的沙羽欧没有打晕自己,那当时是谁活下来,还有待考证。

         这一巴掌,是还给他的。

         妈的不还给他自己不痛快!!!

         沙羽欧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样子的墨君,这跟他对墨君的理解有一些偏差,小小的脑袋反应不过来,不由得有些发愣,不过……

         他很快就恢复了……也一巴掌扇了回去……

         “握草!你以为我不想打你啊!”

         墨君:“……”真踏马不能和这个家伙玩煽情。

         没有管脸上那红红的一个巴掌印,站在沙羽欧面前,墨君相互捏了捏并不是很大的小拳头,骨头的响声十分的清脆,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

         惊悚。

         一条腿横扫过去,一下把没有任何防备的沙羽欧绊倒在地,重重的跌落。

         墨君并没有像小孩子打架一样整个人扑上去,而是运用了上辈子军队中的基本打法。

         单脚挑在沙羽欧腿弯曲的部分,迫使他在原地翻了个跟头,一只手将迷迷糊糊的沙羽欧拉起,没等他站稳,就是几个拳头上去,精准无误的打在了人体最敏感的几个部位。

         一开始沙羽欧还可以反抗两下、回打两下,但随着墨君的速度由慢变快,就开始无从招架,双臂交叉放在脸前,被动接受墨君的攻击,不停的狼嚎。

         扇耳光可以不让大人们发现,但打架……就不行了。

         沙羽欧爷爷听到声响扭过头来时,就是看到自己孙子被墨家那小子揍的无法还手的景象……

         沙爷爷:“……哈……哈哈……小孩子……很活泼哈……”

         【主人……他还是个孩子……】脑海里的九衣幽幽的说,心中默默地给沙羽欧点了根蜡。惹上主人不是你的错,但挑衅主人就是你的不自量力了……

         就是因为是孩子,所以才要给他从小灌输元帅不能惹,一惹就挨揍这个观念。

         墨君在心中回了一句,一手撩开刘海,抹去了额头的汗,这个F级的体质可真的是不行。

         光打人就这么费力了,以后怎么跟人对打?

         瞅了一眼马上从地上爬起来的沙羽欧,虽然鼻青脸肿……但实质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

         看来以前那名扬天下的恢复能力,也是小时候就有的吧。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墨君缓缓勾起了嘴角……沙包……找到了。

         “这不是小君嘛?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发现?好久没见,长高了不少哈……”

         眼前这个脸上有少许皱纹,银白色的头发,虽然矮但并不胖的小老头就是沙羽欧的爷爷。拍了拍他孙子身上的尘土,慢悠悠的跟墨君打着家常。

         身上传来浓郁的酒味,但面上却没有任何喝醉的迹象,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带着老顽童专属的笑意。

         “沙爷爷。”墨君礼貌的问了声好,这家酒馆,就是沙爷爷开的。

         如果自己上一世的记忆没错的话,这位老人家,也算的上是一个人物。沙爷爷,年轻时也是位军人,军衔不高,在部队里属于混日子的那一种,因为偷懒犯浑被赶出了军队,但在那之后却不知为什么,发愤图强,竟然成为了帝国少有的机甲设计师,而且这做出来的成就……

         还不低。

         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隐居山林,来到这个鬼地方开酒馆。

         但那是老一辈的事情,自己也不需要追究。

         “哎呀,小君可算把这臭小子给收拾了,我看你就是欠揍,闲着没事老去欺负人家。”

         老人家和蔼的笑容,语言中的行里字间一看就是偏向墨君的,这可把沙羽欧给气到了,瞪着个眼睛,看向墨君。

         他爷爷平时就很袒护墨君他是知道的,但现在明明是他在挨打,爷爷居然还偏向他!

         对于沙羽欧的眼神攻势,墨君应该是开启了屏蔽状态,或者是说,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这。

         他注意到这点后,顺着墨君的眼神望去。那是两个穿成粽子的外乡人,应该是喝醉了。

         这并没有什么可关注的,虽然ZH1001不适合旅行,但来这里的人还是有的。重点应该是,别人认为是疯言疯语的醉话……

         “我告诉你们……嗝……你们这一群,乡巴佬……如果不是……嗝……为了这该死的宝藏……嗝……我才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受这个罪呢!”

         那个男人满脸通红的说完这句话后,拿起身旁的酒壶,想要继续给自己满上,泄恨般的灌醉自己,这倒有些不醉不休的架势。

         但他身旁的那个男人听到他的话貌似有些慌张,手忙脚乱的扶住那酒壶,制止了他的行为。

         忙道:“大哥,大哥,你喝醉了!开什么玩笑,乱说什么呢!别喝了,咱们回去吧……”

         “你说什么?回去?开玩笑?哈……嗝……这宝藏我势在必得!它一定是我的……那王八龟孙……想都别想!!!”

         他话刚说完,就被旁边那个男人捂住了嘴巴,不明所以的开始挣扎……

         他们后面的对话墨君已经没有心情再听下去了,转头。

         面对和她一起偷听的沙羽欧,狡黠的勾起嘴角,眼睛里有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

         “来不来……搞事情。”